第二百五十四章 黯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争鸣(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一者,主将败退,易伤士气,若是丧家之犬一般喊撤退,那很可能兵败如山倒,二者阿鲁台需要有人给他殿后,防止被明军猛将追杀他。

    说时迟那时快,阿鲁台退出战场后,立即下令,中军最后的步军列阵,准备掩护前方主力的撤退,同时号角吹动,发令让骑军放弃和明军骑军的厮杀,转而掩护步军的撤退。

    不得不说,阿鲁台做出了他最正确的选择。

    在这一场非典型的战争中,阿鲁台虽然输了,但并没有溃败,依然还有卷土重来的希望——前提是步军没有兵败如山倒。

    下一此,阿鲁台不会再愚蠢的让骑军在侧翼出击。

    他会选择用骑军打前锋。

    将鞑靼骑军的优势发挥到极点。

    ……

    ……

    什么是战争?

    以前黄昏只在书上和电视上看过,现在,他有了更深池的感触,战争就是死亡,是鲜血,抛弃所有人性,只剩下杀戮和求生欲。

    他很累。

    甚至有点绝望。

    许吟和于彦良都已受伤,刀剑起卷。

    他手中的长剑也在滴血。

    分不清是敌人的血还是自己的血。

    从始至终,都自诩读书人的黄昏,终于在榆木川触碰到他灵魂深处的黑暗:他杀了人。

    虽然只杀了一个。

    但终究是杀了人。

    求生的欲望,让他无暇去想那个死在他剑下的那个鞑靼士卒最后时刻的那张脸,那张只有绝望和恐惧的脸,那张脸上那无神的眸子里,被灰暗弥漫。

    弥漫的灰暗里,却有一丝向往。

    对美好的向往。

    这就是战争。

    你杀的每一个人,也许他们都对未来充满希望,他们都是鲜活的人。

    黄昏不知道战争还要持续多久。

    许吟和于彦良已经快要失去战斗力,两人只是在凭本能配合着出刀出剑,他们的眼神已经麻木,但他俩还记着一件事。

    保护黄昏。

    在三人的身畔,横七竖八的倒着七八具尸首。

    这是很显赫的战功。

    三个人,杀了敌方七八个,已经很厉害,像影视剧里那种,勇猛无匹的将军或者士卒杀如敌阵,砍瓜切菜的画面,基本上很难出现。

    都是士卒,都为了活命而战,没有谁是弱鸡。

    当然,朱棣例外。

    他毕竟是天子,是以一路杀进去,大多时候都有人保护他。

    黄昏和于彦良、许吟背对背而立,在两人身畔,还有无数人缠战在一起,亦有几个鞑靼士卒血红着眼睛要围上来。

    号角不响,无人敢退。

    唯有杀。

    黄昏只觉手中的那柄本来只有两三斤的长剑,如今已是重逾千钧。

    厮杀在即,无暇他想。

    五个鞑靼士卒围了上来,他们看上了黄昏的头颅,这是偌大的军功,而且这几人明白,对面这三人已是强弩之末。

    许吟和于彦良两人苦笑着叹气。

    大概率,是要跪了。

    关键时刻,远方的天穹上陈来沉闷的号角声,宛若呜咽,又如老父唤儿归。

    曾经跟着徐辉祖在军中混过的许吟精神大振:“鞑靼退兵了!”

    退兵!

    此时此刻,没有任何言语能表达出这两个字所蕴含的喜悦。

    即将围过来的五个鞑靼士卒互相看了一眼,二话不说,彼此配合、掩护着向后方撤去:军功要,但军令如山,号角响起那便退兵。

    黄昏和许吟、于彦良没有追击。

    他们已是强弩之末。

    不由自主的跌坐在地,看着远方在骑军掩护下撤退的鞑靼士卒,看着一泼泼箭雨将追击的大明士卒射翻在地,暗暗侥幸。

    幸亏没追,要不然就要迎接这几轮箭雨的洗礼。

    号角依然呜咽。

    榆木川的宽广大地之间,烽烟阵阵冲入天际,遍地血腥,无数残肢断剑一片狼藉,更有无数伤兵在地上翻滚……

    痛苦的惨嚎声如此沉重。

    黄昏挣扎着起身。

    看向远方。

    不见朱棣。

    但见无数大明士卒奋起余勇,无畏鞑靼骑军掩护的箭雨,在己方骑军的掩护下,开始追击鞑靼撤退的步军,欲要将之撕咬住。

    不用猜,朱棣必定身先士卒。

    刀光剑影渐渐黯淡。

    鼓角争鸣渐渐远去。

    明军大胜!

    没来由的,黄昏想起了三国演义的主题曲,“黯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争鸣,眼前飘扬着一个个鲜活的面容……”

    战争,原来如此残酷。

    历史,原来如此厚重。

    输给朱棣……不丢脸。

    虚晃两刀,阿鲁台逼开朱棣,跳后几步,夺过一匹无人的战马,伏在马背上撤退,当然,他还没敢喊出撤退的口号。

    从而在主战场,以兵力优势,以天子身先士卒带动的士气,来吃掉阿鲁台的步军。

    从兵道上来说,阿鲁台输了。

    现在的局势,骑军方面,鞑靼和明军一时之间难分高下。

    阿鲁台很快明白过来。

    不能再缠战了。

    因为不能一鼓作气打赢朱棣,那么接下来就只有一种策略:跑。

    按照中原那边的说辞,大明天子已过不惑,但他体内仿佛有着用不完的力量,和自己厮杀了这么久,竟然丝毫没有颓败的迹象。

    反而愈战愈勇。

    阿鲁台看见了朱棣的那双眸子,充斥着热情,充斥着兴奋……或者说,充斥着疯狂!

    但很明显,朱棣亲自冲锋陷阵带起的士气下,主战场的步军厮杀,优势在一点点的向明军倾斜,继续下去,鞑靼真可能会打败。

    这不符合鞑靼一贯的作战风格。

    为何畏惧?

    因为阿鲁台以为朱棣在中军大营里,已经撤退了,结果却出现在主战场的步军之中,这里面只有一种意味:中军大营的撤退,是故意引诱阿鲁台分兵。

    阿鲁台心在下沉。

    他忽然明白了一个道理:一对一,自己杀不死朱棣。

    阿鲁台畏惧了。

    其实这种畏惧心理并不仅仅是因为朱棣的越战越勇,而是从看见朱棣开始的那一刹那,就在阿鲁台心中滋生了,但杀朱棣这个美好愿望,将他的恐惧压了下去。

    现在杀不了朱棣,这份畏惧就在心里生根发芽,茁壮成长。

    他是魔鬼吗?

    朱棣,你可是大明天子啊,是整个大明的主人啊,那么美好的世界你不享受,却如此享受沙场厮杀的快感,你就是个疯子。

    在波澜壮阔的战争面前,人命渺小如芥子。

    每一刻都在死人。

    而他们个人的死,看起来似乎无关大局,但一个个累积起来,就主宰了战争的走势——冷兵器时代的战争,恰好就是这一个个芥子构筑。

阅读大明王冠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抗战之超级抽奖系统抗战之红警无敌大将抗战红警之铁血少帅特种兵之战争狂人恶霸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