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接镖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沈绿微一沉吟:“陈姑娘面和心善,应当是位重情义之人。”

    “那她的情郎潘栋呢?”

    “此人看上去颇有心机,城府极深。”

    “你知道吗?潘栋昨天晚上来找过我,给我送了很多吃的,还说如果我在村里遇到什么难事,尽管去找他。”

    “所以我说此人心机深啊,咱们来这的时间也不短了,他都没有去拜访过你,偏偏等阎王收了你做义女他就去找你了,不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只是此人我们以后能避则避,尽量少打交道。”

    “嗯,嗯,我听你的。”

    话说那程尘为中原武林除了一害白乾,也算是大功一件,可他最近却总是高兴不起来,一是没有将沈绿斩草除根,终究是一大隐患,好在暂时他还是下落不明。二是自己的妹妹自从那次跟沐云走后也是下落不明,虽然这位妹妹只是父亲的偏房小妾所生,和自己是同父异母,但他的爷爷程老爷子特别喜欢这位孙女,所以这些日子动不动就迁怒于他,总是要他去沈府和神火教去要人,这边沈绿也是下落不明,那边神火教自己暂时是不敢去惹的,弄的他是苦不堪言,只能四处托人打听程琪的下落。

    那天程琪和沐云在庐州城北部寻了半日不见白乾踪影,不知不觉中,二人走到了城外荒凉的官道上。突然听见远处有厮杀声,二人闻声而去,飞奔数里,只见远处官道上躺着数十具尸体,还有一人被数人围攻,此人拼命护着自己身后的镖车,只见那镖车上竖着一杆长长的镖旗,旗上赫赫的四个大字,天门镖局。

    “天门镖局,天门镖局展总镖头和我大爹交情颇深,他们镖局有事,我不能不管。”说罢,飞奔而去。

    “喂!”程琪愣了一愣,也跟着飞奔而去。

    “住手,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劫持镖车,还有没有王法了。”

    那伙人见突然杀出来一对年轻男女,停止了攻击。为首一人走上前来,此人浓眉大眼,鼻梁高挺,长相颇有西域之风,只见此人大手一挥,叽里呱啦说了一大堆听不懂的话,大概意思是让他们赶紧走开,不要多管闲事。

    “叽里呱啦,说的什么鸟语,我不管你们是哪里人,给我赶紧滚。”

    为首那人也不知道听没听的懂沐云的话,但是表现的颇为愤怒,大手一挥,大喊一声,众人齐向沐云扑去。

    只见沐云微微震了震身子,背后长剑嗖的一声出鞘腾空而起,只见一道长光,沐云手握长剑,朝扑来的众人刺去,只见刹那间又是数道白光,扑来的数名大汉长裤纷纷落下,露得数十条毛茸茸的大腿,这数名大汉忽感下身透凉,低头一看均大惊失色,慌忙提起被沐云刺落的长裤。众人被沐云神技震慑住了,也不敢上前攻击。适才为首发号命令的人又走上前来,咿咿呀呀的对着沐云恶狠狠的说了好大一通话,然后转头对手下大喝一声,扭头远去,数名大汉也纷纷一手提着裤子,一手握着兵器紧紧的跟在后面。

    “这些人也太怂了吧,就一招,就吓跑了啊。”程琪望着远去的劫匪。

    “这都是些识货的人,只这一招便知晓了我的厉害,所以只有落荒而逃这一个选择了,哈哈哈!”沐云得意的不行。

    “你什么意思,你是说我不识货?”

    “啊,没有没有,我们别贫了,快去看看刚才那位被围攻的镖师。”二人这才想起刚才那位被围攻的镖师。

    那位镖师已然是累的奄奄一息,身上更是多处负伤,伤口还有鲜血在慢慢溢出,程琪从包袱里拿出几块布,给这位镖师进行了简单的包扎,又拿出了水壶给他喝了几口。

    “谢谢,谢谢二位少侠。”

    “不客气,我大爹和天门镖局展总镖头向来要好,此番天门镖局有难,我岂有坐视不理的道理。”

    这位镖师听得沐云家里长辈与自家镖局总镖头是旧相识,突然双眼变得有神起来,动了动身体,说道:“敢问二位少侠贵姓。”

    “我姓程,他姓沐!”程琪抢着道。

    “沐少侠身手不凡,想不到还与我天门镖局有些渊源,在下是天门镖局十大镖师之一的楚燕,这次是护送两箱物品远去鞑靼的一个小部落,不想在此遇到歹人袭击,我估计那伙人也是鞑靼人,看长相和当初雇我们出镖的人也差不多,我入天门镖局以来是一镖未曾失过,我天门镖局这么多年来也是几乎未曾失信于人过,我此次看来是要给镖局蒙羞了,哎!”楚镖师显得十分的低落。

    “楚镖头,这两个箱子尚在,封条也贴的好好的,并未遗失啊,怎么能说是蒙羞了。”沐云不解的问道。

    “对啊,对啊。”程琪附和道。

    “哎,此次运镖我是从云南要运到鞑靼,路途遥远,虽然已经走了大半程,但剩下的路还是有不少的,跟着来的弟兄们皆已身亡,而以我现在的身体是根本不可能如期护送物品到达鞑靼的,哎!”

    沐云沉吟了一番,说道:“这样吧,我们二人帮你把物品给送过去,你看怎样?”

    “什么?”程琪瞪大着眼睛看着沐云:“你说什么笑,我们还有任务呢,要抓那白乾呢!”

    “有我哥沈绿在,就是十个白乾也拿的下,不用担心,天门镖局的事我不能不帮。”沐云拍了拍胸膛。

    “可是,可是你并非我镖局中人,怎么能代我送镖。”楚燕说道。

    “我说楚大镖头,这么扭扭捏捏可就没劲了啊,你告诉我这些不就是想让我们帮你完成任务吗,虽然我是小辈,但是我还是要说你几句,大丈夫,心里怎么想的就说出来,不要扭扭捏捏,你看我,我心里就喜欢这位程姑娘,我就不掖着藏着,我就直接说出来。”

    程琪是万万没有想到在这谈正事关头他竟然会说出这种话,白皙的小脸瞬间变得粉红,怒道:“这是什么时候,你胡说八道说些什么!”

    这位身负重伤的楚镖头也被逗乐了,是笑的浑身伤口疼痛无比:“沐少侠光明磊落,是在下虚伪了,在下恳求沐少侠代为跑这一趟,大恩大德,天门镖局至上而下,没齿难忘。”说完竟然要站起来给沐云跪下,沐云慌忙阻拦。

    “行,这活我接了,只是这镖车,两大箱太繁重,这里面是什么,可否打开,可否将东西放在一起,轻装前行。”

    “可以,其实我们走的物品非常简单,搞这两大箱子不过是掩人耳目,真正的物品在我怀里。”说着从怀里摸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上面也贴着封条。

    “就这么点东西?里面是什么?”沐云不解的问道。

    “是一块石头。”

    “石头?什么石头这么宝贝,要从云南护送到鞑靼?”沐云依旧一脸疑惑。

    “这个我们就管不着了,我们只负责押送。”

    “楚镖头,你把这宝贝石头交给他,你不怕他把拿去卖了啊。”程琪打趣道。

    “那不可能,虽然才相识片刻,沐少侠的人品我信得过,我也相信你程姑娘的眼光,你看上的少年,绝对不会错的。”

    程琪刚恢复过来的脸又瞬间通红:“你胡说八道什么啊,我看你啊,也不是个什么正经的镖师。”

    “哈哈哈,开个玩笑嘛,哎呦,我不能笑,疼,疼。”

    二人将楚燕安排至城内的医馆就医,楚燕将天门镖局的镖旗和一封要和石头一起带到的信交给了沐云,吩咐他物品、信和镖旗一定要保管好,镖旗在,物品至,就代表天门镖局圆满完成任务。程琪开始是不打算同去的,毕竟是要离家去那么远的地方,也并未告知父母,谁曾想一旁的沐云是各种说辞,一会讥讽她胆小,一会鼓励她要出去闯闯江湖,一会又承诺她会好好保护她,终究还是招架不住,答应一同前往鞑靼送镖。

    “不论成败,二位的大恩大德,陈清逸铭记终生。”

    离开陈府,沈绿、田青青漫步村中,田青青问道:“沈大哥,你怎么看陈姑娘这个人?”

    陈清逸继续说道:“所以从小到大我就没有感受过娘亲的关爱,看着别人家孩子都有娘,我就问我爹我的娘在哪,为什么不来看我,爹就跟我说我娘是个攀附权贵的恶人,叫我永远不要再提她。”说到这,她忧伤的顿了顿。

    “陈姐姐,你不要难过,你好歹还有个亲爹,我从小就是孤儿,连自己亲生父母都不知道在哪,上天总是会眷顾我们这些可怜人的,你看我现在就有两个干爹了。”田青青抓着陈清逸的手安慰道。

    陈清逸笑了笑:“嗯,你们或许也听别人说过,我们村的那个就是昨天和我一起舞狮的潘栋,他过一阵子就要上我家提亲了,我想在我成亲之前去见一下我的娘亲,我始终不相信她是个恶人,我要问问她当初为什么要抛弃我们父女。可是按照地狱村的规矩,你们也知道,我是根本出不去的,所以,沈兄弟我想请你帮忙,我爹跟我说过你写的文章,那是完全可以过关,只是阎王不想让你走,我也写过很多篇文章,我爹知道我想出去干嘛,所以也故意卡着不让我过,至于那黑白无常,这一辈子我都不可能打败他们的,沈兄弟,如果你的文章能过,然后你再击败黑白无常,你就有两个名额,我想求你给我一个名额,让我在成亲之前去见见我的娘亲。”

    “陈姑娘言重了,文章的事先不说,只是在下腿脚刚刚伤愈,那黑白无常武功高深莫测,我怕也是难以过关啊。”

    “我听爹说过,沈兄弟是中原武林盟主之子,从小到大历经锤炼,武功必是不凡。黑白无常的功夫都是阎王所教,阎王将自己的绝学“幽灵掌”传授予二人,但他们二人从小到大热衷于轻功,对于幽灵掌,二人的研习水平恐怕连阎王的一半都不到,只是二人从小便在一起习武,相互配合的十分娴熟,但是只要在此时过程中,沈兄弟如果能够做到各个击破,击败他们的可能性还是不小的。”

    “行吧,给我一个月时间,待我腿脚恢复如初,我来试试,如若失败,还请陈姑娘见谅。”

    “来,沈大哥,田姑娘,坐吧,对了不知沈大哥多大年纪?”

    “回陈姑娘,我今年十八岁。”

    “哈哈,那还比我小两岁,我倒是把你叫老了,我就叫你沈兄弟吧。”

    “可是,你爹非要卡着我的文章,我也没有办法啊!”

    “以前或许是没有办法,现在不一样了,田姑娘是阎王的义女了,田姑娘的话应该会起点作用。沈兄弟,田姑娘,我实在是想不到其他的办法了才来恳求二位帮忙的,如果二位能相助,大恩大德,我陈清逸没齿难忘。”

    “二位来这地狱村也有些日子了,不知道二位可否听说过我的家世,家父原本为翰林院的学士,只因遭奸人陷害,没了官职,家父和我又被我那唯利是图的外公赶出家门,后来家父气不过,带着我上京去告御状,却又遭奸人残害,幸亏被阎王相救,随后来到这地狱村,一待便是二十年。”

    “这个我是听别人说过的。”田青青插嘴道。

    “没有,我才不去呢,我就住沈大哥旁边的屋子里,离沈大哥近,挺好的。”虽然是回答陈清逸的话,田青青还是充满笑意的看着沈绿。

    陈清逸嫣然一笑,看着田青青少女怀春的模样,不仅感慨到自己又何尝不是那样过来的。

    “陈姑娘客气了,你我三人能在这地狱村相遇也是缘分一场,互帮互助,实在不足挂齿。”

    “好,沈兄弟,我陈清逸也是个直肠子的人,此番请二位过来,一来是答谢救命之恩,二来是确实有事相求。”

    “陈姑娘请说。”

    “哈哈,我十七,叫你陈姐姐,没错。”田青青笑道。

    “来,沈兄弟,我敬你一杯,再次感谢你昨日的救命之恩。”

    陈师爷本名陈友常,在地狱村也算的上是第二号人物,据说他是阎王萧灵救回村的第一人,二十年来为这地狱村的建设可谓是立下了汗马功劳。这陈友常二十多岁时就当上了翰林院的学士,可谓是前途无量。与他同乡的当地巨贾胡员外正是看中了他显赫的地位和渊博的知识,将唯一的爱女嫁给了他,要知道这陈友常虽然位居翰林院学士,但也毕竟只是穷苦人家出生。年纪轻轻,仕途大好又得以迎娶娇妻,可以说是春风得意,不出一年又有爱女出世,更是喜不胜收。谁知道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这陈友常的上级透露科举考试试题东窗事发,上头追究下来,陈友常成了替罪的羔羊,不仅被罢官归乡,更是禁止再参加科举考试,可以说在仕途上给判了死刑。正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胡家员外见女婿如此落魄,竟然将陈友常连同一岁的女儿赶出门去。人生如此大起大落,简直快要逼疯了陈友常,他咬咬牙,决定孤注一掷,直接上京面圣告御状,谁知道在半道上遭奸人劫杀,眼看父女二人要魂归九天,却被萧灵所救。陈友常生死之间走了这么一遭后,心情得以平复,也是看透了外边世界的人生冷暖,当下决定留在地狱村,辅佐萧灵,永不出村。

    第二天中午,沈绿与田青青赴约前去陈家,陈清逸早早的便准备好了饭菜。陈友常是地狱村的二把手,府邸也是相当的豪华。田青青从小在小乡村长大,自是没见过如此宽大精致的房屋,不由的感慨道:“哇,陈姐姐,你家真气派啊。”

    陈清逸笑道:“阎王的家比我家大多了,田姑娘现在是阎王的义女了,怎么,还没搬过去住?”

阅读绿云传奇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荒村野情武侠之无尽恶人武侠之神级垂钓系统武侠之无敌抽奖系统无限之逆天武道我的道观通洪荒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