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他一点都不温柔,甚至很粗暴,萧音有些被他吓到,瑟瑟发抖又不敢反抗。

    ……

    夏初岚举着灯笼在拱桥附近找,怎么也找不到那本书。

    她细细想了想,猜测书应该是被那个男人拿走了。

    夏初岚有些想不通。按理说书这种东西,其貌不扬,普通人想必看不出什么名堂,更不会拿走。但若能看出那是当年由沈括之子沈冲主持修订,汴京国子监印制的版本,如今市价胜于黄金,那可就大不一样了。

    有如此眼力的,定是个了不得的人物。可如此人物,怎么会随便拿别人的东西呢?

    “姑娘,要不奴婢去问问管家?”思安一边拨着草丛一边问。

    “不用了,我已经知道书在哪里。回去吧。”夏初岚拢了拢身上的衣服,带着一群人往回走。江南的五月,梅雨季节,空气湿热。原主的身体不算硬朗,甚至还有点娇气,故而她穿得比旁人都多。

    夏初岚踏上长廊,听到花墙那边来了两个侍女,正小声议论:“刚才我奉二夫人的命令去含英院送东西,你猜怎么着?少夫人在里头又哭又叫的,听得我浑身不舒服。”

    “我娘说女子初夜,总会有些疼的。若夫君懂得怜惜,新婚夜也不会太辛苦。”

    “是吗?我看少夫人的陪嫁侍女和嬷嬷脸色都变了,少夫人好像在哀求大公子呢。”

    “真没想到,大公子一个读书人居然……唉,别说了,仔细被主子们听见。”

    那边灯火渐远,夏初岚慢慢地在廊下走,仿佛什么都没听见。思安在后面扯了扯赵嬷嬷的袖子,耳语道:“真想不到,大公子平日里温文尔雅的,房事上竟然这么可怕。少夫人一个弱女子,也不知道能不能受得住。”

    赵嬷嬷好笑地点了点她的额头:“小丫头懂什么,兴许是大公子想疼新夫人呢。床笫间的事等你长大就明白了。”

    思安撇了撇嘴,嘀咕道:“男人都不是好东西,那英国公世子……”话一出口,她就连忙捂住嘴巴,瞪大双眼看着前面夏初岚的背影。

    赵嬷嬷也是身子一僵,埋怨地看了思安一眼,生怕惹姑娘不痛快。

    夏初岚却没怎么在意,她的心思全都在那本书上。那人有意隐瞒身份,想必找起来并不容易。就算找到了,他既然拿走,还会乖乖把书交出来吗?

    “姐姐!姐姐!”游廊的尽头奔过来一个少年,一下停在她的面前。

    “衍儿?”夏初岚叫道。

    少年抬起头,圆脸蛋,眉目清秀,一双亮晶晶的眼睛极有灵气,咧着嘴笑。这是长房唯一的男丁夏衍,今年十二岁。

    几个伺候的侍女和嬷嬷气喘吁吁地追了过来,忙向夏初岚行礼:“姑娘恕罪,六公子非要来找您,我们也拦不住。”

    夏初岚摆了摆手,低头问少年:“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

    “今日大哥成亲,我跟四姐五姐他们玩了许久。明日先生考课,我怕答不出来,不敢睡。姐姐能不能帮我?”夏衍摇着夏初岚的手臂,恳求道。

    夏柏盛极重视子女的教育,连女儿也是开蒙起就请了当地有名的先生来教。原主算不错,写得一手漂亮的簪花小楷,琴棋书画都懂一些,不输给普通的大家闺秀。

    夏初岚应了夏衍,一起往他和杜氏住的石麟院走。杜氏体弱多病,早已经睡下,夏初岚便没有过去打扰。

    夏衍的课业很好,在族学里头算是佼佼者。夏初岚没费多大的工夫就帮他温习好了功课。夏衍长长地出了口气:“谢谢姐姐,明日我就不怕先生问了。”

    夏初岚淡淡一笑:“不早了,收拾下睡吧。”

    “是。”夏衍听话地开始整理书籍。他将所有的书都摆放得整整齐齐,文房四宝也都擦得干干净净。桌上摆着一本顾行简编修的《论语集注》,边角被仔细修补过,显然是多次翻阅所致。

    “近来在读这本书?”夏初岚拿起来问道。

    夏衍点了点头:“族学的先生要我们看的。恰好爹爹的书阁里有,我就拿来了。顾相连任两届知贡举,选拔天子门生,号称是天下文章第一人。他修的这本书道理深入浅出,我读了受益良多。可惜我没有机会听他讲课。”

    顾行简的书,可谓是“朝出镂板,暮传咸阳”,十分地抢手。如果动作慢一点,可能都抢不到。

    夏初岚看夏衍脸上满是遗憾之色,宽慰道:“爹说过,学问勤中得。也许很多年后,有人会以听你的一堂课为荣。”

    夏衍的小脸又明亮起来,抓着夏初岚的手臂说道:“姐姐,你放心,我一定会努力的!”

    “嗯。你早点睡,我先走了。”夏初岚不动声色地抽回手臂,站了起来。夏衍连忙跟着起身,恭敬地目送她出去。随后,嬷嬷和婢女们进来伺候他宽衣。他老成地叹了口气,嬷嬷好笑地问他:“六公子,您这是怎么了?”

    夏衍没回答,耷拉着脑袋,径自抱了《论语集注》爬上床。自从那年英国公府的人来过以后,活泼爱笑的姐姐就变得冷冰冰的。今日的功课,他其实自己也可以完成,只是想跟姐姐多亲近亲近。

    他目光沉沉地盯着手中的书。总有一日他要高中,入朝为官,找那个英国公世子算账!

    崇明立刻站起来,怯生生地回头看了一眼。二爷这是怎么了?明知道相爷喜静,还这么大声。

    顾行简正在写字,眉心已经皱了起来,仍是提笔蘸墨,装作没听见。

    “阿弟,要出人命了!”顾居敬又高喊了一声。

    顾行简闭了闭眼睛,把毛笔搁在笔架上,额角突突地跳。他就知道清静不了几日,兄长便会原形毕露。他起身走出房门,来到庑廊下,看到顾居敬大步进来,身后跟着一个婆子和一个小厮。婆子还背着人,他们一同进了东边的耳房。

    不知道又捡了什么阿猫阿狗回来。他拍了拍衣袍,准备退回去。

    顾居敬从耳房跑过来:“阿弟,我这有个人……”他话未说完,顾行简已经打断:“我没空,让崇明找个大夫来看。”

    “是夏家那个丫头!”顾居敬生怕弟弟拒绝,一把拉住他的手臂,故意夸张道,“我今日在泰和楼喝酒,遇到陆彦远和他的夫人,这丫头也在。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怪可怜的。你医术那么好,不能见死不救吧?”

    顾行简淡淡地看着兄长。夏家的几个姑娘,能让兄长这么热心的,也只有夏柏盛之女夏初岚了。他不置可否,就这样被顾居敬强行拉去了耳房。

    崇明愣了愣,相爷几时变得这么好说话了?他也跟了过去,想瞧个究竟。

    耳房里,婆子正坐在床边给夏初岚擦脸,不停地对六平说:“我老婆子活到这般年纪,还没见过这么俊的丫头。那些人怎么下得去手哟。”

    顾居敬把顾行简拉到床边,又亲自去搬了张杌子,让他坐下。他道:“你们俩快让让,大夫来了。”

    婆子和六平连忙让开,顾行简也不说话,伸手搭脉。

    六平忍不住打量他,男人脸颊瘦削,皮肤玉白,身上的衣服很朴素,看起来气质温润,就像个普通的教书先生,但又有股说不上来的气势。六平总觉得他面善,好像在哪里见过。忽然想起来,这不是昨天跟顾二爷一起来的那位留胡子的先生?咦,胡子呢?

    顾行简搭完脉,平静地收回手。顾居敬忙问:“怎么样?是被下毒了吗?”六平也着急地看过来。

    顾行简问六平:“当时她在的地方燃香了?”

    六平连忙回答:“燃了,小的闻着是股很浓烈的香味,不像是平常用的东西。这位爷,是香有问题吗?”

    顾行简摇了摇头,四下看看。顾居敬会意,连忙递了条干净的帕子过去。顾行简边擦手边说:“你家姑娘本就气血两亏,有晕眩之症。那香应该是番货,气味浓烈,寻常人若闻不惯,身体便会不适。取薄荷放置塌旁,再熬点八珍汤给她服下。”

    眼前清秀的面容仿佛变成了那张勾人心魄的脸:长而浓密的睫毛扑闪着,如月似水的眼眸望着他,微张的檀口似乎等着他来吻。夏谦痴迷地摸着,一下子动情地亲了上去,恨不得将她吞裹入腹!再抬头时,那张脸又变成了萧音普通的容貌。

    夏谦愣了片刻,不甘,恼怒,执拗全都涌上了心头。他动手撕扯萧音的喜服,衣裳碎裂,洁白无瑕的女子胴体更加刺激了他的情/欲。

    嬷嬷担心地看了她一眼,也没办法,轻手轻脚地退出去了。

    萧音望向夏谦的背影,咬了咬嘴唇。夏萧两家本是世交,她跟夏谦打小就定了亲。萧家原先是北方的大户,汴京失陷以后,家族跟着皇室南逃。她的祖父和父亲相继病死在路上,家财也损失过半,再不复当年的风光。

    其实她也知道,夏家的老夫人和二夫人早就看不上她,想为夏谦另择良配。是过世的夏伯伯重诺,亲自敲定了这门婚事。只不过三年前夏谦要考科举,婚事便暂且搁置了。

    萧音看夏谦还是一动不动的,想起自己悲凉的身世,忍不住伤心落泪:“阿音自及笄一直等着夫君。不敢求夫君的宠爱,只求夫君不要嫌弃……我,我什么都愿意为夫君做。”

    她哭泣时的声音柔柔软软的,像只小奶猫。夏谦转过身去,见她盖头半掀在头顶,白皙的脸颊红扑扑的,睫毛上沾着泪珠,原本不出众的相貌陡然生出了股楚楚可怜之感。

    夏谦胸中正聚着一团火,伸手便将她拉了过来,直接压在身下。

    他一遍遍地提醒自己:这是他的亲妹妹, 而他是夏家的长孙。

    夏初岚也不多做追究, 只吩咐道:“六平,快送大公子回含英院去。”

    六平应了一声,连忙从地上爬起来,去扶夏谦:“小的方才多有得罪, 这就送公子回去。”

    萧音知道自己不算美人,至少跟夏家的姑娘们比,差得太远。而且已经二十岁了,算是个老姑娘,夏谦心中难免不满。可他们已经成亲,日子总是要过的。

    她斟酌着开口:“夫君,我知道你没睡。你我的婚事虽是父母之命,可我从小就认定了你。我会为你生儿育女,好好孝敬公婆祖母,将来你若有看中的姑娘,纳入房中,我也会以姐妹相待……”

    萧音俯身帮他脱靴子,陪嫁的嬷嬷担心地说:“姑爷醉成这样,还怎么圆房……”

    “嬷嬷,你先下去吧。”萧音小声道。

    “这么晚了, 大哥有事?”夏初岚微微歪头问道。夏谦住的含英院跟她的玉茗居隔了老远, 并不顺路。这位兄长对原主也算照顾,尽管这照顾多半是为了讨家主夏柏盛的欢心, 但夏初岚对他还算客气。

    夏谦揉了揉前额, 被风一吹,理智回来了点:“三妹,我喝醉了,分不清方向,迷迷糊糊就走到这儿来了。我头疼得厉害, 劳你派个人送我回去。”

    看到姑爷回来, 她们心中的大石总算落了地, 欢天喜地地把他扶了进去。

    屋内的红案上,三指粗的喜烛烧得正旺。案上摆着四盘堆得像小山一样的红枣,桂圆,莲子和花生。画着鸾凤和鸣的红漆托盘里,放着银质的酒杯和酒壶。

    新娘萧音听到响声,微微掀起盖头一角,看到众人扶着夏谦,立刻迎了过来,想搭把手。男人满身酒气,面红耳赤,东倒西歪的。人一沾床,就倒下去睡了。

    ……

    夏谦扶着六平摇摇晃晃地回了含英院。时辰已经不早,新娘的陪嫁侍女和嬷嬷都等急了, 在屋前来来回回地走。

    订购率不足百分之五十, 此为防盗章,两天后再来刷新~

    犹如涅槃后的凤凰,光芒万丈。他再也无法将目光从她身上挪开。

    夏谦暗暗地吞了口口水,只觉得浑身上下更燥热了。他也恨自己那肮脏龌龊的念头,但心中的感情却怎么都克制不住。

阅读掌心宠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夺舍之停不下来朝秦暮楚他的娇宠初恋[重生]男朋友出轨之后无限娇宠妈咪快跑爹地追来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