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兵贼

正文 第七章 靠山王    文 / 穿马甲的猪 更新时间: 2019-03-17 16:26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孙成对武安福新做的枪有些不屑一顾,一般的枪杆都是铁的,用木头做杆的叫矛和槊,何况矛和槊的杆子都是硬木,这白蜡杆一使劲就弯了用来打仗只怕一刀就砍断了岂不是把打仗当作过家家了吗。

    武安福叫了声:“来的好。”两手各自抓住枪杆一头横杆子一架,孙成枪上的力道很大,一下子把白蜡杆子压弯,就在两力方接,将满未满之时,武安福左手一松,白蜡杠子上的弹性把枪一下子绷的直起来,借着这一绷之力,武安福右手一抖,两头蛇挽了个枪花,如毒蛇一样在孙成胳膊上“刷”的划了个口子。孙成负痛,哎呦一声退了两步,把枪一丢道:“我输了。”

    “你这枪真是邪门啊。”武亮上前抓过武安福的枪来,上下打量,“居然用白蜡树做杆,这木头弹性极大,韧性十足,没想到你竟然能把他用在枪杆上,创出这样的枪法,真是天才啊。”武亮看着武安福改造的枪连声赞叹道。

    “借力打力,这样的枪法不是没有,可是铁枪和白蜡杆枪使来,威力不可同日而语啊。”武奎也道。

    “更绝的是这两头蛇配白蜡杆真是让人防不胜防啊。”孙成哭丧着脸道。

    武奎武亮一起大笑起来,武奎道:“辛苦你了,快去敷药,明天去领五十两银子。”

    “多谢大帅。”孙成谢过,回去治伤了。

    “你是怎么想到用白蜡杆做枪杆的?”武亮越看武安福的新枪越喜欢。

    武安福自然不能说是上辈子的记忆让他这么做的,胡编了几句什么铁枪震手且空门较大于是想到改良枪杆,试了多种杆子才发现白蜡杆最好用之类的胡话。武亮自然不会怀疑,抖了几下新枪,耍了个套路,更是觉得这枪用起来灵活多了,攻起来更快更狠更猛守起来破绽更少,简直比寻常铁枪厉害一倍。

    武奎也拿过枪来耍了一遍,他虽然年纪大了,可是一拿枪在手,整个人散发出一股子霸气,不愧是身经百战的大将。武安福从来没看过他练枪,一看才知道原来他也是个枪法高手,和自己不相上下。一套枪耍的酣畅淋漓,武奎收了枪,一边喘气一边惊叹道:“这白蜡杆枪进攻时简直可以一招破敌啊。这枪杆软了,抖起来就容易了,一枪扎出去就是万朵梅花,先把对手胸口的护心镜打碎,再往里钻。枪花朵朵,朵朵都致命,若是用这招数对付我,我都不知该挡哪里。”

    武亮点头道:“这白蜡杆是软的,硬挡正好被借上力,才挡出去,你枪把一转,枪头马上又从另一方向打回来,力还更大了,更难得这两头蛇枪,也不知道哪个枪头会摆回来,简直是防不胜防。”

    武安福虽然做出新枪也赢了孙成,可是没象武奎武亮想的那么多,听了他们的话才知道自己的阅历还是嫩了点,这两个才是真正打仗的主,看到新兵器立刻分析出优劣来。看来若要争霸天下,至少先把他们的本事学过来再说。想到这里,他兴奋的直搓手,好象天下唾手可得一般。

    武奎武亮都是好武之人,得了这种新兵器连兵也不管了,拉着武安福练起来,天色已经黑了下去,三人才面带喜色,披星戴月的回家。

    从这天起武奎武亮和武府上下的武师都在琢磨着新枪的招法,这些人都是行家,七嘴八舌各抒己见从现有的枪法里总结出一些适合新枪使用的招式来,武安福用这套新的枪法和众人对练之下,发现威力果然非同小可,喜的他每日枪不离手,连睡觉都要搂着。

    这天正是初一,北平府衙门照例升堂,有些重大的案件和下面官员无法解决的事情都要在初一十五的时候送到衙门又罗艺亲自处理。武安福等在堂上执候,好不容易捱到公务办好,武安福上马回府,到了演武厅和武师们练起枪来,正比试着,有下人来传武奎的令,要武安福带着枪到后花园去。

    来到后花园,只见武奎武亮和一个老者坐在一张圆桌前,正吃着酒。武安福虽然不认识老者,可是一看花园里布满卫兵,武奎武亮脸上的神色十分的恭谨,猜到来人身份尊贵,当下上前躬身道:“孩儿拜见伯伯,拜见父亲大人,叔父大人。”

    武奎武亮看到武安福见机的快,脸上一喜。老者捋了下胡须,笑道:“家教不错,不知道武艺调教的如何。我听你父亲叔父夸奖你武艺高超,枪法十分的精湛,你可愿意给老夫演上一套枪法啊?”

    “遵命。”若是换做旁人一上来就叫自己练枪,武安福非气炸了肺不可,可他听这老者语气中带着发号施令的习惯,再看他一身紫色长袍,头戴朝天白玉冠,脚蹬纹龙锦绣靴,满头白发,面白长须,眉目如电,笑容中藏着威严,心中已经隐约猜到来者的身份不俗,便按捺住脾气,心想就当卖艺了,恭敬的退后几步手中枪一横,先作了个揖,然后耍动开来。

    武安福一心要在老者面前显示本领,因为可以说是使出了浑身的解数,一条花枪耍的真如一条苍龙一般,时而咆哮逞威翻江倒海,时而机巧灵动展转腾挪,时而黄莺出谷,时而长虹贯日。耍到兴致上,这条花枪只见两边的枪缨的红色闪动和枪尖上的点点寒芒,人在枪影中,枪藏人影里,人枪合在一处,叫人难以分辨哪是人哪是枪。老者看到这里,不由大喝一声:“好枪法!”

    他这一声好喊完,手一伸,早有卫兵送上一杆大枪,枪长一丈八寸,镶金挂银,精光闪闪,枪身上盘着九条姿态各异的磐龙,此枪有个说法叫做九龙提炉枪。老者抓起枪来,纵身跃前,一枪戳向武安福。

    武安福正耍的兴起,一见老者上前挑战,当下枪势一变,枪尖连抖,绕出七朵枪花,这一招叫做七宝莲花,虚中带实,实中有虚,若是胡乱去挡,露出破绽,轻则被刺得肠穿肚破,重则立时丧命。老者身经百战,自然不会被这虚招蒙蔽,长啸一声“破”,大枪一拦,劲风扑面,一力破百巧,硬把七朵枪花都荡开,顺势攻进武安福的怀中。

    武安福早有准备,见大枪袭来,身子一转,借着旋转之力,把另一头的枪尖甩过来,这一甩之下,白蜡杆略微有些弯曲,老者枪头在白蜡杆上一拨想要将这一甩之力卸下去,却不防白蜡杆的弹性极佳,武安福借老者一拨之力又一个转身,再换另一侧的枪尖,如此反复两次,老者尽管经验丰富见识过无数英雄,却头一次遇到如此巧妙的枪法,他一边暗中称赞一边寻思破解之法。

    武安福一看到那威武尊贵的大枪就猜到了老者的身份,不敢太过放肆,趁着老者十分威猛的一枪反击,顺势换了枪路,改走刚猛的路线,劈劈啪啪跟老者对了数枪,只觉得老者臂力奇大,虽然换了白蜡杆,还是手腕发麻。如此打了几个回合,武安福虚刺一枪,逼退老者,向后一跳道:“小子输了。”

    老者一怔随即道:“还没分胜负,如何就认输了。”

    “靠山王武艺高强,有意相让,即便如此,小子也难以再支撑十合,再不认输,只能丢脸。”武安福道。他这话半是实话半是拍马,老者武艺比他高出一筹不止,若不是他改良了枪杆枪法威力大增,恐怕不是老者十合之将,尽管换了枪杆,但是若真的撕杀,武安福也自认无法获胜。何况他已经认出老者靠山王的身份,正好借机奉承。

    老者听了武安福的话点头道:“好孩子,为人谦虚,机灵,武艺高强,很好。你说的不错,我正是靠山王杨林。”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小说_小说网_成人小说_中华999小说网(https://zhong999.com) 手机版:https://zhong999.com/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