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兵贼

正文 第十七章 悲喜两重天    文 / 穿马甲的猪 更新时间: 2019-03-17 16:26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出去喝酒,提前发,多谢BENBEN91朋友指出的错误。晚上只要不喝多,加精大会照常!如果喝多了,明天补上,希望大家周一多给我投几票冲榜,谢谢!

    那边武安福愁眉苦脸,这边李漩也心凉如水。自从中午和余双仁一起进了北平王府,他们就一直在前厅等候,如今已经两个多时辰了,仆人们倒是热情的不停上点心茶水,可罗家人却连个影子都没有。

    三个多月前的一天,李漩正在花园弹琴,父亲李浑急匆匆的赶过来,丢给她一个包袱叫她快从后门逃走,去北平府找未来的丈夫罗成。李漩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就在仆人的护送下逃出了王府去找曾经受过李浑恩惠的侠客余双仁。两天之后,在去北平府的路上,她得知了父亲和哥哥被处斩,全家老小发配边疆的消息。余双仁把从朝廷里打听来的消息说了,听宫里人说诬陷李浑的正是宇文化及的父亲宇文述,他显然是为孙子的婚事报复李浑。李漩听后昏死了几次,埋怨自己红颜薄命连累了家人。不是余双仁劝她留得青山在,以图报仇,以她刚烈的性格早就自杀了。一路奔波绕路前行躲避了无数的朝廷追捕这才来到北平府。本以为可以投靠未来的婆家徐图报仇,却没料到一等就是两个时辰。外面虽然日头还高,阳光暖暖的铺在庭院里,李漩的心却凉的透了。

    迷懵中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只听有脚步声过来,李漩睁大眼睛只盼能看到罗艺或者罗成,进来的却是个旗牌官。

    “小的张公谨,请问可是李漩姑娘吗?”那人道。

    “我就是李漩。”李漩站起身来,余双仁也充满期待的看过去。

    “我家王爷近日因为公务繁忙,偶感风寒,痼疾缠身;夫人前去山西五台山还愿未回;侯爷前日一早去了北地追剿土匪;府里实在无人能够接见。还请姑娘谅解,不如请姑娘回去等候几日,待夫人和侯爷回来,或者王爷他老人家康复再来拜见,您看如何?”张公谨道。

    余双仁一听就火了,怒道:“李姑娘是王府未过门的媳妇,你要她去哪里等候?”

    李漩一把拦住要动怒的余双仁,柔声道:“既然王府有事,我就改日再来拜访吧。麻烦张大哥你了。”

    “李姑娘,这是二十两黄金,是王爷叫我送给姑娘用度的。”张公谨拿出个小包裹来,递了过去。李漩微微一笑道:“李漩我是来投亲的,不是要饭,还请收回去吧。请王爷放心,李漩我自有去处。”说罢拉起余双仁道:“余大哥我们走吧。”

    张公谨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好个倔强的姑娘。”

    出得北平王府,余双仁实在按捺不住火气,对李漩道:“他们这是个什么意思嘛?”

    李漩微笑道:“我现在是个不祥的女子,朝廷通缉的重犯,人家不想认这门亲,也是人之常情。”

    “他们北平王府听调不听宣,难道还惧怕朝廷的通缉不成?”余双仁不解道。

    “当初定亲,一方是北平王,一方是成国公,门当户对。如今人生际遇不同,人家依然高高在上,我却落难江湖,这亲事不提也罢了。”李漩不再说话,瞥了眼北平王府大门上高高悬挂的那四个大字,转身走了。余双仁只好骂骂咧咧的跟在后面。

    两人的身影消失不见,罗成才从门里出现,呆呆的看着他们离去的方向,喃喃道:“好个美丽脱俗的姑娘。”说罢转身往府中奔去。

    罗艺正坐在内堂和夫人说着话,罗成推门进来,面色不善。罗艺夫人秦胜珠最是宠爱儿子,一看罗成郁郁不乐,忙问道:“孩子怎么了?”

    罗成哼了一声,也不说话,站到母亲身后。他心中有气,却不敢对父亲发火。秦胜珠也不糊涂,一想之下顿时明白过来:“孩子,是不是为了那个李姑娘。”

    罗成道:“人家落难,千里迢迢来投奔我们,怎么待人如此凉薄?”

    罗艺不动声色的喝了口茶道:“那女子的确国色天香,倾国倾城。”知子莫若父,罗艺一眼就看出了罗成的心思来。

    罗成被说破心思,脸上一红急道:“且不论人家长的什么模样,毕竟与咱家有媒妁之言,父王怎么就如此打发人家呢?”

    “你懂什么?”罗艺怒道,“她现在是朝廷钦犯,我没派人把她拿下解往京城就不错了。”

    “哼,那您这北平王就天下闻名了。人家该说看看北平王啊,成国公风光时就结亲,落难时就落井下石,老罗家忠君爱国做的漂亮啊。”罗成手黑嘴也黑,一时气愤,嘲讽之词脱口而出。罗艺一听暴跳如雷,一茶杯掷了过去,罗成没有提防,躲闪不及被打中额头,顿时鲜血直流。

    “你个孽障,敢这么跟你爹爹说话,我打死你!”罗艺不解气,操起凳子还要打。秦胜珠喝道:“你干什么?真要把儿子打死不成?”

    罗艺对夫人最为尊敬,一听之下火气消了一半,何况此事他做的的确不够漂亮,悻悻道:“逆子若不教训,只怕日后更难管教。”

    罗成捂着伤口,泪水乱转。天下之大他就怕罗艺一人,此刻被打也不敢还手,骂也不敢还口,只能默默难过。他心高气傲,娇生惯养,从来未曾受过这种气,更何况从小到大想要的东西没有得不到的,想起李漩被父亲赶走,恐怕再也不能相见,委屈之下,泪花就在眼眶里打转。秦胜珠招呼王府医生,给罗成又是止血又是上药,忙了好一回才罢休。罗艺看罗成伤的不轻,眼有泪光,一副不服气的样子,心里也有些后悔,等他伤口处理完了道:“我也知道李浑一家是被陷害,可如今皇上疑心太重,人人自危。何况北平风雨飘摇深为朝廷猜忌你也是知道的,若不小心行事,被武奎武亮抓到把柄上奏,只怕会惹来杀身之祸。这些儿女私情都是小事,你年纪也不小了,过几日我就叫媒婆物色几个大户人家的美丽女人给你做妾。至于这个李漩,你万万不得和她拉扯上关系,知道吗?”

    罗艺后边几句说的斩钉截铁,罗成只好点头应承,罗艺看他还有不悦的神色,又道:“为了和李浑结亲一事,我已经上表请罪了。晋王杨广,宇文化及都忌惮于我,早已借机弹劾,若不是为父见机的早,只怕祸事临头还不知道呢。我这么做也是为了燕云十六州着想,若是为了儿女情长放弃这如画江山,你可愿意?”

    罗成左右权衡,终于无奈道:“不愿意。”此话一出,想起李漩孤独的背影,心中叹息一声。

    “李姑娘!”本以为李漩已经进了北平王府再难相见,猛然在帅府门口看见李漩和余双仁,武安福大喜过望,打马奔到两人面前,翻身下马,迎了过去。

    李漩听武安福叫自己,应了一声,刚一应过,脸色剧变,连余双仁也紧张起来。

    武安福看他们脸色不对,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忙问:“李姑娘,你怎么了?”

    李漩颤声道:“你知道我姓李?”

    武安福这才知道自己兴奋之下呼错了名字,他本来该叫木姑娘才对的。可既然已经错了,不如乘机把事情摊开算了。

    “此处不方便,何不进去说话?”武安福一指府门里道。

    李漩早已经心灰意冷,本以为可以投靠婆家借罗艺的力量为爹爹报仇也好平反也好,总要让宇文家的奸贼授首。可罗家闭门不见,自己盘缠也不多了,难道能赖在武家不成,她心里愁苦,又不想让余双仁看出来,只能微笑着一路回来。如今被武安福叫破了身份,只道他是来抓自己的,顿时万念俱灰,凄然道:“一切都和余大哥无关,若要抓的话,抓我一个就好了。”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小说_小说网_成人小说_中华999小说网(https://zhong999.com) 手机版:https://zhong999.com/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