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兵贼

正文 第二十四章 流沙    文 / 穿马甲的猪 更新时间: 2019-03-17 16: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对于黑社会身份一事,我本来的想法是想避开一些细部描写,直接让主角拥有一定的胆量和心理素质,这个设定可能仓促一些也没起到最初的作用,算是个败笔吧。不过归根到底我是很鄙视黑社会的,我总觉得那跟古代的真正战争比起来,是很小儿科的事情。

    王薄想了想道:“我记得沙漠正中标有一处绿洲,那里必有水源。”

    武安福大喜,立刻下令急行军,众人听的前方有绿洲,腿下顿时有了气力,第二日走了八十里,傍晚时分果然隐隐望见远处日光照射下有莹莹的反光。

    “少帅,绿洲到了。”走在最前的余双仁喜道。

    武安福极目远眺,果然看见前边似有湖泊,高兴的舔甜干裂的嘴唇道:“大家加把劲,今日就在绿洲歇息。”

    众人知道前边有绿洲,纷纷加快脚步,惟有王薄落在后面。众人都急着喝水,没人理会他,料想他双手被缚,也不敢在这荒凉沙漠里逃走。

    余双仁身负在前探视斥候的任务,自然在最前面,他的陆地飞行功夫十分了得,几个纵跃间就奔出数十丈,只见前方的绿洲越发的清晰,一片茂密的林草围绕着个偌大的湖泊,波光粼粼,湖边还有数只鹿在吃草,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余双仁大喜,脚尖在沙子上一点,想快一些过去查看,却只觉得所落之处并无实地,一脚踩进沙中去了。他没有防备顿时摔倒,刚一挣扎,双腿已经没入沙中。余双仁大骇,双足发力想要跃出,可一发力,身体立刻又陷下几寸,他猛得想起听人说过沙漠中有所谓的吃人流沙,吓得不敢再动。就这一耽搁间,武安福等人也进了这流沙的范围之内,初时几步还不觉得,等到脚踝被流沙淹没,再想挣脱已然晚了,片刻之间,二十几人连同着马匹都陷在沙中。武安福和孙成走在最后面,见势不好立刻伏在沙上,勉强逃过被黄沙陷没的险境,但一时也难以爬出去。有用力过猛的却已经被沙子淹过腰部,一匹性格暴躁的战马长嘶一声,蹄子乱踏,只几个眨眼的功夫就被流沙吞没,不见了踪影,众人吓的脸无人色,都不敢动弹。

    “哈哈哈哈,你们到底中了老子的圈套。”正在惊魂不定之中,只听得有人大笑,武安福扭头看去,正是王薄。

    “你早知道这里有流沙?”武安福怒道。

    “正是,那地图上标明了绿洲和流沙在一处,若不是如此,我哪能逃得生天。“王薄说道,“你,就是你,把刀扔过来,轻轻的,不然我一石头把你砸下去。”王薄指着孙成道。

    孙成犹豫一下,王薄已经双手拢起一块石头。武安福知道众人不敢乱动,若被砸到,九死一生,便示意孙成把刀丢给他。

    孙成把刀丢了过去,正插在沙土上,王薄笑道;“老子先弄开绳索,再跟你们算帐。”说着在刀上割起绳索来,不过片刻,绳索便被割断。王薄抖了抖手,拔出刀指着远方逐渐露出真面目的高山道:“宝藏就在那山中,你们却没命去取了。”说罢大笑起来。

    武安福心头惊怒却并无办法,眼见王薄拣起块石头投向自己,刚想避开,半只腿已经没进沙中,他吃了一惊,一个躲不及被那石头正打在头上,当场眼冒金星,若不是沙漠之中没有大石,王薄刚解开绳索手上无力,只怕要被打得脑浆迸裂。

    王薄一击而中,嘿嘿一笑,又捡起一块石头来,武安福心知若是再来上一下只怕非死掉不可,忙叫道:“王薄,我乃北平府少帅,朝廷命官,你杀了我难道不怕王法吗?”

    王薄啐了一口道:“王法?什么叫王法?有钱有势有兵有权就是王法。你当日杀了掌柜的,可有王法不成?今日我王薄就是王法,为天地除掉你们这些狗官。”说着举起石头又要掷出。武安福眼看避无可避,就要横死,只听耳边传来“嗖”一声破空之声,王薄怪叫一声,手中石头落地,捂住手腕。那上面赫然插着一支飞刀。

    只听远处传来余双仁的声音道:“这一刀废你的手腕,下一刀取你的性命,看刀。”

    王薄大骇,顾不得再伤众人,转身亡命逃去,不多时身影就消失在了茫茫沙漠里。武安福这才松了口气喊道:“谢谢余大哥了,你怎么样?”

    余双仁苦笑道:“快要没顶了。”他刚才发力射出飞刀,身体又向下沉了几分,眼看没到胸口,此刻只觉得胸中气闷,自知死到临头,长叹了一声。

    武安福听到余双仁的话,大声道:“余大哥不要乱动,等我来救你。”说着慢慢爬动起来,想爬出流沙的范围。孙成也跟着一起爬动,两人生怕一不小心落入沙中,小心翼翼,一点点挪动身体,直用了一个时辰才爬上实地。

    脚踏实地一切便都好办了,武安福和孙成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撕成一条条,绑成长长的绳索,一个个的把陷入流沙的众人拉了出来。等到人和马都拉出来,已经是第二日的清晨,众人都累的浑身脱力,气喘吁吁。

    “少帅,我查点过了,死掉了一匹马,其他并无折损,不过行李散失了大半。”孙成查点了一番,来抱武安福。

    “混蛋王薄,莫要我抓到你,不然非剥你的皮抽你的筋不可!”武安福摸着脑袋上的大包,咬牙切齿的道。他想起王薄,猛然一惊,不顾身体疲乏,跳起来道:“兄弟们,那宝藏就在前方,别让王薄那贼子得了去。”

    众人心里愤恨王薄,又有宝藏吸引,发一声喊,重新整顿起来,小心的绕过流沙区,先在绿洲补充了饮水,稍微休息一会,立刻向前面的高山奔去。

    苍茫的大漠尽头,那高山最初如同个黑点一样的渺小,随着众人越来越近,渐渐感受到这山的雄伟壮丽。走了一天有余,沙子渐渐的稀少了,许多地方稀疏的长着耐旱的蒿草。众人知道这是前边有草原的迹象,果然行不多久,沙漠终于被绿油油的草原取代,而不远的前方,那王薄口中宝藏所在的大山巍峨耸立。众人加紧行路,天黑之前果然来到山下,这座山高有百丈,生的雄伟险峻,。孙成打马在谷前盘旋一番对武安福道:“此山险要,不可轻进,还是在山下宿营,明日天明寻找宝藏吧。”

    武安福虽然怕王薄先来取走宝藏,却也知道夜深不可妄动,只得下令扎营。

    一夜兴奋不眠,第二日一早,众人整顿马匹装备,武安福把人分为五组,四面八方寻找起路径来。这山高耸矗立,险峻非常,寻找一日,发现的几条山路都只通到半山腰,几道山缝也狭窄不堪,实在没什么特别之处。武安福无奈之下只得继续扎营,如此一连四五天,一直没什么进展。这日傍晚,照例扎下营来,众人连日劳累,吃过饭之后除了两个哨兵都躺下休息了。武安福迷迷糊糊睡了不知道多久,猛的醒来,觉得被尿意憋的难受。起身跟哨兵打个招呼,站在营边哗啦啦的放起水来。正酣畅中,只觉得眼前一花,他定睛一看,一切似乎并没有什么异样。高山依旧,草原瑟瑟,一轮明月照在广阔的草原上,远远望去漆黑一片。他晃晃脑袋,以为花了眼睛,系上裤带,刚要回营,猛得见那月光照映下投到草原上的山峰影子动了一动。武安福心里一动,装做若无其事转身回到营中,找个暗处伏下,抬眼望向黑漆漆一片的山腰处。他毕竟是肉眼凡胎,看不清楚,只知道那里一定有蹊跷。过了一小会他的眼睛终于能慢慢适应黑夜笼罩下的世界,就见山腰上模模糊糊有个人影向下攀爬着。武安福抽出腰上匕首,匍匐着向前爬去,找了一块岩石隐藏住身形,这回借着月光看得清楚,一个汉子正费力的往山下爬着,一看他的背影,武安福立刻认出正是王薄,他的伤似乎没好利索,右手有些不便,速度十分缓慢,看他的意思是想从爬到半山那里,武安福本想起身把他拿下,想到他阴险狡猾,若是再胡乱指路只怕危险,便不动声色,看他究竟要干什么。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小说_小说网_成人小说_中华999小说网(https://zhong999.com) 手机版:https://zhong999.com/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