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兵贼

正文 第三十六章 原来俱是旧相识    文 / 穿马甲的猪 更新时间: 2019-03-17 16: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这一顿饭,李颜樱到是没怎么说话,可是不停的给柴绍夹菜,把他的碗里堆的满满的。其他的人看在眼里,各有各的滋味。武安福偷偷观察,李渊李道宗惠泉李世民等人不住的微笑着看着他们,而李建成却不苟言笑的,好象一切都没看到似的。武安福心想看来李建成和李世民柴绍之间的不和早早就埋下了种子,只不过不知道原因在哪里罢了。至于李漩,一句话都没说过,只是默默的吃饭。武安福心想这可不对,一会一定要问个清楚。

    等大家都各自走了,武安福问李世民:“二哥有事?”

    武安福很好奇,不知道他有什么好东西,于是跟着他出了寺门,七拐八拐的下了山,进了片林子,远远就看到前面有火光。走的近了,更闻到一阵肉香,仔细一看,有两个仆人打扮的人生了堆火正在烤肉。

    “这是?”武安福问李世民。

    “吃那些素菜,嘴里淡的要命,幸亏我早有准备。来来来,你我兄弟吃肉喝酒好好聊聊。”李世民说着变戏法似的弄出两个葫芦来。

    武安福酒量着实的不赖,当下兴致勃勃的跟着李世民坐到火堆边。一边接过他递来的一把割肉的匕首,一边接过一个葫芦。这时候他才觉得李世民亲切起来,如今感觉对面的青年就好象多年不见的朋友,而不是一个叱咤风云的英雄。

    “大哥和我妹子去叙旧了,只好我们兄弟两个先喝着了。”李世民说着打开葫芦的盖子,凑到鼻子边一闻,然后道:“真是好酒啊,这可是出京城的时候,我特地在京城的望海楼打的好酒。三弟你快尝尝看。”

    武安福也学着李世民的样子把盖子拧开,凑到鼻子边闻了闻,果然味道香浓,赶忙喝了一口。

    “这酒如何?”李世民喝了一口,一脸的享受。

    “不错,是好酒。”武安福伸出大拇指称赞,其实这个时代的酒度数都不高,对于武安福这种本来就有酒量的人来说,喝起来淡的不得了,不过这也造成他千杯不醉的神话,当初在北平府,豪气如燕翼赵勇也甘拜下风。

    酒喝上,肉吃上,话就多了起来。不过大部分都是李世民在讲,说了一会,武安福故意把话题转到柴绍身上,先是夸了柴绍一番,再问李世民为什么柴绍和李颜樱关系那么好,他们之间有什么前因。李世民喝了些酒,也很兴奋,就跟武安福滔滔不绝的讲了起来。

    柴家和李家世代交好,都是关中的名门大姓。小时候起,柴绍和李世民就熟识,简直恨不得食同桌,寝同床。柴绍等于是李渊看着长大的,不但身家清白出身名门,而且自小就生得英俊洒脱气宇不凡,文韬武略样样精通。在京城中是有名的少年豪杰。

    李颜樱比李世民小了两岁。从蹒跚学步开始就整日的跟在二哥李世民和柴绍身后玩耍。结果学得一副男孩子的脾气,顽皮的很,李渊就这么一个女儿,宝贝还来不急哪里舍得责骂,于是李颜樱就养成恣意妄为到处惹祸的习惯。不过倒也奇怪,整个李家都拿她没办法的李颜樱,偏偏只听柴绍的话,只要柴绍一句话,李颜樱就不敢再闹了。从那个时候起李渊就一直认为柴绍是李颜樱的真命天子。

    后来柴绍的名气太大,隋文帝杨坚招他进宫,一看之下就喜欢上他,命他去东宫陪伴太子杨勇读书练武。不过三年前,柴绍有感于东宫太子和晋王之间的关系势同水火,恐怕身在其中会惹来祸患,于是假装有病,辞了伴读的差事,出了京城。临走之时恰好李颜樱又惹了祸,闹的不可开交。柴绍就跟李颜樱说要她以后多学习礼仪,不要乱动刀枪,不然以后就不再见她。李颜樱最听柴绍的话,从此以后就不敢再调皮捣蛋,真的开始学起大家闺秀的风范来。就盼着能再见到柴绍,这一晃三年,忽然在这里久别重逢,兴奋之下,又露出了小孩子的刁蛮脾气来,缠着柴绍就不放了。让李世民这个最疼爱他的哥哥也哭笑不得。

    李世民唠唠叨叨说完,武安福又道:“我看柴大哥和李漩姑娘好象也是老朋友了,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啊?”

    李世民望了望武安福,忽道:“三弟对李漩姑娘恐怕不是路上护送那么简单吧?”

    武安福脸上一红道:“你别乱说。”

    “窈窕淑女,君子好求,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跟我打听李漩的事情,难道不就是怕她和柴大哥之间有什么情愫吗?”李世民这人果然眼光够毒辣,把武安福心中所想全都说中了。武安福看瞒不过他,叹口气,把和李漩认识的经过说了一番,至于自己的身世则没涉及。

    李世民之前听李漩跟父亲简单说过,此时听了叹道:“北平王英雄一生,不过也是碌碌之徒,那罗成名动天下,也不过如此。看来天下间的能够算的上英雄的也寥寥无几啊。”

    武安福懒得听他说这些,说道:“我可全说了,你快告诉我李漩和柴大哥是怎么回事?”

    “其实这都怪柴兄弟太过固执……”李世民遥想起当年事,笑道。

    三年前,柴绍还在东宫陪伴太子杨勇时,因为武艺高超文才飞扬,十分受赏识。那年入冬以后,为了给新年增添点喜庆顺便和众官宦子弟联络感情,杨勇就把在京城的王公贵族子女一百余人请来做客。那日宴会时,外面正好飘起雪来,杨勇兴致大发,请大家赋诗,胜者有赏赐。众人都是富贵人家出身,从小苦读,俗话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互相之间都不服气,一时有不少人站出去做诗。其中大家交口称赞的还要属杨素之子杨玄感和李漩的诗句,尤其李漩虽是女子,诗中却有金戈铁马的气概,她当时年方十四,满座皆惊。杨勇实在分不出孰优孰劣,便请柴绍判断,结果柴绍把第一名判给了杨玄感。说到这里,李世民叹道:“女儿家就是小气。”

    武安福并没赞同,他虽然和李漩交流不多,却很了解她的性格,若只是这么点小事不见得会记恨这么久,女人的心思最难猜测,他越想越歪,直流了一头的汗。李世民看他这副样子笑道:“三弟,你可莫要栽进温柔乡里拔不出来。”

    武安福晒笑道:“若是牡丹花下死,便是做鬼也风流。”

    “好一个做鬼也风流,来,喝干这一壶!”李世民道。

    两人吃吃喝喝又聊了一会,夜色已浓了,他们把酒肉一扫而光,吩咐仆人打扫干净,清理现场别被寺里的和尚发现,回了寺中。

    寺里早给众人都安排好了客房,武安福的房间紧紧挨着李世民的。隔着李世民那间,就是柴绍。李世民说他有点累,要回房休了,武安福便跟他告辞,也进了自己的房间。

    虽然很累,可是上了床却一直都睡不着。武安福躺在床上来回琢磨着李漩日间的表情,心中患得患失,简直一点英雄气概也不见,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忽然听到隔壁李世民的房间里有细微的说话声。李世民不是累了吗?怎么这么晚还没睡,他和谁在说话?武安福有些好奇,耳朵贴在墙上去听,却听不清楚,只知道是两个男人在说话。武安福心想这么晚到李世民的房间里去不知道这人想要做什么。李世民这人看起来一腔真诚,自己却总觉得他城府太过机深,这么晚还在谈论事情,说不定和自己有关。想到这里,武安福悄悄的打开房门,顺着墙根摸到李世民的房门口,竖起耳朵听了起来。

    “你说他这人很古怪?”一个很熟悉的声音,是柴绍。这么晚,他怎么跑到李世民的房间里来了。他说的人是谁?武安福正想着,又听到了李世民的声音。

    “是呀,他说是叫做高飞,北平府人,可是我看他说话时目光闪烁,恐怕有诈。”

    武安福一惊:他们说的这不就是我吗。为什么他们两个半夜悄悄的说起这些,难道要对我不利吗?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小说_小说网_成人小说_中华999小说网(https://zhong999.com) 手机版:https://zhong999.com/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