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兵贼

正文 第四十一章 从此前路全不识    文 / 穿马甲的猪 更新时间: 2019-03-17 16: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本书绝对不是种马文,主角最多只有两个女人(不包括一开始的两个老婆),对于那个时代掌权的男人来说,两个不多吧?所以请厌烦种马文的朋友放心。

    话虽如此,惠泉的建议他离开李家众人却也和之前的想法暗合。李建成和李世民势同水火,阴险狡猾的程度旗鼓相当,最好他们狗咬狗两败俱伤,要是顺便能把柴绍搭进去就更好了。不过这些恐怕都是痴人说梦,想到再遇上李世民有可能是将来争夺天下的战场上,他没来由的有点恐惧。李家四子一婿,都不是凡人啊。

    这一夜,就在各种思虑中度过,直到天已经蒙蒙亮了,武安福才小睡了一会。

    一大早,照例是被叫醒。吃过早饭之后,武安福把李漩叫到厅外道:“李姑娘,你打算在这里待到什么时候?”

    “你想走了吗?”李漩问道,她有些不舍,李家的兄弟姐妹都是她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看到他们就想起从前在大兴的美好时光。

    “皇上的寿辰是在三月之后,到不着急,只不过我和燕翼他们约好了日期在大兴见面,若是不到,只怕他们担心。”武安福这个理由想了一夜,她知道李漩最不喜麻烦别人,若是这么说,十之**会说服她。

    “你说的也是,那你想什么时候出发?”李漩果然道。

    “明天。”

    “这么急吗?”李漩一惊。

    武安福心想再待几天柴绍和你之间指不定出什么事呢,便道:“此去还有一段路途,我怕赶不及。”

    “那好吧。”李漩道,“我去和李伯伯说一声。”她说着转身进了大厅,武安福跟了过去。两人把想要离开的想法跟李渊说了。虽然之前已经说过要走,可是李渊和李世民都没有想到他们这么快就要离开。尤其李世民不停的劝说两人多留几天。武安福态度坚决,众人见了也就不再挽留。定下第二日出发,李漩赶着去和李颜樱道别,武安福则和李渊等人一起谈天说地,他们自然又有挽留之意,武安福一一谢绝。

    晚饭前,武安福去看了眼小李元霸,掐了掐他的小脸蛋,心想,你这个小家伙将来打遍天下无敌手的时候可别忘了我教你开口说话的恩情。李元霸院溜溜的眼睛死死盯住武安福,好象他脸上画了朵花似的,嘴里咿咿呀呀的小手在他头上乱摸。

    晚饭李渊安排的很是盛大,吃完以后,拿出了五百两银子给武安福当盘缠。武安福也没有客气,全都收下了。李漩知道他身上有的是钱,看他贪财的样子,苦笑着没有说话。

    这顿晚饭吃的倒不拘谨,大家边吃饭边聊天。李渊更是跟武安福约定要他尽快帮李漩取回父兄遗骨,然后就去太原做客。

    吃过了晚饭,李世民柴绍李颜樱鬼鬼祟祟的拉武安福和李漩出了寺,又到了上次和李世民一起喝酒的地方,照例烤了不少的肉,准备了不少好酒,四个人开始畅饮起来。

    “三弟,你这一去,我可会日夜盼望你来太原啊。”李世民道。

    “是呀,三弟,盼你早去太原,咱们兄弟好团聚。”柴绍也说。

    武安福心想要不是前天听了你们两个的夜半谋划,我肯定早就感激涕零了,你们当老子是白痴,我索性装傻,扮猪吃老虎,看谁是最后的赢家。

    “大哥二哥,你们回到太原之后,一定要帮助伯父好好整顿军备,发展兵力,储备粮食,我看这天下不久就要大乱。到时候,就算不能逐鹿天下,也可求得个自保。”武安福看看左右林中无人,压低了声音跟李世民和柴绍说。

    两人一起点头,武安福知道他们两人也对当朝的情况多有了解,早有雄心壮志——或者说天生就带着反骨——不用自己说,他们也会朝着这个方向努力的。

    肉吃光了,酒喝完了。李世民和柴绍都喝得酩酊大醉,恐怕是连走回寺里都不能了。武安福搀扶着李世民,李颜樱和李漩一起搀扶着柴绍,把他们送回寺里。

    武安福搀着李世民在前,一路回头看两女搀着柴绍的样子,生怕柴绍乘机占李漩的便宜,看他已经烂醉如泥,这才放心下来。

    好不容易把两个大男人拖回了寺里,又搀回房间,放倒在床上。送两女回了房间,武安福累的满头大汗的,心想回去洗把脸就睡觉,可别误了明日的路程。刚一进房间他就觉得有些不对,心里稍一警觉,就被一把剑顶在脖子上。武安福本来就一头的汗,这下汗滴的更快了,顺着脸庞劈啪的落在地上。

    “你是谁?”武安福看不见来人是谁,心说并没有得罪什么人啊,难道是罗成追来了?

    “你昨天晚上去哪里了?”武安福立刻听出来人是李建成。他这么问的话,应该就是知道自己昨晚不在房间,看来不能说谎骗他,免得被他一剑剁了,那可冤枉至极。

    “我昨天去惠泉大师的屋子里请教佛法了。”

    “真的吗?”武安福感觉到脖子上的剑抵的更紧了。

    “当然是真的,不信你可以去问大师。”

    “那你们都说了些什么。惠泉是不是知道你我前天晚上的事情?”

    “惠泉大师说我最近印堂发黑,戾气太盛,给我讲了几段佛法化解下。”武安福顺口编着。

    “只有这些?那为什么要半夜三更去讲?”

    “夜半无人,心才清净,身旁有人,容易有旁骛。”武安福也不知道这个蹩脚的借口李建成会不会相信。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着急着走呢?”李建成又问。

    “大公子,我本来也不过是路过而已,遇上了那伙强人路见不平才掺和进来的,现在事情已了,我还留在这里干吗。”

    “就这样而已?”脖子上的剑又加了分力,武安福甚至以为那锋利的刃已经割破了皮肤。

    “其实我这么着急走也是怕卷进你和二公子的事情里,我不过是个山野之人,一不留神跟二公子结拜了兄弟,得罪了大公子,这以后让唐公知道,我也不好解释。”既然李建成一定想知道,不说点什么肯定是不行的,武安福只好随便找个借口糊弄他了。

    “你说的可都是真的?”李建成手上松了点劲。

    “当然是了。”武安福素强自镇静,但是这种生死攸关的威胁还是让他有些胆寒。

    “这样也好,你不帮老二的话,留你一条命吧。”李建成说着把剑收了回去。武安福失去脖子上的压力,长出了一口气,他这是第一次面临生死的考验,只觉得心头砰砰乱跳。

    李建成看了武安福一眼道:“记住你的话。”说完拉开门,轻声走了。

    武安福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心中恼怒,真想抄起花枪挑了他。就凭李建成那几下子远远不是他的对手,不过想到小不忍则乱大谋这句话,他还是忍耐下来,咬牙切齿的暗道:李建成你给我等着,迟早有一天我把你剐了报今天的仇。

    第二天一早爬起来,到了饭厅,大家都在。李渊又挽留了一番,见武安福和李漩意思坚决,就不再提了。吃了些东西,拿了点糕饼做干粮。检查了下东西都已经齐全,武安福才在众人陪伴下到了马棚,武安福对马也不熟悉,见一匹纯白色的马比较漂亮,就选了它。李世民告诉他这马叫“长风”,武安福笑说:“但愿这一次能乘长风破万里浪。”至于李漩则暂时不用马,武安福打算到山下临潼县给她雇一辆大车。

    众人送到寺门口武安福就坚持着不让送了。李世民和柴绍本来执意要送到山下,武安福一句“送君千里终需一别”给婉言谢绝了,他们只好依依不舍的约定太原再见。武安福回顾众人,见李世民和柴绍神情留恋,暗想也许这几日相处有了感情,也并不见得就是一味的把自己当做手中的棋子摆弄。再看李渊含笑摆手,心想下次见到恐怕就不是这个局面了。李道宗李元吉与武安福并无太深交情,只是站在人群中凑数罢了。至于李建成脸上挂着不易察觉的笑容。而惠泉大师一直在低声念着佛经,武安福望过去时,他头一转,看向西方。武安福微一颔首,换来他一个慈祥的微笑。环视过众人,武安福目光停在李颜樱的身上。见她和李漩抱在一处说着悄悄话,武安福觉得她时而静如处子,婉约柔顺,清丽脱俗。时而动如脱兔,飒爽矫健,都搞不清楚到底哪个才是真实的她,又或者哪个不是真实的她。这一去,再见的时候恐怕她已经嫁做他人妇了。想到这里武安福有些怅然道:“诸位留步,太原再会了。”说罢一拱手,请李漩上马,把花枪挂在马上,牵着马向山下的临潼县去了。

    不多时到了临潼县城门口,李漩下了马,武安福牵着长风走进县城,今天好象不是集日,人没有上次来的时候那么的多。不过刚走过半条街,就看到前面围着上百人,似乎在看着什么东西。武安福好热闹,赶忙凑了过去。

    围观的人不少,拥挤不堪,武安福牵着马,实在挤不进去。正好这时候人群里出来个老大爷,看来是看够了热闹了,武安福连忙问:

    “老大爷,这里出了什么事情?”

    老头看了武安福一眼说:“这么大的事情你都不知道啊。皇上病危,太子监国了。”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小说_小说网_成人小说_中华999小说网(https://zhong999.com) 手机版:https://zhong999.com/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