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兵贼

正文 第四十三章 江湖无非酒肉场    文 / 穿马甲的猪 更新时间: 2019-03-17 16: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这章过渡一下,晚上还有一章。

    王君廓拍开一坛酒上的黄泥,一边给众人倒酒一边道:“这次镖路途虽然不远,担子却不轻,大家好吃好喝,安全到了大兴另有重谢。”

    武安福连忙点头,心里计算着这年代的字自己斗大一个识不了一箩筐,到底哪里象个读书人呢?

    “也不知道高公子喝不喝得惯这些劣酒,我们这些粗人也不讲究这些,只求大口吃肉大口喝酒,不象你们读书人,酸的很。”王君廓说完哈哈大笑起来。其他几个镖师也都晒笑着。

    武安福脸上有些红,心想要是一开始就被他们看不起,以后想要和他们这些人交朋友恐怕就很为难了,于是端起大碗来道:“今天和众位同路也是缘分,承蒙王爷和几位爷看得起叫我作陪,小弟这里先干为敬了。”说完一仰脖,一大碗酒喝了个干干净净。

    “高公子爽快啊。来,我也干一碗。”王君廓见武安福一口喝干,很是高兴,也一举碗,一饮而尽。其他几人见状,也都干了。王君廓又一一给倒上。之后给武安福介绍这四个人,其实其中有两个武安福已经认得,一个是交银子的时候的那个张转,一个是同屋的李纪,另两个一个叫杨和,一个叫何辉。武安福和四人打了招呼,又敬了一碗酒。几人见他这样豪爽,眼里适才的嘲讽不屑之情都去了不少。武安福心想这些刀口上舔血的汉子尊重的人不然武艺高超,不然名声显赫,再不然就是豪爽义气了。自己的武艺不便显示,名字也不能乱说,若不在喝酒上下点功夫,实在难跟他们接近。

    果然酒过三巡,王君廓五人已经把武安福当作了好朋友,话也多了起来。大家兴致一高,王君廓请香姑娘唱一曲。香姑娘回房间,取了琵琶,回来坐好,唱了两曲,似乎都是当地的民歌,曲调颇有古风古韵,悠扬动人,武安福听的频频点头。

    两曲过去,香姑娘道:“这第三曲我要唱高公子教给小女子的临江仙曲。”然后便弹奏开来。武安福心说这曲子女子来唱不知道是何味道,等到香姑娘一开口,真觉得是别有滋味。她那声音柔弱缠绵,演绎这样一曲道尽沧桑的曲子,真是让人愁肠百结,感慨万千。这曲唱罢,众人一起鼓掌叫好。

    王君廓道:“没想到高公子有这等的才华,来,王某敬公子一碗。”

    武安福举起碗来跟王君廓喝了一碗,一时来了豪气,道:“我再敬四位镖头一碗。”便又干了一碗。众人都竖起大拇指,赞叹武安福的酒量。

    王君廓道:“没想到高公子竟如此的豪迈,如此海量。王某真是有眼不识英雄啊。”

    武安福道:“王爷过奖,我不过一介寒生,哪象诸位豪气干云,锄强扶弱,行走江湖,打抱不平。这才是真英雄大丈夫所为。”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这一席话说完,几人更是高兴,当下你来我往,三两下把两坛酒喝了个精光。众人还觉得不过瘾,又要伙计拿来两坛,非要喝个一醉方休才好。

    “高公子,说实话,一开始见到你,我还真没瞧得起你。”王君廓有些醉了,非要跟武安福挤到一张椅子上,拍着他肩膀,大声的道。他这一说,其他四人和香姑娘都看向武安福。武安福有些尴尬,忙道:“不知道小弟哪里做的不对,让王爷讨厌。”

    “你别王爷王爷的叫,你就要是瞧的起我就叫我一声王大哥,我以后也不叫你公子了,我叫你小高,你说怎么样?”王君廓看来真是喝多了。

    “那当然好了,这是王大哥看的起我啊”武安福知道这个豪杰已经把自己当作同路人了,心里高兴。

    “我一开始啊,以为你跟其他的那些书生都一样,迂腐,瞧不起我们练武走镖的人。没想到你还挺豪爽,你跟他们不一样。”王君廓端着碗酒,也不喝,只是说。武安福一边听一边点头。

    “我本来最讨厌读书人,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小时候我也读过几天书,可是家里穷,读不起了。不瞒兄弟你啊,你哥哥我年轻的时候在乡里那是臭名昭著啊。”

    “为什么?”武安福心说你大不了就跟评书里说的一样是个响马。

    “那时候你哥哥我也顽皮,在乡里偷鸡摸狗,惹得乡里不安,哈哈,现在想来,那日子过的可真痛快。”他说的高兴了,自己咕噜喝了一碗。武安福忙给他又满上。

    “后来呢?”倒好了酒武安福又问。

    “后来乡里都嫉恨我,串通起来要加害我。”王君廓说到这里,眼珠一瞪,一拍桌子道,“为首的是个白面书生,一肚子坏水。”他这一拍劲可不小,溅出不少的酒水来。吓了众人一跳。

    “哥哥别动气,慢慢讲,他们倒是如何加害于你的?”武安福一边说其实心里想肯定是你作恶太多,乡人忍无可忍才动了念头的。历代的这些草莽英雄,很多都是流氓地痞出身,赶上风云际会,便成龙成虎。想那刘邦少年时不就是个泼皮无赖吗,最后还不是象模象样的建立了汉朝,这样一比较,眼前的王君廓也不过是小巫见大巫。

    “那个书生,和乡里的地保勾结,说我侮辱乡里的一个寡妇。找了官兵来抓我。寡妇听到传闻,羞愧难当跳井死了。我本来想去衙门说理,可是死无对证,我要去了,只是死路一条,便心一横,一把火把家里房子烧了。到那书生家,杀了他一家八口,,家乡是不能待了,就逃到了临潼县。威武镖局的前任镖头鲁平见我身体健壮,力大聪明,就教我武艺,我学成了他的刀法,慢慢打出了名堂,这才有了今日的大刀王君廓。”王君廓侃侃道来他的过往,众人都聚精会神的听着。听到最后,武安福不由的长出一口气道:“这就是天无绝人之路。哥哥做的不错,那种书生的确该死。”

    王君廓点头道:“那以后我就恨透了虚情假意的读书人。不过没想到读书人里也有兄弟这样的豪爽之人。我和兄弟你就聊的来。”

    “多谢哥哥看得起小弟,来小弟再敬哥哥一碗。”武安福心想兄弟我也是黑社会,姥姥不亲舅舅不爱的,能聊不到一起去吗。就这样又喝了两坛。这四坛酒下去,其他人都有些醉了。明天还要赶路,便各自回房。武安福搀扶着王君廓,他道:“小高,这次镖要是到了长安,哥哥就有笔大财,到时候哥哥请你到长安的飘香院去找个姐儿。你只管享受。”武安福连连应着,好不容易把他送回了房间。服侍他脱衣睡下。出了房间。

    武安福本来还想去看看李漩,可是一瞧夜实在深了,估计她早已经睡了,这才罢休。

    第二天一大早,就有镖队的人挨门叫起,大家吃了早饭,又再上路。这回王君廓,张转,杨和,李纪,何辉几个都对武安福亲热有加。这些级别较高的镖师如此表现,其他的小镖师也都对武安福恭敬有礼起来。武安福心情爽朗,便一直跟在李漩的车旁,跟她谈天说地,有了香姑娘在一旁,李漩也开朗起来。一路聊天,这一天倒也轻快,虽然途中有数段路很是难走,但也走了一百多里路。晚上住店的时候王君廓说这一段过后全是坦途,再有三四天,就能到大兴了。

    晚上武安福本来想和王君廓等人再喝点酒交流感情,他却说他要和张,杨,李。何四个镖师商量明天的路程,李漩又说有些累了想要早点休息,武安福只好叫伙计随便弄两个小菜吃。伙计刚走就听见敲门声。武安福心想这饭菜做的可够快的。一开门,却不是伙计,而是香姑娘。

    “香姑娘怎么是你?”武安福一惊。

    “怎么,是我你不高兴?”香姑娘一笑,又道,“小女子刚吃完饭,来看看公子。”

    武安福心想着隋朝的女子怎么如此大胆,自己的两个老婆被之前那位武安福老兄调教的十分淫荡,他已经很震惊了,如今看到香姑娘竟然不避讳自己一个单身男子,还真是感慨这时代女子们的作风。不过他虽然有心请香姑娘进来,却还是偷瞄了眼李漩的房门,见那门紧闭着,也不知道李漩睡了没有。

    武安福正想着。香姑娘又道:“怎么公子不让我进去吗?”

    “哪里,姑娘快请。”武安福赶忙让开门口请她进来。

    进了房间,武安福请她坐下。然后也坐在一旁,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公子怎么不说话,如此拘谨?”香姑娘笑道。

    “啊?哪里,不知道说什么才好。”香姑娘一进门,武安福就闻到她身上一阵香气,这可真不枉了她艺名中的那个香字。这女人带着种成熟的味道,很让武安福心折。他两个老婆都是十七八岁,虽然闺房里的事情通晓很多,年纪毕竟不大,武安福的心理年龄却是二十七八,有时候难免格格不入。至于李漩李颜樱这些美女,年纪也小,论美丽自然无人可比,论风情可就比不上眼前的香姑娘了。也难怪武安福感觉口干舌躁。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小说_小说网_成人小说_中华999小说网(https://zhong999.com) 手机版:https://zhong999.com/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