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兵贼

正文 第五十一章 内奸    文 / 穿马甲的猪 更新时间: 2019-03-17 16: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今日两更完毕。17K作者BLOG开通,欢迎大家光临,点击作者名就可以看到连接。

    武安福听到这里,心中有数,转头对杨广道:“殿下,看来何辉就是奸细。我想是王府的奸细先得了消息,贼人得到消息准备劫镖,收买了何辉,何辉用计让镖转移到比较好对付的老六身上,配合贼人下手。现在审问何辉,也许能得到有用的线索。”

    武安福闻言心中一动,想到杨勇随时都有可能当上皇帝,若是被他登基,争夺天下只怕成为泡影,既然杨广有意,不如先混进王府再找机会扶持杨广上位。

    “萧禹,把那个何辉带过来,本王要亲自审问。”杨广吩咐萧禹。萧禹应声出门去了,转眼间,把何辉带了回来。

    何辉依然被捆的结实,嘴里还塞着麻桃,武安福虽然与他不熟,毕竟一起走了几天的路程,喝了几次酒,想到他即将遭遇的悲惨命运,未免有点替他难过。

    杨广打了个手势,手下有人把何辉嘴里的麻桃拿了出来。

    “大胆何辉,你可知罪?”杨广先是起身在何辉身边转了一圈,转得何辉战战兢兢不知所措,这才大喝一声,把何辉吓了一大跳。身子虽然捆着,却早已经哆嗦成一团。

    “小人……小人不明白啊。”何辉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暴露,尽力做出一副茫然的样子。

    “不明白?我且问你,是何人收买了你,你才出主意让王君廓把镖转移到老六身上的。”杨广问道。他此时已经三十多岁,却保养的十分好,身体里胡人的血统使得他的身上有股子苍狼的味道,此时凶狠冷峻起来,神色颇为骇人。

    “啊……冤枉啊!”何辉喊起冤来,武安福看他一听杨广的话,面色立刻如同死灰一般,随即开口辩解,心想他心里一定也清楚:承认了就是死路一条,抵赖反而有些许活命的机会。

    “爷,你可要帮我说句公道话啊,这几年我跟着你出生入死,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这个时候你得帮我说话啊。”何辉想起了王君廓,他被绑住动弹不得,往地上一躺,滚到王君廓脚下,凄凉的喊道。人到了生死攸关的地步,为了活命什么都能干的出来。

    “何辉,我自问也对你不错,我只想知道,你到底做没做这事?”王君廓也是江湖上打拼出来的好汉,武安福一点拨他就想明白了这其中的奥妙。他现在对何辉不但一点不念旧情,反而一腔的怒火,想到自己对何辉一贯不错,却被他出卖,脸色一沉,不去理他了。

    “爷,连你也不信我,那我一头撞死得了,省得让人以为我丢了你的脸。”何辉哭叫着,武安福旁观他的垂死挣扎,不由叹了口气。

    “何辉,你要是真一头撞死了,我就信你没做,我王君廓还当你是条汉子是我的好兄弟,你的妻子儿女我会好好照顾。”王君廓也够毒了,居然出了这么一招。

    这招的确好使,何辉本来是为了活命才哭闹着找王君廓出头,王君廓现在摆明了不信他,还叫他撞死,他绝望起来,涕泪横流又求起杨广来。

    “小人真是冤枉啊。小人没做奸细啊。”

    武安福看不过去了,心想挣扎在生死的分界线上是最痛苦的事情。还记得上辈子看过一位古大侠在小说里说过:比死更可怕的就是等死。何辉就是在等死,他明知道自己是死路一条还是要挣扎着求生存,看在眼里,武安福只觉得兔死狐悲,不由得设想若是自己该怎么办。他正想着,只觉得有些异样,一抬头见杨广正望过来,脸上似笑非笑。武安福心知是自己表现的时候了,忙道:“何辉,你想活命吗?”

    “高公子,高公子你救我啊。”何辉听到武安福说话,立刻叫道。看他的样子,如果谁说能救他,他一定什么都愿意做。

    “我救不了你,你只能自己救自己。”武安福道。

    “怎么救,公子你教我啊。”何辉已经泪流满面。

    “除非你告诉晋王是谁收买你的。”武安福道。

    “公子你……你也不信我!”何辉急了,一脸凶恶。如果不是被捆着,他几乎就要扑上去咬死武安福了。

    “何辉你听我说,你要想活命就要说实话,就算你被收买做了奸细,我也有计策让你戴罪立功。”武安福自然不害怕他恶狠狠瞪着我的目光,继续道。

    何辉听了,愣了半天,他头上的汗水和流出的泪水混在一起落下来,啪嗒的打在地面上,房间里静静的,那滴水的声音传进每个人的耳朵里。武安福似乎能看到何辉脑海里激烈的斗争。

    “你要是信我也许可以得救,不然就要看晋王千岁是不是相信你是无辜的了。”武安福知道何辉在犹豫,便道。表面上是给了他一个选择,可他知道,无论选什么,何辉的下场都是一样的。没有主子会相信一个曾经背叛过的人,无论招与不招,何辉都只有一个下场。

    “你真的有计策能救我吗?”何辉有些动心了。其实他也没有别的选择了。王君廓不肯替他说话,他知道除了信武安福的话,再无生路。

    “只要你回答我的问题,我就能帮你。至于成功不成功,就是你的造化了。”武安福这是实话,他只能尽人事,但是决定他生死的权利,在杨广那里。自从武安福开始盘问何辉,杨广就一直没有说话,很享受的欣赏武安福和何辉两人的表演,让人不知道他那颗脑袋里在想着什么古怪的念头。

    “你问吧……我知道的就全告诉你们。”何辉的心理防线终于崩溃了。

    “好,那你告诉我,是谁收买你的。怎么收买的。”武安福喜道。

    “咱们起程之后第一天的那个晚上,一起在客栈喝酒,我喝多了以后回房间里睡觉。到了晚上被人弄醒了,我才发现房间里有个人拿刀逼着我。我也不敢做声,只好任他摆布。他告诉我说如果我听他的话,就给我一千两银子。如果不听就一刀杀了我。我家里还有母亲妻儿,就是再英雄豪杰,人在砧板,哪能不从。我就答应了他。他问我镖在哪里。听说是在王爷那里后就让我找个机会出主意把镖转移到别人身上。还叫我不要声张,不然不但杀了我,还要杀我的全家。我没有办法,只好照他的办法做了。”何辉断断续续的讲述起被收买的经过。、武安福听了他的话,心想换做是自己恐怕也会答应。死亡和背叛,虽然很多人会选择死亡,但是死亡并不是个人问题,何辉是有家的,家里的母亲妻子孩子只能靠着他刀头上舔血的钱来生活,卷进这样的一个阴谋里,这个家就等于已经毁了。有些时候,人无法控制自己的命运,比如何辉,既然噩梦找到他的头上,那么无论他怎么选择,最后的结果都是错的。这也许就是悲剧的宿命吧。

    “那个人长什么样子,叫什么名字,你知道他的来历吗?”武安福努力的摆脱自从遇见惠泉和尚以后就被拐带的有点慈悲的念头继续问道。

    “他蒙着面,大概和你一般的高矮,是京城口音。”何辉道。

    武安福心想这可不好办了,如果他知道那人的名字样貌也许还有利用的价值,现在他什么都不知道,那么只有被处死的一条路了。武安福还不死心,又问:“那他后来又找过你吗?”

    “没有,之后他就消失了。不过他说如果我没办好,就杀了我全家。”何辉回答的倒是很老实,他满心希望全盘托出换一条活命,却不知道他的回答是在为自己挖掘一个坟墓。

    武安福点点头,回身对杨广道:“殿下,看来这边没有什么收获。”

    杨广一点头道:“能找出这个奸细已经是收获了,你做的不错。”说完对何辉道:“你想活吗?”

    何辉不迭的道:“想,想,想,殿下饶命!”

    杨广嘿嘿一笑道:“上天有好生之德,我本该饶你一命,可是……”他故意一顿,把何辉脸上苍白的表情欣赏个够,才道:“可是你背叛了我,我不但要杀了你,还要杀光你的一家老小!”说罢一脚题在何辉的下巴上,把他踢的一脸是血,冲萧禹道:“这个奸细,你们处置了吧。”

    萧禹一挥手,两个大汉过来拖起何辉,何辉张嘴要叫喊,被个大汉一颗麻桃塞进嘴里。武安福看着他双腿在空中胡乱的蹬着,似乎想要找到一个什么依靠,似乎要溺死的人想要抓住稻草,可惜一切努力都无济于事,还是被两个大汉架得死死的挣扎不动,何辉扭过头来死死的瞪着武安福,眼珠子鼓的吓人几乎就要冒出来了。武安福看着他被拖了出去,心里掠过一丝的悲哀,心想兄弟对不住了,若找不出你来,只怕我也活不下去。再侧过脑袋偷看王君廓,见他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看多了生死的江湖人,心理素质好到泰山崩于眼前而不动声色。

    “高卿,现在奸细已经除了一个,王府的那个奸细该怎么找出来,你把计策跟本王详细道来吧。”杨广道,他把对武安福的称呼换成了“高卿”,这让武安福心里一喜,知道事情成了九分。

    武安福做了个深呼吸,让自己忘掉何辉那恐惧掺杂着被骗的愤怒的表情,道:“请殿下容小人慢慢道来,管保奸细逃不出殿下的手掌心!”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小说_小说网_成人小说_中华999小说网(https://zhong999.com) 手机版:https://zhong999.com/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