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兵贼

正文 第九十九章 胡言乱语也是禅    文 / 穿马甲的猪 更新时间: 2019-03-17 16:28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刚有读者提醒我96章更新了两次,实在对不起。因为17K作者专区没有删除章节的功能,我只好依次把章节前移。为了弥补失误,多更一章吧,请大家原谅。

    这人走进殿来,一看到武安福,也吃了一惊。武安福嗫嗫的道:“萧大人,你怎么在这里?”

    “你们认识?”灵藏问道。

    “师父,这位是朝廷新任命的左武卫大将军武安福,此次协助皇上平定叛乱,立下了大功。”萧禹恭敬的回答道。

    “还真是朝廷命官。”灵藏喃喃道。说完看了灵月老尼一眼。老尼姑脸上阴晴不定,尴尬极了,武安福暗笑谁让你不听我的解释。杨坚信奉佛教,开皇年间僧侣们被杨坚宠的狂妄无比,僧院仗着势力占了不少的土地,还不交税,更收容各地的犯法罪人,简直就是一大毒瘤。平素里欺压百姓的事情何尝少做了,今日亏得是武安福,换了别人,只怕早被乱棍打过,丢出门去了。

    “不知道武大人何以在此?”萧禹问道。

    “这个……”武安福在想着怎么回答的时候,灵月老尼姑抢先道:“这人违反封山禁令,擅闯静月庵,还弄断了先皇御赐的一根镇山神棍,犯下了大不敬之罪,我这才把他擒拿来此。”

    “当真?”萧禹听罢问道。

    武安福张口结舌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确就是这么一回事,可自己也不想这样做的。

    “既是如此,自然要照例处置了。就算是当朝的大臣,也不能无视法纪,胡作非为。”萧禹道。

    “你……”武安福看了眼萧禹,想起他对自己莫名其妙的敌意,对他落井下石的做法倒也不奇怪。

    “你我虽然同朝为官,不过你犯了国法,我也无能为力。”萧禹道。

    武安福明知道他要害自己,苦于自己理亏,无法辩驳,一怒之下道:“你们这些乌合之众妄谈国法。普天……那个之下莫非那个……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我身为王臣,去我王土,何罪之有?倒是有人把王土做为私产,这又该当何罪?”

    这话一出,老尼姑灵月立刻胀红了脸。这些僧侣平日里仗着杨坚的,忙于聚敛财物,抢掠田地,早就搞的老百姓怨声载道。但是碍着杨坚宠信,谁也不敢说什么。如今杨坚挂了,杨广即位,他对佛教虽然也十分偏爱,却对僧侣们的庞大的私产颇有几分不满。此刻武安福一句话说到僧侣们的痛处,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萧禹也不说话,武安福知道自己占了理,又道:“先皇御赐的镇山神棍,理应供奉在庵里,怎么可以随意拿来斗殴。我弄断是因为我不知道,所谓不知者不罪。而你们明知道那是先皇御赐,还用来打斗,保护不周,发生意外,这又该当什么罪呢。”

    老尼姑灵月听完这一番话,脑门上结了一层的汗,慌张的道:“你这乃是胡搅蛮缠,信口雌黄。”

    灵藏和萧禹等人默然不语,似在沉思。老尼姑见事不好,忙道:“其实都是一场误会,我也不知道这位是武大人,不然怎么会闹成这样。”

    武安福知道她心里害怕先自软了,便笑道:“我几次三番的想要解释,你却始终不听,还命人下手殴打于我。如此的品行,怎么做一庵的主持,又怎么做天下向佛者的表率。我要跟皇上参上一本。如今的假和尚假尼姑,也未免太多了些吧。”说完挑衅的向萧禹看了一看。

    “施主这话未免太苛刻了一点吧?”灵藏身旁的一个老和尚忽然说起话来。

    “你是?”武安福问道。

    “贫僧慧远。”那老和尚道。

    “此乃本朝大德高僧之首的慧远大师,还不快快拜见。”萧禹道。

    “大家平等,我为何要拜见他?为何不是他拜见我?”武安福来了脾气,他虽然对佛教了解的不多,在狱中的时候却遇到过一个信佛的,耳濡目染,倒也在知道些佛教的事情。常在道上混的,大多都信奉佛祖,祈求保佑,不过武安福很看不起这些装神弄鬼的僧侣,一个个乌烟瘴气,却搞的好象代表了佛祖一样。佛祖在天有灵,只怕也会被气死。

    “施主此话有理。”慧远倒是个好脾气,闻言点头道。这样一来萧禹也没有办法,站在一旁,冷冷的看着武安福。

    武安福早打算和他撕破脸皮,这时也不再顾忌,道:“佛家讲究四大皆空,诸位两这个都没有参破,如何称做大德高僧。小子对佛法只是略知一二,却也不服。”

    “你这狂徒,莫要太过分了!”灵月怪叫道,浑然忘记了自己一代宗师的身份。

    武安福笑道:“身似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莫使惹尘埃。在座的几位大师,又有几个能做到的?”这是那信佛狱友给武安福讲的一个故事里的诗句,武安福觉得很不错,记了下来,此刻活学活用,倒也让几个和尚尼姑现出肃穆之色,萧禹一旁也若有所思,目光饱含深意的看着武安福。

    几人都不语,口中默念这偈,久久一个老和尚才道:“贫僧洪边,多谢施主指点。以后自当勤拂拭,不惹尘。”

    武安福听了大笑,众人不解,十分诧异。武安福笑过之后道:“只不过略一试探,就知道几位的道行了。”

    “施主这是何意?”灵藏惊问。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这才是佛家正道,此中深意,大师们各自理会去吧。”武安福说完,不顾目瞪口呆的众僧,扬长而出。

    出了大兴善寺,心里的一口恶气方才放下,想想几个和尚尼姑被说的哑口无言的样子,武安福就感到好笑。不过出了寺门才想起马还扣押在静月庵呢,便恶狠狠的对看门的小和尚道:“回去告诉老尼姑灵月,明天把本大人的马送到晋王府去,如果不然,有她的好看。”

    小和尚唯唯诺诺的应着,武安福开怀大笑而去。

    自从到了大兴,一直忙于勾心斗角的争夺,一直没有什么闲情来看看这千古名城的雄伟和壮观。如今走在靖善坊中,感到春风扑面而来,武安福的心情也小爽了一下。走出几步,就见大兴善寺的对面也有一座恢弘的建筑,看着样子有点眼熟,凑近去看,大门的匾上赫然三个大字“玄都观”,原来是座道观。武安福不禁失笑,寺庙和道观一街之隔,相安无事,倒也好玩。

    信步继续前行,走了没多一会,感觉身上有点酸痛,想来是刚刚在板车上颠簸的,武安福最近一直忙碌,早先腿上的伤颇有些反复的趋势,天昏地转的也没顾的上调理,看来要把身体养养。武安福正这么想着,就看到前面一条街上好多人排成一条长龙,不知道在做什么。武安福一时好奇,走过去看热闹。

    数十人在一座民居前排成一列,井然有序,似乎在等着见什么人。武安福前后左右看了看,也没看出什么名堂,问一个大婶道:“大婶,你们这是在做什么啊?”

    那大婶鄙夷的道:“你是外乡人吧,我们这是在等着王神医看病呢。”

    武安福心想我的确是个外乡人,王神医的大名还真没听说过。想想自己的身体正好有点伤痛,不如也看看,想到后面去排队,刚转到队伍后面,就见这王神医的房舍对面也有一家医馆,门前一匾上写着“孙家医馆”。同样是医馆,这边寒酸的多了,门前却一个人都没有,跟王神医的那些客人比起来,冷清的让人尴尬。

    武安福奇怪的问队伍最末的人道:“这不也是医馆吗,怎么没有人去看病?”

    那人道:“那医生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谁敢去给他看?”

    武安福一听就明白了,中医这东西奇妙的很,病人要是看病,第一就看医生的岁数,如果是头发花白胡子老长,就认定是好医生。若是毛头小伙,病人心里就忐忑的紧,不敢信任。看来这个孙大夫坏就坏在年纪太轻。

    武安福倒不介意所谓的年纪。王神医这边人山人海的,要是轮到他,恐怕天都黑了。还是去这个孙大夫处随便看一看,实在不行,大不了不开药就是了。

    想到这里,武安福走进了寒酸的孙家医馆。

    推门而入,里面是个宽敞的厅,一张长桌上面堆了些书本,两旁有凳子,看来就是医生看病的地方,却不见人。

    武安福招呼道:“大夫在吗。我要看病。”

    就听里间有人应道:“这就来。”

    人随声至,一个年轻人,唇红齿白,也就比武安福稍大几岁的样子,掀开布帘子出来了。手上还拿着本书,一看到武安福就笑着道:“快请坐,快请坐。”

    武安福虽然不在乎医生的年岁,心里却也有点犯嘀咕,这位怎么看也不象大夫啊,至少你得有身大夫的打扮吧。不过既然来了,也不好意思转身就走,只得坐下。

    年轻大夫热情的泡了杯茶,武安福正好有点口渴,拿起来就喝,热茶入喉,感觉炽热中带着清凉,滑过咽喉,一阵舒爽。武安福奇道:“这茶……?”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小说_小说网_成人小说_中华999小说网(https://zhong999.com) 手机版:https://zhong999.com/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