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兵贼

正文 第一百一十章 万里江山是舞台    文 / 穿马甲的猪 更新时间: 2019-03-17 16:28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九九重阳佳节,若按古人的习俗,当登高望远,思念亲朋,我以文相赠,祝大家节日快乐。

    果然武安福道:“不过若是平白的让雄寨主把军粮拿走,只怕我回去以后要掉脑袋的,所以还请雄寨主让我有个交代。”

    “我方才说过,咱们不如打上一场,若是你赢了,我技不如人,没什么好说的,一应军粮财物,只要雄大寨主你拿的动,尽管都拿去好了,不过你若是输了……”

    “输了又待如何?”雄阔海道。

    “输了的话,就要归降于我!”武安福道。

    “哇哈哈哈,就凭你?好,我就和你打一场,让你输的心服口服。”雄阔海说罢,大棍一抡,虎虎生风,气势逼人。

    武安福微微一笑,跃下马来,花枪一抖,挽了个枪花道:“我武艺低微,咱们切磋几下就好,雄寨主可要棍下留情啊。”

    武安福说话一直客气非常,顺带溜须拍马,雄阔海对他倒颇有些好感,听他示弱,便道:“你放心,我不会和你个娃娃为难,不伤你性命就是了。”

    武安福道:“那就多谢寨主了。小子得罪了。”说罢手上一用力,枪杆乱抖,一枪刺了过去。

    王君廓在后面观战,心如火燎,他以为武安福是在拖延时间,等待后队军马来支援,不住的回头去看。心中暗想武安福实在托大,这雄阔海武艺高超力大非常,连自己都不是对手,他又如何抵挡得住?再说两军阵上,怎么能打赌如此荒谬,何况还没开打就请对方手下留情,这也太说不过去了。大老粗的王君廓实在不懂武安福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气鼓鼓的看着缠斗的两人,心道若是一会有危险,先冲上去救下人来再说。

    雄阔海初时并没有把武安福太当回事,他艺高人胆大,何况对手只是个二十岁不到的年轻人,哪入得了眼。不过几招过后,雄阔海也认真起来,眼前的对手年轻归年轻,手底下却颇有些功夫,一条花枪耍的变化莫测,好象一条两头怪蛇来回盘旋,寻找机会就咬出致命的一口。雄阔海不敢怠慢,水火棍“呼呼”做响,看准武安福的枪杆,一棍砸去,想把他的枪磕飞。武安福看到棍来,并不惊慌,迎棍而上,两件兵器将接未接之时,手腕上一抖,枪缨乱飞,枪尖乱点头,挽出一朵血红色的花来,恰好罩在棍上,枪若盘山虎,蜿蜒顺着水火棍,直钻雄阔海的右肋。这一招正是武安福当日见罗成使来对付来护儿的盘肠枪,专克各种长兵器,武安福见了之后,回去细心琢磨,练过几次,如今遇到雄阔海,第一次使来,果然杀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雄阔海不曾想到武安福的枪法竟然如此精妙,只觉得手上传来螺旋之力,几乎搅的水火棍脱手,好在他力气磅礴,口中喝了一声:“开!”双臂奋力,棍势一扬,武安福只觉得一阵大力荡来,心道不好,撤枪后退,慢了半步,枪杆被水火棍挑了一下,若不是白蜡枪杆卸出大半的力道,只怕当场就要兵器撒手。

    一招交过,两人都知道对方颇有能耐,雄阔海去了轻敌之心,武安福则暗暗叫苦。

    “娃娃,你倒有点能耐。”雄阔海道。

    “过奖了,雄寨主才是高手,小子一点末微枪法实在不值一提。”武安福道。

    “呵呵,你这娃娃倒也挺可爱,若你不是隋朝的将军,我欢迎你来金顶太行山坐一把交椅”雄阔海道。

    “多谢雄寨主看得起,不过着金顶太行山实在太小,我怕施展不开。”武安福道。

    “你说什么?巍巍太行,绵延千里,你竟然说施展不开,娃娃的口气未免太大了吧?”雄阔海道。

    “我本来以为雄寨主是个了不得的英雄,没想到也如此的鼠目寸光。”武安福叹气道。

    “你说什么?”雄阔海怒道。

    “真正的英雄,这万里河山都是舞台,好男儿志在四方,区区一个太行山,我还没放在眼里。”武安福豪气干云的道。

    “哼,你倒夸夸其谈,我看你有什么本领!”雄阔海说着,水火棍一扬,一招势大力沉的力劈华山打了过来。

    武安福撤了一步,一拦一挑,让过这一招,口中道:“若是我的本领真的比你强,你是否愿意跟随我驰骋这万里江山?”

    雄阔海大笑道:“若是你这娃娃能赢得了我,我这条命就归你了。若是赢不了我,看我不打你屁股。”说着又是一棍横扫而来,武安福不敢硬挡,又退一步,挥枪直刺雄阔海的手腕,雄阔海身经百战,有十几种方法可以避开,正待拧腰翻腕去拨开枪头,猛的见武安福下盘虚浮,防御空虚。雄阔海暗喜,拧腰发力,身子一闪让枪尖擦身而过,一棍撩向武安福小腹。

    武安福此刻一枪刺出,旧力使尽,新力未生,眼看就要中招,雄阔海想起答应不伤他的性命,手上便缓了一缓,只要打倒他便成,不料手上刚一慢,就见眼前一花,一道寒光扑面而来,他惊骇欲绝,一低头,寒光从脑袋上方掠过,削去一片头发。还没等清醒过来,两头蛇的枪尖已经顶在喉咙上。

    电光火石之间,形势急转直下,雄阔海被制住,他懊恼万分,把手中水火棍一丢,骂道:“老子阴沟里翻船,要杀要剐随便你吧。”

    雄阔海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败的,王君廓却看的清楚,心里惊叹武安福诡计多端。

    武安福先前诱使雄阔海答应不伤自己性命,并不是怕死,而是为了导演后面的一出好戏。武安福知道若论真实本领,实在有败无胜,唯有用计谋取胜。他方才的一刺只是为了掩住雄阔海的耳目,武安福算准雄阔海这种一言九鼎的好汉不会出尔反尔害了自己的性命,拼着受伤引诱他来攻击自己故意露出的小腹破绽。雄阔海略一迟疑就上了当,武安福早算准这一秒钟的时间差,倒转枪尖偷袭成功,这一下虽然是诡计,却也多亏了他枪法绝妙和白蜡枪杆的极佳弹性以及精确的算计,天下之间能如此使用花枪的,恐怕再无第二人。雄阔海何曾与这样机狡的人交手过,输的倒也不冤。

    “我为什么要杀你,你是个英雄,不该死在这种地方。”武安福收回了枪,“何况我是靠诡计胜你,不然以你的本领,我确实不是对手。”

    雄阔海呆呆的望着武安福,长叹一声道:“没想到你个娃娃竟然也有这样的气魄。”

    武安福道:“气魄不敢当,只希望在这世上做些大事。以雄寨主这样的本领,难道就甘心一辈子在金顶太行山做个山贼吗?”

    雄阔海道:“你有所不知,我本也是军户,只可惜三年前打死了克扣军饷的将官,这才亡命江湖。”

    武安福看他口气略有遗憾,心知他内心已经松动,忙道:“这不过是件小事。这次我奉命讨伐反贼杨谅和伍云召,正需要寨主这样的好汉。不如你带罪立功,我必然在皇上面前保举你。”

    雄阔海哈哈一笑道:“功名富贵在我如浮云一般,早已不去想他。不过我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既然输给了你,以后就听你驱使,只要你让我这些弟兄吃饱饭就好。”说着他一指背后数百山贼。

    “他们都是附近村子的贫民,这两年收成不好,县城的狗官逼税太甚,他们也是为了一口饭才落草的,都是苦命人。”

    武安福心道原来雄阔海粗犷豪迈的外表下竟然还有这样悲天悯人之心,心下自然敬佩,高声道:“各位兄弟,雄寨主已经答允归顺我军,各位如果愿意,我保证将来有我武安福的干饭吃,就不会让各位喝粥。你们可愿意继续追随雄寨主吗?”

    那些山贼本来见雄阔海败阵,还想拼命,此刻见形势一变,不但不用拼命,将来还有糊口的出路,自然不会拒绝,当下一起欢呼起来。

    等到李靖和孙思邈带着后队匆忙赶到时,惊奇的发现一个粗猛大汉正和武安福王君廓余双仁亲切的谈笑,而几百个衣衫褴褛的山贼也和隋兵夹杂在一起,散坐在山丘之间吹牛侃山。

    看着谈笑风生的武安福,李靖头一次觉得这个他眼中的“木偶”有着深不可测的一面。

    我能控制的了他吗?看着武安福一脸笑容的拉着那大汉迎过来要给双方介绍,李靖这么问着自己。

    武安福得了雄阔海这个超级强援,欢喜的简直没边了,全军进发到金顶太行山寨下,大队人马在山下驻扎,只带了几名大将上了山寨,李靖本想劝他小心谨慎些,武安福一笑道:“若是雄阔海这样的好汉也不值得信任,那这世界还有什么可留恋的,死了算了。”

    李靖苦笑着,到底没敢跟上山去,独自在山下带着几百精兵守侯了一夜。武安福王君廓余双仁孙思邈众人在山上和雄阔海开怀畅饮,把酒言欢。武安福态度恭谦,知道雄阔海年纪最大,一定要认雄阔海为大哥,开口闭口“大哥”的叫着,王君廓等人便也跟着叫起来,听得雄阔海颇为高兴。这一夜众人尽兴不提。

    第二日一早,众人放了一把大火把山寨烧了,从此金顶太行山的寨主雄阔海成了武安福奉若兄长的大将。

    “此去潞州,还有三百多里,只怕还要两天。”李靖拿起地图研究道。

    雄阔海一呲牙道:“武大人,让我做先锋吧,管他什么赵子开伍云召,我一棍一个都打成肉酱。”

    雄阔海王君廓两员猛将,带领两千骑兵,决尘而去,武安福望了望头顶不再恶毒的太阳,心情从来没有过的舒畅。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小说_小说网_成人小说_中华999小说网(https://zhong999.com) 手机版:https://zhong999.com/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