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兵贼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三章 兄弟相残 上行下效    文 / 穿马甲的猪 更新时间: 2019-03-17 16:29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无话可说

    不得不说裴矩和萧禹的确是万中无一的人才,杨广交代半个月完成的任务,他们只用了三天就写出了详细的奏折。其中涵盖考试科目,场地,时间,方法,制度,选拔方式,任用方式等各个方面,比起武安福那粗糙的想法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武安福和三省六部的大员们聚在一起,听完了裴矩的叙述,不禁暗暗称赞两人的能耐,心说这裴大哥的确有几把刷子,日后请他做个宰相,倒也不赖。

    六部大臣哪有一个傻瓜,这民部尚书骁果统领禁卫将军提出来的想法,尚书令跟着起草的奏折,据说皇上也龙颜大悦,他们若是还出言反对,那到底是靠什么混到这么高的位置呢?所以在友好的气氛下,这份奏折被装进锦盒,即刻送进宫去了。

    武安福完成了骁果营的交接,负责防卫大兴和皇城安全的两万精锐骁果是大隋朝最精华的力量,分为左右两军十营。左军统领高士达,右军统领高士魁。雄阔海,孙成,燕翼,叶竹君四人被武安福安插为营官,燕云十八骑的其他人都被安插为副营官,混迹在各营之中。余双仁也被补了个闲职,发了一块日夜畅通无阻的通行腰牌,方便他带领六道打探情报。孙思邈被安排到裴矩的民部专司太医院,也算对口。好不容易忙完这一摊子事,武安福终于有空来处理下李漩和陈月香的问题了。

    据余双仁说李漩是在武安福回京城前五天离开京城,雇了辆大车说是回北平去的。武安福算算日子,她也该到了,就派余双仁带上六道的精英日夜兼程赶往北平。他自己都不知道找到李漩之后要怎么办,只是写了封信,上面说若是李漩愿意,可以给她在北平或者京城任意找个地方居住,直到履行承诺除掉宇文化及家族为止。无论李漩是否答应,武安福知道自己尽力了,既然已经问心无愧,那么未来究竟走向何处,就不在他的控制之中了。当然,除了儿女情长,武安福也没忘记秦琼,他手书一封给父亲伍奎,请他不惜一切代价,务必给秦琼脱罪。他知道秦琼为人孝顺,若是想真正收服他的心,光为他脱罪不行,还要做的仁至义尽才行,便又给秦琼写了封信,嘱咐他可以先回山东孝敬母亲,也可以来京城,自己会在骁果营中为他安排官职。再命六道精英快马送千两白银去山东,给秦家修盖房屋。至于北平府的人马就由赵勇训练,谢映登那里的钱粮依旧由史大奈吴宇林供应。一切安置妥当,武安福才松了口气。

    安排好余双仁去寻李漩,秦琼和北平府那边的事情也安置好了。武安福想去找陈月香,才发现余双仁一走,少了他这个机灵的谍报首领,六道一时周转不起来,这才想起候君集来,也不知道劳家的情形如何了。他回来之后一直也没跟来护儿打听,此时想了起来,索性带上雄阔海和叶竹君,三人径直往劳府去了。

    还没到劳家的醉园,远远的就听见哀伤的音乐传来,武安福一愣,问雄阔海道:“这是什么声音。”

    雄阔海道:“这是家里死了人。”

    武安福心里一惊,纵马疾行,穿过一条街,来到醉园门口,远远就见大门口被白色的布帛装点着,一排白色灯笼沿着墙根点了一溜,扎好的纸人纸马摆满门口,满地都是纸钱。武安福不知出了什么事,连忙下马,正想找个人问,只见一人从门里出来道:“武大人,你可算好了。”

    武安福一看,不是别人,正是候君集,他脸上不见忧色,顿时心中一宽道:“候兄弟,这是怎么回事,吓我一跳。”

    “老爷去世了。”候君集凑到武安福的耳朵边小声道。

    武安福可不会为一个从来没见过的人悲伤,立刻道:“二公子和大公子谁继承家主?”

    “还没定呢,这几日都在扯皮。不过二公子的势头不太好。”候君集道。

    “既然我回来了,我倒要看看他劳劲光还能蹦几天。”武安福“哼”了一声,“领我进府,我要拜灵。”

    武安福跟着候君集,雄赳赳气昂昂的走进劳府,厅堂上有几十个和尚道士,分坐两排,在喧闹的吹吹打打声中吟颂着各种经文。厅堂中央,摆着副华贵的棺材,黑黝黝的,让人心里一沉。两个“大孝子”正心怀鬼胎的跪在厅堂两边,一见有人进来,仔细大量,顿时有喜有忧。

    “武大人!”劳劲明这两天被劳劲光步步进逼,势头非常不好。他几次去找来护儿,也没得到什么有力的。此刻见到武安福,恐怕亲爹复活,他也不会乐成这样。

    “节哀啊。”武安福装出沉痛的表情来。那边劳劲光寒着脸过来拜见道:“参见武大人。”

    武安福早把他当成眼中钉,自然不会客气,冷冷的道:“劳大少爷气色不错啊?”

    劳劲光脸色一变,谄笑道:“这几天我爹去世,悲痛难当,瘦了好多,哪里有什么好气色。大人取笑。”

    “取笑?你爹尸骨停在这里,我有心跟你取笑吗?”武安福一沉脸道。

    “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劳劲光知道武安福是劳劲明的靠山,前几日劳永隆暴毙,他本想趁着武安福不在京城,劳劲明拉不上其他大臣的关系的机会把弟弟排挤出去,独霸家业。没料到还没等成功,武安福竟然来了,还一上来就发难,丝毫不给他面子。劳劲光憋着口气道:“不知道哪里怠慢了大人,还请恕罪则个。”

    “怠慢我倒无所谓,我这次来是问大公子个事情,交代清楚了,我自然不会为难你,如果交代不清楚,恐怕就没那么容易罢休了。”武安福铁了心要把事情闹大,大刺刺的往厅上一坐。众和尚道士家属奴仆都看出他纯粹是来找茬,停住念经哭泣,闪到一边。

    “大人想知道什么?”劳劲光气的浑身直抖,又不敢发作。他就算富甲天下,不过是个布衣,和国家政权对抗,只怕会落个死无葬身之地,这点他是清楚的。

    “你把高颖藏到哪里去了?”武安福轻描淡写几个字,立刻把劳劲光送上万劫不复的位置。果然劳劲光脸色惨白,惊道;“大人何出此言?”

    “你和高颖来往密切,难道以为我不知道吗?皇上还是晋王的时候,你派去王府行刺的那三个刺客难道忘了吗?”武安福语气严厉,说到最后使劲在桌子上一拍。劳劲光心胆俱裂,本以为随着高颖逃亡而无人知道的秘密被武安福说出来,一时间脑中纷乱,无法分辨,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哭号道:“大人,我真不知道高颖在哪啊。”

    “你身为他的同党,阴谋反对皇上,意图造反,难道还不承认吗?”武安福喝道。

    “我没有,我没有。”劳劲光抵赖道。劳劲明看形势变得对自己有利,忙道:“大人,他阴谋造反,我们劳家可是一点都不知情,与府上众人没有干系。”

    “是啊是啊。”劳家的仆从大多见风使舵,这几日依附劳劲光的多如牛毛,此刻见他被官府追究,怕跟着一起遭殃,纷纷撇清自己的关系,那言语中的意思,却是默认了劳劲光有私通高颖的事情。

    劳劲光急道:“你们陷害我!”

    “大胆,这么多人做证,你还要抵赖不成?”武安福道,“来人,把他拿下。”

    雄阔海闻言一步蹿过去,喝道:“还不束手就擒。”刚要去拿他,劳劲光背后一人道:“休要伤我主公。“说着也不知道从哪里抽出一把钢刀来,一刀劈过来,雄阔海手无寸铁,向后一闪。劳劲光趁机蹦起道:“咱们走。”

    “哪里走!”没等劳劲光和那人动弹,叶竹君袖子一抖,从不离身的小弓早就搭上了箭,刷的一箭射向那持刀男子面门,那男子听见风声,挥刀去挡。哎呀一声,被小箭射中手腕,钢刀当啷一声落在地上。雄阔海见他没了兵刃,一个箭步冲过去,一拳打在他的面门,只见血光崩出,他惨叫倒地。雄阔海还不解气,道:“胆敢偷袭我,不劈了你,你不知道爷爷的厉害。”说着拽住他的两腿,一脚蹬在他的小腹上,两臂用力,喀嚓一声,生生把这人劈成了两半。肝肠五脏淅沥哗啦流了一地。劳劲光看到这一幕,哪里还能走动半步,颓缩在地,吓的傻了。

    武安福看情势被控制住,雄阔海一劈死人,厅堂上大乱起来,他冲叶竹君使个眼色,朝劳劲光一努嘴,叶竹君会意,手里小弓弓弦一响,劳劲光脑上中了一箭,惨叫声还没发出来,雄阔海上前一步,一脚踹在箭上,那箭整个被踹进脑中,劳劲光一声未吭,当场毙命。

    “劳劲光勾结反贼,意图谋反,还敢持刀反抗,被我击毙,所有人等,全都安静,否则当做叛贼,一刀一个。”武安福大吼道。

    乱哄哄的厅堂顿时安静下来,武安福用他那让人胆寒的眼神扫了一遍道:“我看在座没有人象叛贼了……不过也不一定。”

    “大人,小人敢用性命担保,这里都是良民,所有叛逆事情,都是劳劲光一人所为,与合府上下老小没有关系。”劳劲明识相的过来道。

    “自然自然,和我们没有关系。”早被吓呆的劳府众人道。劳劲光已经死了,又被宣布为反贼,只有傻瓜才会继续保他。

    “既然这样,我就请刑部来人,把他的尸体拖出去曝晒三天,已警效尤。你们劳家管教不严,也要有所处置。”武安福道。

    劳劲明眯着眼睛,掩饰不住笑容,却非要装出父丧兄亡的悲伤,脸孔扭曲着道:“听凭大人处置。”

    地下王朝:一条乌金飞龙和江风横行异界的故事

    银色王朝:背行的星光

    妖神物语:纯洁小狼带你走一个妖怪的世界

    审判:废渣网游,N烂N扑

    我自寻我道:各位编编一致推荐

    网游之妖城:最荒唐淫荡变态的书

    网游之山海屠神:山海经中最华丽的猪出现!

    战魔狂诗曲:请前去扔鸡蛋,鲜花,作者感激不尽!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小说_小说网_成人小说_中华999小说网(https://zhong999.com) 手机版:https://zhong999.com/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