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兵贼

正文 第一百六十章 皇杠案    文 / 穿马甲的猪 更新时间: 2019-03-17 16:29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明天小年,提前提醒大家要记得吃饺子啊。新书“天骄”,存稿五十万,年后发布,敬请期待。

    “七弟?”为首那人一见武安福大吃一惊。不是旁人,正是为了王伯当怒杀宇文成虎一事而逃出京城的李密。武安福快走几步到了近前,一手握住李密,一手握住王伯当道:“大哥,王三哥,你们怎么到这里来了?”

    接了李密三人,众人回到厅上,重开宴席,单雄信道:“李密大哥,这位是?”他指向和李密一起来的一直微笑着的年轻人。

    李密笑道:“这一位是我新结识的小兄弟,名叫徐世绩,乃是文武双全不可多得的人才。”他说着,把席上众人一一介绍给徐世绩。武安福听着这名字十分耳熟,想了半天,猛的醒起这人莫不就是徐茂公吗?看他年纪轻轻,英武非凡,哪有半点评书里所说的仙风道骨的牛鼻子模样。

    看到人才,尤其是在别人手底下效力的人才,武安福就抓心挠肝一般,他反正已经计算过李密一次,不差再撬他墙角了。当下心里打起徐世绩的主意来,眼睛不时往他身上招呼,徐世绩也就二十一二岁,英俊潇洒,面白如玉,若是放到一前几百年后,武安福这种目光只怕会被人误会有“兔儿爷”的癖好也说不定。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气氛重又热烈活泛起来。武安福想知道李密这段时间都去了哪里,有没有什么造反的打算,便坐到他身边,敬了他一杯酒道:“大哥,你的家眷我未能保住,实在是对不起你。”

    “这也是天命啊。”李密叹了口气道,“老二前几日给我来了封信,说他已经托人照顾了。”

    武安福这才知道李密和杨玄感还有联系,想必上次自己怂恿杨玄感让杨广败家的话使他开了窍,日后杨玄感和李密一内一外,只怕会让杨广焦头烂额吧。

    “有二哥帮忙就好,对了大哥,你有什么打算吗?”武安福道。

    “如今风声很紧,我和王伯当一直东躲西藏,也没什么好去处。”李密叹道,“前几日想去山东投奔一个故交,路上正好遇到徐小兄弟,一见如故,他说如今山东境内乱成一团,到处都是官差,盘查的很严。我便原路返回,路过此地正好来拜访单二员外。”

    “哦?山东怎么了?”武安福一时不知山东为何混乱起来。

    “还不是皇杠的事情。”单雄信一边恨恨的道,“要是被我知道是哪个天杀的抢了皇杠,一定饶不了他。”

    武安福顿时明白过来,看来是杨林丢了皇杠之后在山东境内大肆搜捕,才闹得人心惶惶。

    “单二哥,你身为绿林总瓢把子,难道不知道是谁干的?”徐世绩奇道。

    “小兄弟你有所不知,这杨林的皇杠我的确想劫,本来已经在山西和山东交界处埋伏了五百人马,就等着皇杠路过,下手抢夺。没想到皇杠还没出山东,就在长叶林小孤山被劫,实在气煞我也。”单雄信越说越来气,狠狠灌了一大口酒。

    “单二哥,你看此事会是何人所为呢?”武安福故意问道。

    “这长叶林本是东路尤俊达的地盘,我猜是他做的。可是年初的时候他已经通过各路绿林金盆洗手了,若是违背誓言,可要受三刀六洞的处罚。这样一看,恐怕又不是他做的。”单雄信也没有头绪。

    “我听人说这劫皇杠的人自称程达尤金。占了尤俊达名字里的两个字,这事他恐怕脱不了干系。”徐世绩道。

    单雄信笑道:“小兄弟,你可曾听说劫道的有自己报上名的吗?就因为这伙人报了这名字,我才怀疑是有人要嫁祸给尤俊达。我看此事必有蹊跷,正好九月初九是秦二哥母亲的六十大寿,我打算去一趟山东,明察暗访,看看是谁的胆子这么大,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武安福心想你这番分析倒也不错,可是这事是个虎头虎脑的家伙做的,你用常理哪分析的出来。

    “秦二哥母亲大寿,我们也要去。”一旁宋明亮嚷嚷道。齐国远李如辉也跟着起哄,单雄信笑道:“咱们当然都去,好好给秦二哥捧场。对了武兄弟,李密大哥你们去不去?”

    武安福忙道:“我和我的十来位兄弟到时候必定到场。”

    李密道:“我还要去河西一趟,恐怕日期有冲突。”

    单雄信道:“那岂不可惜,到时候英雄聚会,一定热闹。”

    徐世绩道:“我多闻秦二哥的名头,到时候若有空闲,一定前去祝贺。”武安福听他要和李密分开,心里暗自开心,对把他招揽到自己手下,更有信心。

    众人又说了一会,聊到高兴处,大酒大肉吃喝起来,最后都喝的大醉,回去休息了。单雄信派个庄丁去城中给苏凝云他们送了封信,请他们不必担心。武安福四人就在二贤庄休息了一夜。

    第二日单雄信早早的派了庄丁前去城中客栈,把留在客栈的一行人都接到庄里,非要武安福多呆几天不可。武安福也不赶时间,又想和他好好交往,欣然答允,一连三四天,每日饮酒吃喝,谈论朝野的奇闻趣事,很是长见识。到了第五天头上,李密要去河西访友,单雄信挽留不住,包了一百两银子做盘缠,武安福也送上二百两银子,依依不舍的送别李密三人,临走之时徐世绩问清秦琼的住址,和众人约定三月后山东济南见。

    送走了李密等人,武安福看看日子已经六月二十二,离开京城也有二十几天了,算算日期也差不多了,于是叫来候君集和尚怀忠,如此这般的叮嘱一番,两人便换上便装,进城去了。

    日暮时分,武安福正和单雄信在庄后的果园里一边喝酒一边吃着果子欣赏落日,候尚二人回来了。

    “有什么消息吗?”武安福看他们两人脸上满是兴奋的神情,知道事情差不多了,急切的问道。

    候君集瞄了一旁的单雄信一眼,没有做声。武安福忙道:“单二哥是我过命的朋友,不用瞒着。”

    候君集这才道:“咱们的马报六月六到的东都,六月初七来将军把奏折呈给皇上。皇上果然如你所料,十分高兴,立刻派人回大兴,传令请西域各国使节前往东都游玩,还指名太子相陪。六月十四皇上的旨意到了大兴,西域各国使节十分高兴。太子似乎不太想去,却不敢忤逆皇上的旨意,六月十九队伍出了大兴,如今正在路上。”

    武安福听了,抚掌笑道:“好你个杨昭,你免了我的官,我叫你拿命来赔。”

    单雄信不知所以,奇怪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武安福便把和太子交恶之事简略一说,又说他猜到杨广为了显示国威,接到了奏折一定会让西域使节去东都,而太子也一定会被命作陪。以他的虚弱身体,只怕不到东都就得一命呜呼。

    单雄信听了大喜道:“我听说杨广只这个儿子大一些,其他两个都是娃娃,若是太子死了,只怕朝廷里会乱上一阵。”

    武安福一笑道:“若是乱了,单二哥你想做什么?”

    单雄信嘿嘿一乐道:“我常听说这天下是有德者居之,杨广夺位的事情民间早就传开了,弑父杀兄,屠嫂鸠弟,这哪是人君所为,所以我自从半年前就暗中积蓄力量打算找个时机推翻这大隋的江山。兄弟你觉得能行吗?”

    单雄信说起这大逆不道的造反言论如同吃个果子一样的轻描淡写,幸亏武安福也不是普通人,也一样轻松的道:“单二哥在山东山西两地人脉广泛,交游广阔,若是这天下真的起了乱事,只要单二哥你登高一呼,天下英雄一定群起响应。到时候大事可成。”

    单雄信道:“兄弟,那你可有这意思?”

    武安福听了叹息一声道:“单二哥笑话我,你也不是不知道杨勇杨秀都是我杀的。虽然是杨广的命令,可是天下人对我也十分讨厌,二哥要是不怕被天下人唾骂,我自然愿意辅佐二哥你的大业。”

    单雄信一听心想我怎么忘了这茬,只记得他是秦琼的好朋友,忘记了他之前是杨广的得力亲信,干了不少坏事。虽然身不由己,名声却是臭了。这样一想,他倒也不提让武安福帮忙的事情了。

    “不过二哥你若想成事,可有个大隐患啊。”武安福知道用借口打消了单雄信拉拢自己的念头,顺口说道。

    “什么隐患?”单雄信一愣。

    “二哥你想这是什么地界?”武安福提醒道。

    “这是山西潞州天堂县啊。”单雄信道。

    “这山西是谁人管理的啊?山西留守李渊的二儿子李世民和我有八拜之交,虽然如今不常联系,我也知道李家镇守太原,兵多将广,尤其李家三个儿子都是一时人杰,二哥你想在山西起事,只怕李家是你最大的绊脚石啊。”武安福挑拨道。

    “兄弟,你不提李家还好,一提李家我就生气。”单雄信脸色通红,倒跟头发一样颜色了,“我和李家有不共戴天的仇恨,就算他们不碍我的事,我迟早也要杀了李渊报仇啊!”

    兵贼群号:30987607,欢迎加入。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小说_小说网_成人小说_中华999小说网(https://zhong999.com) 手机版:https://zhong999.com/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