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兵贼

正文 第一百七十章 力拔山河的傻小子    文 / 穿马甲的猪 更新时间: 2019-03-17 16:29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国家有难,有能力的朋友希望能够为灾区的同胞尽一分力量。17K的首页就有捐款的办法,最简单的就是发短信,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一转眼,武安福已经在杨林的军营了呆了半个月了。他早把客栈里等得焦急的众人都以亲兵的名义带到军中,而给杨林的那一大车北平的特产,也让老爷子感受到他的孝顺。在杨林面前,武安福实在是乖巧不过,而在嫉妒张紫嫣许配给他的各家太保兄弟面前,武安福也是一副大方慷慨的模样,每日请各家太保吃香的喝辣的,还常有礼物出手,慢慢的各家太保都知道他豪爽大度,又得杨林宠爱,都对武安福亲热起来。至于张紫嫣和武安福若即若离,虽说被杨林定了名分,两人却也如平常兄妹一样,没什么逾越的事情。

    眼看九月就要到了,武安福想起秦母的寿辰,估计各路英雄也都在路上了,心中就痒痒,一面派人在济南府的各门注意着各路英雄的动静,一面琢磨着如何利用这个机会把所有的英雄好汉都招揽的自己的麾下。

    杨林大病初愈,倒也不急去见杨广,军中一时无事,这日武安福实在无聊,跟杨林告了个假,带着李靖雄阔海孙成孙思邈四人,五匹马顺着官道向济南府慢慢行去。八月末的济南正是一年最舒服的时节,天气不凉不热,风和日丽,一派怡人的景象。几人边走便看,倒也自得其乐。走了一会,来到一个岔口,武安福向一条小路望去,只见一座郁郁的青山耸立在小路的尽头,他反正无事,对众人道:“我看那座山十分清幽,不如过去看看。”

    众人近来也都无聊的紧,一听要去游山,都很有兴致,五匹马撒开丫子向山脚下奔去。跑了不到半个时辰,五人来到了山脚下。只见一条小溪绕山而过,水流潺潺,山色苍苍,颇有诗情画意。武安福再向远处看去,绿树掩映处,有个庄园,庄园旁又有一大片农田,一大片草场,草场上有十来头牛在放养着。武安福道:“这里山清水秀,若是老了,把那处庄园买下来养老,一定不赖。”

    李靖笑道:“少帅,你难道有解甲归田的意思?”

    武安福嘿嘿一笑没有回答,坐下的汗血小马年纪幼小,嘴馋的厉害,闻到青草的香气,嗤溜溜哨了一声,小碎步的往草场去了。武安福也不管它,任它跑过去。众人也都跟了过来,溜到草场边上,任马匹贪婪的嚼的青草。

    那草场上放着十几头牛,一个人躺在一边树下,脑袋上罩个草帽,睡的正香。武安福看这一片祥和的景色,心里舒坦不少。汗血小马吃了一会,也饱了,武安福刚要勒马去游山,就听草场里闹腾起来,抬头一看,原来是两头公牛顶起犄角来了。

    众人一看公牛打架,都不走了,留下来看个热闹。两只公牛体格壮健,也不知道是为了争夺母牛还是为了夺取牛群的领导权,四只犄角顶在一起,牛眼通红,看来不分出个胜负是不肯罢休。这一闹腾,那树下睡觉的牛童被惊醒了,只见他把草帽一摘,看了一眼,跳将起来,闷雷似的吼了一嗓子道:“老黄,老黑,你们又打架,我是没揍够你们吗?”

    这一下声音大的跟打雷一样,武安福失笑道:“雄大哥,这人的嗓子跟你一般啊。”

    李靖也笑道:“何止嗓子,连模样也差不多呢。”

    那牛童穿的破布衣裳,头发和胡子十分茂密,也不整理,跟乱草一样的疯长着,看不出年纪。他一跳起来,个子倒是很高,露出的胳膊和腿都粗壮的很,看起来颇有几分力气。只见他黑铁塔一样的身子灵活的跑进草场,几个大步来到两只牛前,一手抓住一只牛的犄角,口里骂道:“你们两个给我分开。”

    众人一旁看着,心道这人莫不是失心疯了吗,那牛得有多大的力气,何况是正斗的红眼的两只牛,想把两牛分开,简直是玩笑。除了武安福眯起眼睛,想起什么事情来似的,其他四人都惊呼一声,怕两牛把牛童伤到。可那牛童的举动大出众人的意料。他掰住两只牛,往两旁一用力,那两只力有千斤的斗牛竟然就被他给分开了。这还不算,牛童一瞪豹眼喝道:“老黄,我叫你不老实!”说着一手抓住黄牛的牛角,一手在它肚子底下一托,竟然把黄牛给举了起来,在空中转了一圈,喊了声“滚蛋!”,砰的把黄牛给丢出一丈多远。丢了黄牛,他又如法炮制,把黑牛也给丢了出去,两牛被摔的七昏八素,再也不敢打架了。

    “这人得有多大的力气啊?”孙成傻眼了,问孙思邈。孙思邈也不敢相信的看着牛童,哪能回答孙成的问题。

    “雄大哥,你能象他那样吗?”李靖饶是走遍天下,见多识广,却哪里见识过这种神力,舔这嘴唇问雄阔海道。

    雄阔海把脑袋摇的跟波浪鼓似的:“这人力气太大,我可比不了他。”

    武安福呵呵一笑,不顾众人的惊讶,跳下马来,径直走进草场。

    “哎,你是谁啊?”那牛童收拾了两牛,也出了一身的汗,刚要回去休息,见过来几个人。他生性憨厚,说起话来也不客气。

    “我是路过这里的客人,想讨口水喝。”武安福不顾一边就有溪水的事实,胡说道。

    “喝水啊,那不就是吗。”牛童笑着指指溪水道,”我这脑筋不灵,原来你也不灵啊。”

    武安福也不以为忤,也不去喝水,道:“我这脑袋小时候受了凉,不怎么好使。”

    “你还真是可怜啊。“牛童信以为真,“那你就想喝水吗?你饿不饿,我这里有几块干粮,你吃点?”牛童倒很好心,从怀里摸出几个又干又硬的黑馍馍来。

    武安福道:“好啊,我正好饿了。”说着伸手去接。牛童犹豫了一下道:“我也饿了,给我留几个。”

    武安福看他憨态可掬,忍住乐道:“我这里也有点干粮,咱们一起吃吧。”说着回头示意,孙思邈忙从马上的布袋里拿出随身携带的干粮,有炊饼和牛肉干。

    牛童看了武安福的吃的,抓过一块牛肉干,放在嘴里一嚼,大喜道:“这东西好吃。”他说着把手里的黑馍馍往武安福的手里一塞,狼吞虎咽的吃起来。不一会就风卷残云一样把孙思邈带的干粮吃的一干二净,吃完了,他一拍肚子,嘟囔道:“吃个半饱。”

    孙思邈一乍舌:“这些干粮够我吃半个月了,他居然只是个半饱,这是什么肚量啊。”

    牛童嘎巴嘎巴嘴,这才看到武安福,唉呦叫了一声,不好意思的道:“我把东西都吃了,没给你留。”

    武安福笑道:“我看你吃,就不饿了。”

    牛童笑道:“你这人倒有意思,我吃你怎么还饱了,我还没吃饱呢。”

    武安福道:“你若想吃饱,不如跟我去济南府,我请你下馆子,包你吃饱。”

    牛童一撇嘴道:“拉到吧,我长这么大还没吃过一顿饱饭呢。”

    李靖等人心想不吃饱饭就这么大的力气,要是吃饱了,那还了得。武安福听了道:“兄弟,我看你力气倒挺大,我还缺个看家护院的,你要是来我家干活,我包你每天吃饱饭,一个月还有一两银子的工钱。”

    牛童一听乐了:“真的?真有饱饭?只要管饱饭,不给钱也行。”

    “那你跟我走吗?”武安福道。

    “走,干吗不走。谁给我吃饱饭,我就跟谁走。”牛童说着,也不管牛了,就要跟武安福走。武安福忙道:“不能就这么走了,你是那家的人吧?咱们得跟你家主人打个招呼。”

    牛童一挠头:“那就快去啊,我还着急吃饭呢。”

    李靖等人听了,心说这个人半疯半傻,虽然力气大,可是好像没什么用啊,不知道少帅是怎么想的。

    武安福几人和牛童一起往庄园走去,牛童边走边问:“我说你是干吗的?”

    “你看我象干吗的?”武安福问。

    牛童瞧瞧几人,指这孙思邈道:“你们我看不出来,这个象是算卦的。”

    武安福笑道:“你猜错了,他不是算卦的,我才是。”

    “你是?我不信。”牛童晃着脑袋道。

    “我真是算卦的,比方说,我能算出你的名字来。”武安福道。

    “你就吹吧。”牛童不信,“你要是能算出我叫啥,我就……”

    “你就怎么样?”武安福道。

    “我就……”牛童实在说不上来。

    “这样吧,我要是算出你的名字来,你以后就都得听我的,你叫我哥,我叫你兄弟,我爹就是你爹,我妈就是你妈,我管你吃管你喝还给你钱花。”武安福道。

    牛童一琢磨:“好像我不吃亏啊,那行啊,那你算算我叫什么?”

    武安福装神弄鬼的摆弄几下手指头,道:“我知道了,你姓罗对不?”

    牛童瞪大眼睛:“啊!你真是算卦的啊?那我叫什么?”

    武安福又摆弄几下:“你叫做罗士信对不对?”

    “哎呀,你真是个活神仙啊,哥,以后你就是我哥了,你得管我吃饱饭啊。”牛童罗士信一点都不傻,知道把饭辙紧紧抓住。

    李靖几人看得目瞪口呆:少帅什么时候会算卦的本领了,还这么神?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小说_小说网_成人小说_中华999小说网(https://zhong999.com) 手机版:https://zhong999.com/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