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兵贼

第一百七十三章 千古一福将    文 / 穿马甲的猪 更新时间: 2019-03-17 16:30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猪的vip书友群,群号:19369165,欢迎的vip书友加入。

    ***************************

    就见门口这两位,前边一个是个白净的汉子,三十来岁上下,肿眼泡,尖下巴,两撇八字胡,穿着对花宽敞员外襟,一身白袍子,骑着个白马,看起来象个有身份的人。另外一个长的就有点离谱了,就见这位三十郎当岁,大圆脑袋,顶着个大锛儿头,茂密的红头发,斜扎个鹦鹉绿头巾,脸大的跟脸盆似的,一对眨巴来眨巴去的环眼都要搭拉出眼眶外头了,方鼻大口,咧腮颚,大嘴岔子,连鬓络腮的红钢髯,蒲扇耳朵,靛脸朱眉,实在是威风凛凛。可再看他身穿的一身鹦哥绿的袍子,上面还绣着只大狗熊,底下穿着条红绸裤,叫人怎么看怎么不顺眼。这人长的古怪,马也古怪,是只杂花的大肚子马,武安福见了他这一出,就好像看到一只大绿蛤蟆骑着个大蝈蝈,实在滑稽之极。

    “两位是秦二哥的朋友吗?”武安福明知故问道。

    那白净汉子跳下马来,上前一拱手道:“在下尤俊达,这位是程咬金,是秦二哥的朋友,刚去拜见过老太太,二哥叫我们来贾柳楼等候。”

    “原来是尤哥哥和程哥哥,兄弟我叫武安福,秦二哥叫我在这接待各位哥哥,快请进去吧。”武安福道。

    程咬金下了马来,走到武安福面前笑道:“小兄弟,你今年多大了?”

    武安福道:“程大哥,我今年虚岁二十一了。”

    “啧啧,老尤,你瞧见没有,如今的年轻人可不得了,我二十一的时候还他妈的在海边扛私盐呢。”程咬金道。

    “哥哥取笑了。”武安福知道程咬金秉性不坏,不过却有肚子坏水,一不小心就得被他装里头,对他还是客气点好。

    “老尤老尤,这里有收礼的,快把咱们的贺礼拿出来。”程咬金拍了下武安福的肩膀,表示亲切,信步走进楼里,一看见魏征面前的大红纸,就大惊小怪的叫起来。魏征一抬头,见了这位的模样,心想这人的脑袋是怎么长的啊,能长成这样也算是能耐了。就冲他这个模样,跑不出响马那群人里去,他要是去劫道,喊一嗓子准能吓跑一帮人,都省下动手的工夫了。

    尤俊达的马鞍上挂着个半人高的大匣子,他取了下来捧进楼中。魏征打开一看,是尊玉菩萨。做工精美,玉质细腻,乃是极品,价值连城,贵重无比。魏征一见,大为惊讶,忙道:“这礼物太过贵重了,恐怕秦兄弟不收啊。”

    程咬金一瞪眼睛:“哪有嫌礼物太贵重的道理。”

    魏征忙道:“程兄弟,你有所不知,我来之前,秦兄弟特意叮嘱我不叫各家兄弟送太过贵重的东西。秦兄弟就想借这个机会和大家伙聚一聚,礼物什么的,有心就行。”

    程咬金不耐烦的道:“别人送什么我不管,我可得送好的。老太太从小看我长大,秦二哥和我从小一起玩,我和别的人不一样。”

    魏征看他油盐不进的泼皮模样,知道劝说不了,只好把帐记上,至于玉菩萨就叫伙计小心的送到后院房中妥善安置,以免损坏。

    武安福引领着程尤二人上了楼,程咬金性格开朗,一上来就大家搭讪,武安福对李靖等人使个眼色,意思叫他们好好照应。李靖等人会意,都热情的招呼上来。有了程咬金,楼上可就搅和开了,一会他忽悠着雄阔海和自己掰手腕;一会和李靖拽两句歪诗――其实都是些顺口溜;又或者和王君廓金甲他们猜果子赢银子;再不就是说上几句俏皮话,哄的大家哄堂大笑;他一个人就把气氛给活跃起来了。一来二去,大家对程咬金的爽朗性格都十分喜爱,一时嘻嘻哈哈,相处的更加融洽。

    武安福和他们扯了一会皮,就听楼下有人喊:“武兄弟啊,来客人了。”武安福噔噔噔下楼一看,哎呀一声,过去道:“五哥,你怎么也来了。”

    来人不是别个,正是唐公李渊的爱将柴绍。分别不到一年,柴绍英俊潇洒之外又填了几分的成熟帅气,让人眼前一亮。贾柳楼附近不少大姑娘小媳妇都有意无意的往这边打量,心说这是哪里来的俊俏郎君啊。

    “七弟,你也在这,我找你找的好苦啊。”柴绍一见武安福,高兴坏了。

    “你找我了?”武安福有些奇怪。

    “元吉科举考试之后不是分到了兵部的车马司吗,你一被罢官,他就给家里送了信。唐公叫我和建成来去北平寻你,可等我们到了北平,你已经走了。他们只说你来山东找靠山王,我还想着给老太太拜完了寿去找你呢。”柴绍拉住武安福的手热情的道。

    “原来是这样,那怎么不见大公子呢?”武安福对李建成总有反感,不见他来,心里奇怪,按说李家对秦琼的救命之恩应该很是放在心上才是啊,怎么只派了柴绍来。

    “别提了,我们在北平的时候,太原传来急报,皇上招建成进京,在礼部做个小官。”柴绍道。

    “这是好事啊,有了晋身的机会啊。”武安福道。

    “你不知道啊,自从唐公被任命为太原留守,皇上对唐公一直都不信任,不但高君雅和王威两个副留守日夜监视,这回又招建成进京,就是要用建成和元吉来做人质。”柴绍道。

    武安福这才知道李渊还是不受杨广的信任,看来当初潼关一事,杨广始终不能介怀,这倒是个可以做文章的环节。

    “这种事实在让人心烦,不说他了。五哥你最近如何?六哥呢?”武安福问道。

    “老六和四哥现在辅佐唐公,每日里忙的很。至于我,惭愧啊。”柴绍叹气道。

    “怎么了?难道唐公不重用五哥吗?”武安福奇道,柴绍无论是武艺文采都是当世顶尖的人物,若不能重用,简直是一大损失。

    “我说的惭愧是,我终于还是跟颜樱定亲了。”柴绍摆出无奈的表情来。

    “这是好事啊,你净吓我。”武安福听了,大笑起来,连声祝贺。想起那可爱的如同蝴蝶般的美丽女孩来,竟然略微有些怅然,人生中遇到无数的人和事,也许喜欢,也许厌烦,有些人就是无论多亲多近,擦肩而过,便是回忆,有些事无论多用心去做,蓦然回首,也已经错过。除了祝福他们这对金童玉女,武安福还真找不出理由来妒忌,他唯一挂心的就是,柴绍的李家终于还是绑在了一起,将来的争霸天下中,他会是强劲而不能忽视的对手。

    和柴绍走进楼中,柴绍吩咐下人拿出礼品,柴绍道:“唐公担任着镇守太原的重任,不能亲自前来,觉得十分对不起秦二哥,特地叫我带来祖上留下的一顶宝冠,给老太太道个喜。”

    下人等柴绍说完,拿出个盒子,把盒盖一打开,武安福和魏征一瞧,都伸出大拇指。罗士信瞧了眼,嘟囔道:“这玩意亮晶晶的,不知道能不能吃。”

    只见盒子里这顶冠上有一条独龙,上边慢慢镶着各种宝石,珠子,翡翠,珠光四溢,宝光四射,可算得上是个无价之宝。

    魏征为难的道:“这礼物一个比一个贵重,可怎么是好?”

    武安福忙道:“魏道长,你就如实记下来吧。唐公也是为了报恩,这份心意,二哥得领。”

    魏征只得登记在礼帐上,叫人把宝冠也收好。

    武安福领着柴绍上了楼,和众人见了。北平众人都认识柴绍,知道他和武安福的关系,对他很尊敬。程咬金歪脖子瞄了柴绍两眼,见他生的面如白玉,玉树临风,穿着打扮举止言谈都是官家上的一套,一撇嘴道:“小白脸,没好心眼。”他大大咧咧,也不怕柴绍听见。柴绍何等机灵的人物,假做没听到,也不理他。

    柴绍为人温和,北平众人又跟他多有来往,只一会也亲近起来,只有程咬金总斜着眼瞪他,一副憋着坏水的模样。

    武安福正跟柴绍说着话,只听楼外马蹄声急促传来,远远似乎好多马正往这跑,他估摸是单雄信要到了,下楼到门口一看,一马当先过来的不是单雄信又是谁。

    “武兄弟,我听二哥说你是知客,哈哈,这活如何啊?”单雄信甩镫下马,笑着奔武安福走过来。武安福迎过去道:“单二哥,你怎么来这么晚?”

    “我们这一帮子人,光给老太太磕头就得一会。”单雄信道,他正说着,陆续又来了十几人,共计有盛彦师,丁天庆,鲁明星,鲁明月,齐国远,李如辉,宋明亮,黄昆,尉迟南,尉迟北,尚时山,夏石珊,毛公遂,李公旦,唐国仁,唐国义十七人,都是山东山西河北河南各地的山寨头领,响马好汉。此外还有武安福曾经在北平见过的两个押送秦琼的班头金甲童环,他们和秦琼单雄信关系都不错,这次也一起过来拜寿。

    这些人里有武安福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单雄信给双方引见了,武安福怕众人都围在这引出麻烦,忙叫大家先上楼。单雄信招呼伴当抬上来好几个大箱子,把一份礼单给魏征递上去。绿林里的好汉和官面的人物就是不一样,送的都是成千上万的真金白银绫罗绸缎珍珠宝贝,伴当和伙计合力把这些大箱子抬到后面去,都哼哧哼哧喘个不停。

    验好了礼,武安福陪着众人一起上了楼来,单雄信一到楼上,眼睛立刻盯上尤俊达,嘿嘿一笑道:“俊达贤弟啊,咱们可有日子没见了。”

    尤俊达脸上堆起笑来:“单二哥,听说你来了些日子了,怎么也不去我庄上坐坐?”

    单雄信一笑:“我可听说尤兄弟你发了笔大财,怕你瞧不起我们这帮老兄弟,不敢去打扰啊。”

    他这话一出,满楼寂静,众人都瞧着他们两个,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情。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小说_小说网_成人小说_中华999小说网(https://zhong999.com) 手机版:https://zhong999.com/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