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兵贼

第一百八十一章 胡搅蛮缠    文 / 穿马甲的猪 更新时间: 2019-03-17 16:30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猪的书“墨龙变”,书号34459,已经更新近70w字,故事精彩纷呈,请多支持!

    **********************************

    杨林率领着十三个太保,飞马赶往济南城,武安福这一路提心吊胆,实在难以安心。 众人进了济南城,放慢速度,武安福落在后边,盘算着该如何应对。正思索着,穿着亲兵服饰的候君集从街边闪出身来,武安福一见,忙招呼他过来。

    “少帅,四哥被抓了。”候君集一脸的焦急。

    “怎么回事?”武安福简直要被气死,本来计划很顺利,却出了这种事情,所有准备都功亏一篑。

    候君集也不清楚具体情形,只知道秦琼也在抓捕中露面,武安福忙问:“二哥人呢?”

    “去了贾柳楼。”候君集道。

    武安福立刻明白了秦琼的用意,只怕他是要和众兄弟造反劫牢。他心里电光火石的计算一番,对候君集道:“你快去贾柳楼,叫大家不要轻举妄动,一切等我去看看风声再做定夺。”

    候君集领命飞也似的去了,武安福追上前面众骑,忐忑的一起来到了济南府衙门。

    “王爷。”徐世芳听说杨林来了,早早就等在门口,恭敬的把杨林请进去,杨林口中随便应了一声,带着众太保进了府中,坐到了堂上。徐世芳和众太保坐在下首,刚要审问,山东大帅唐璧带着部将夏迎春和刘葵也来了。夏迎春和刘葵一见武安福,冲他打个招呼,武安福强笑着应了,心里只是担心着程咬金的安危。

    “人都到齐了,把响马给我押上来。”杨林看唐璧他们坐下,开口喝道。

    令传下去,捕头张三李四赵五王六带着十个衙役,把五花大绑的程咬金给押出来了。程咬金一边走一边晃着大脑袋,不在乎的嚷嚷道:“谁来审我啊?我可告诉你们,要不叫杨林老儿亲自来,爷爷我可不招。”

    罗方薛亮一看程咬金,都道:“就是他,他就是响马程达。”两人都被程咬金的斧子怪招给打的落花流水,此刻一见,立刻认出来了。

    “孙子唉,原来是你们两个啊。”程咬金一看他二人,大笑起来。他也看见武安福了,武安福冲他使个眼色,意思叫他放心。

    杨林在堂上听了,心想这个响马可真猖狂,窝着火道:“呔那响马,你看看我是谁?”

    程咬金正大步走上来呢,听杨林一喝,抬头看了眼,问一边的压抑:“这老头是谁啊?这么大年纪怎么还不回家抱孙子啊?”

    衙役吓的满脸刷白,哪敢答话。杨林听了可气坏了,徐世芳一看不好,忙道:“快叫响马给王爷跪下。”

    衙役手上一起使劲,想把程咬金按倒跪下,程咬金火了,抬起身子,一脚踢出去,把个衙役给踢得打了个滚儿。程咬金嘿嘿笑道:“你就是杨林啊,你要是跟爷爷我单打独斗把我擒了,我承认你是好汉,我就给你跪。可你们人多势众,用弓箭把我擒下,我不服。”

    杨林哪曾见过这样胆大包天的响马,气的哇呀乱叫,道:“好你个响马,胆子也太大了。”

    程咬金笑道:“我既然被你擒了,本也没打算活着出去,要杀要刮随便你,要爷爷跪是不可能的。”

    众衙役见杨林恼怒,一起上前,有的扳胳膊,有的扳腿,又有人上前把脚镣给程咬金戴上。程咬金挣扎不过,到底被压翻在地,可嘴里还是不饶的喊道:“老杨林,你不是英雄好汉,爷爷不服你。”

    杨林忍无可忍,怒道:“来人啊,把这不知死活的响马给我拉出去砍了。”

    众衙役哄了一声,把程咬金抬起来,就要推出去砍头。程咬金更不歇气了:“杨林,有种你给爷爷个痛快的,脑袋掉了碗大个疤。等十八年后爷爷再找你算帐。不过我看你老成这样了,肯定是活不了十八年了。”他越说越不象话,杨林被气的手直抖。正在这时,武安福起身道:“父王,这人不能杀。”

    杨林听了,眼睛一瞪:“为什么不能杀?”

    “我和响马是结拜的兄弟,所以不能杀。”武安福道。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傻眼了,就连一直叫骂的程咬金也住嘴了,心想我武安福兄弟怎么这么冲动,这要是让人知道咱们拜了把子,你也没好果子吃啊。

    杨林惊道:“你怎么跟他是结拜兄弟?”

    武安福道:“父王,我且问你,你可知道响马的同党在那里吗?”

    “不知道。”

    “你可知道响马的巢穴在哪里吗?”

    “不知道。”

    “你可知道响马劫去的龙衣贡,银子都藏在哪了吗?”

    “不知道。”杨林连说三个不知道,总算知道武安福的意思了,心想我这么大岁数了,怎么这么禁不住事,这要是把响马给杀了,事情可就不好办了。

    “安福啊,多亏你提醒啊。”杨林连忙喝住衙役,把程咬金又拉回来了。

    “父王如果只杀了他一个响马,万一他的同党以后来报仇怎么办?若是不一网打尽,只怕以后山东地方上不得安宁啊。”武安福又道。

    杨林一听是这么回事,点点头道:“你说的是,不能杀他,得好好审问。”

    武安福又道:“父王啊,这响马口中胡言乱语的,可别污了你的耳朵。我看响马已经被擒,不如就交给唐大帅和徐知府审问好了。”

    杨林刚才被程咬金这一气,心窝有点疼,他恨程咬金入骨,可是又不能杀,一听武安福这么说,心想眼不见心不烦,于是道:“也好,唐璧,徐世芳,你们两个把响马好好审问,三日内我就要找出他的同伙巢穴和赃物来。”

    唐璧和徐世芳连忙领命。杨林这才要领各家太保离开,武安福上前道:“父王,我想留在这里帮忙。”

    杨林道:“你后日就要成亲,这样实在太劳累了吧?”

    “为父王做事,劳累一点算什么。无论有无进展,我明日都回去跟父王禀告。”武安福道。

    “也好。”杨林看武安福忠心耿耿,心里高兴,便叫他留下一起审问。

    等杨林走了,唐璧对武安福和徐世芳道:“九太保,徐知府,咱们开始吧。”

    唐璧坐在堂上,武安福和徐世芳左右坐下,又把程咬金给押了上来。

    “还不给大帅和知府跪下?”张三上前对程咬金喝道。

    程咬金一斜眼睛,大眼珠子一瞪:“杨林老儿我都没跪,想我跪这两个家伙?做梦。”

    张三大怒,扬手就要打,唐璧道:“算了,我看他也是个豪杰,就这样吧。”

    张三只得退到一旁,悻悻的看着程咬金。程咬金听了唐璧的话,笑道:“你就是山东大帅唐璧?”

    “我就是。”唐璧道,他四十多岁,面貌儒雅,三缕长须,平素爱骑白马,人称“白马元帅”,不过他虽然为人温厚有礼,剿起匪来却心狠手辣,山东百姓对他褒贬不一。

    “你既然知道爷爷是个豪杰,怎么还不给我搬张凳子?”程咬金大咧咧的道,似乎他不是囚犯而是客人一般。

    唐璧不跟程咬金计较,叫人搬了张凳子给程咬金坐。程咬金也不客气,往上一坐道:“这才象是对待豪杰的做法。”

    武安福看他身在险境,依然如同闲庭信步一般,心里暗自佩服,心道四哥啊,你果然是个好汉,小弟对你是五体投地。

    “我说响马啊,你坐也坐了,是不是回答我几个问题啊?”唐璧道。

    “什么问题,你问吧。”程咬金道。

    “好,你且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家乡何处,怎么劫的皇杠。”唐璧道。

    “你就想知道这个啊,这个简单。爷爷我叫做程达,乃是山西天堂县的人,我在绿林里是大大的有名,乃是天下响马的总头子,人称我赤发灵官。”程咬金信口胡诌,说的都是单雄信的事。唐璧哪知道他在胡说啊,心想原来这还是个响马头子,若是能撬开他的嘴巴顺藤摸瓜,说不定能把响马们一网打尽。他想到这里高兴的道:“原来是响马的首领,失礼了。不知道你们是怎么劫的皇杠呢?”

    程咬金得意洋洋的把给武安福讲过的劫皇杠的故事又说了一遍,这回他更夸张,说一共带了五千响马,数百头领,把过程说得是轰轰烈烈。唐璧听得心境胆寒,心想难怪罗方薛亮两个太保都护不住皇杠,原来这群响马这么厉害。

    等程咬金讲完了,堂上的人都对他刮目相看,只有武安福一个人暗笑他这四哥吹牛的本领实在是大,瞧他说的绘声绘色,撒起谎来眼都不眨,跟真的似的,若不是自己听过另一个版本,只怕也被他给忽悠了。

    “原来你有这么多的同党,好,那我问你,你的同党现在都在哪里,皇杠藏到哪里去了?”唐璧问道。

    “唉呦,唐璧啊,你这话问的太不讲究了。”程咬金道。

    “怎么不讲究?”唐璧一头雾水。

    “我得了皇杠,不都交给你和徐世芳了吗?”程咬金做出无辜的表情来。

    唐璧一听,气得要命,怒道:“好个响马,敢诬陷本官。”那边徐世芳也急了,对武安福道:“九太保,你可别听这响马胡说八道,他是嫉恨本官擒了他,才出口诬陷的。”

    唐璧听了瞪了徐世芳一眼,心道难道他对我不是诬陷吗?也对武安福道:“九太保,这响马冥顽不灵,我看非动刑不可。”

    武安福有心阻止,唐璧已经把令牌丢了出去道:“来人啊,给我动刑。”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小说_小说网_成人小说_中华999小说网(https://zhong999.com) 手机版:https://zhong999.com/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