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兵贼

第一百九十一章 姐弟    文 / 穿马甲的猪 更新时间: 2019-03-17 16:30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明天是猪的生日,庆祝一下,中午晚上两更吧。 大家不要告诉编辑啊,嘿嘿。

    ***********************************

    “你叫张称金?”武安福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张称金就是我。”年轻后生张称金傲然道,他的脸色也平静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与年纪不相符和的成熟。

    武安福看着眼前的小伙子,总算知道自己为什么看到他的时候觉得很亲切,很眼熟了。

    “你是哪里人?”武安福还是决定慎重一些,盘问道。

    “京城人。”张称金答道,他知道自己犯了军纪,可是那将领明明就是教错了,还不承认,居然用鞭子殴打自己。张称金十二岁就流落江湖,吃过无数的苦,唯独不能忍受的就是被别人委屈,一怒之下把赵勇扑倒。如今双手被绑,心里依然在想着自己并没有错。

    “京城人为什么跑到山东来投军?”武安福面色一寒道。

    “我打小就离开京城了,前几日路过,看到你们这里给的钱多,才来投军的。”张称金说的也是实话。他在江湖里饥一顿饱一顿的长到十六岁,跟人学了些武艺,靠着打把式卖艺生活。早年里他读过书认识字,平素闲下来就读些兵书,为的是将来找机会报家仇。这半年来全国都在忙着备战高句丽,哪有人有闲心看卖艺,一来二去他就没了生活来源。随着民夫大军流浪到济南府的时候见到了招兵的告示,看到待遇不错,便一咬牙前来投军,盼着有个出头之日。没想到才参军不到半月,就触犯了军纪。

    “从小就离开家乡吗?难道家里没有别人了吗?”武安福问,他虽然基本可以肯定眼前这个小伙子就是张紫嫣牵肠挂肚的弟弟张称金,还是问道。

    “没有了。“张称金一脸黯然。

    “你不是有个姐姐吗?”武安福忍不住道。

    “你怎么知道?”张称金大惊,一顿道,“难道你是孟海公那狗贼的同党吗?”

    武安福哈哈大笑,起身走到张称金的面前,伸手给他把身上的绳索解开,一边解一边道:“我是你的姐夫。”

    “姐夫?”张称金简直像听到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一样,“我姐姐已经死了。”

    “谁说你姐姐死了?”武安福奇道。

    “我听人说,她被抓进宫去,跳井自尽了。”张称金喃喃得道,他本以为是事实的痛苦回忆被武安福这么一搅和,竟然给他的人生点燃了一丝希望。“难道我姐姐没死吗?”

    武安福看到他的眼中露出孩子一般的恳求,不由的点了点头。

    “她在哪里?”张称金激动的道。

    “跟我来吧。”武安福心里也不禁唏嘘。无论是因为张紫嫣当初帮了他大忙,还是因为杨林自作主张给他和张紫嫣订下的婚约,武安福都由衷的为他们姐弟之间的重逢而高兴。

    张紫嫣自从杨林走后一直住在杨林的大帐里,很少出来。两个卫兵看到武安福领着个神情激动的新兵过来,还一位是未婚的小两口哟啊相聚,赔笑道:“九太保这么有空啊。”

    武安福顺手丢过去一小锭银子:“这里不用站岗了,去济南府找个姑娘吧。”

    “哎呀,多谢九太保,多谢九太保。”两个卫兵欢天喜地的走了。

    掀开大帐厚厚的帘子,武安福带着张称金走进营帐。

    “谁?”里面传来张紫嫣的问话。

    “是我。”武安福忙道,冲张称金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你怎么来了?”里面传来慌乱的收拾东西的声音。

    张称金听着里面传来的声音,思绪里回到好多年前还是一家团聚时候的情景,他还记得小时候在后园藏猫猫,吃晚饭的时候姐姐大声的喊:“称金,称金,你又藏到哪去了?”

    思念所及,好男儿的英雄泪终于忍耐不住,簌簌的落下。

    武安福和张称金等了一会,张紫嫣终于从里面走了出来,她本以为只有武安福一人,却看见还有个小兵,先是一愣,也没注意看,问道:“你怎么来了?”

    “好多天没看到你,在忙什么?”武安福问道,算起来杨林刚走那会,两人还时常见面聊天,最近几天,张紫嫣一直躲在营帐里不出来,也不知道在做什么。

    “没什么,这几日有些不舒服。”张紫嫣道。

    武安福顿时想歪了,以为是张紫嫣月信的日子来了,忙道:“我带了个人给你见见。”

    张紫嫣有些心不在焉,口里恩了一声,向张称金打量过去,只一眼,就变了脸色。

    “你?你是……”张紫嫣话说半句,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那年三月,草长莺飞,弟弟张称金开心的拉着风筝线奔跑着,姐姐张紫嫣在后面喊:“称金,小心,别摔倒了。”

    偏偏淘气的张称金绊在一块石头上,摔破了头,抱着姐姐哇哇大哭,回去之后,张紫嫣免不得被妈妈数落一番,埋怨她没照顾好弟弟。而弟弟额头一块月牙形的疤痕,也就一直伴随他长大,直到十二岁那年,家中遭逢变故,父母横死,姐弟离散。多年以来,那疤痕是张紫嫣寻找弟弟的唯一凭证。如今眼前这个小兵的额头上,那月牙形的疤痕是那样的让人感到温暖。张紫嫣的眼泪无声的流淌下来,她慢慢走到张称金的面前,伸手在那疤痕上抚摸着:“称金,小心,别摔倒了。”

    张称金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扑通跪下,泣不成声道:“姐姐,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看着抱头痛哭的姐弟两个,武安福默然,这乱世多少的悲欢离合,多少的咫尺天涯,又有多少的悲歌,化作平凡人的热泪,被埋没在历史的尘埃中。

    过了好久,姐弟两个终于止住了痛哭,张紫嫣起身,对武安福轻声道:“谢谢你了。”

    武安福一笑,张称金一边傻呵呵的道:“姐姐,你什么成亲的啊。”

    张紫嫣脸上一红,嗔道:“谁说我成亲了?”

    “没有吗?可是九太保说他是我姐夫啊。”张称金一遇到姐姐,立刻变成了傻小子,浑然不见了方才倔强少年的脾气。

    “别听他瞎说,我们还没成亲呢。”张紫嫣脸更红了,他们姐弟两个似乎有脸红的共同遗传特质,武安福瞧着她娇羞的模样,更多的是欣赏,若是他曾经爱慕李漩,贪恋苏凝云,对于张紫嫣,则更多是红颜知己一般的互相仰慕。

    “九太保,你骗我啊?”张称金倒是没什么怒气,他虽然年纪小,却也知道些男女之事,一看就知道姐姐和武安福之间不是普通朋友的关系。

    “我们定亲了,还没成亲罢了。若是没有征伐高句丽的事情,我现在已经是你的姐夫了。”武安福大言不惭的道,张紫嫣越是娇羞,他越是想逗逗她。

    张紫嫣瞪了武安福一眼,想要说什么,却又好像想起什么似的,眼中神色一黯,武安福看在眼里,以为她遇到弟弟,太过激动,心想人家姐弟可能有很多话说,自己不便留在这里。便道:“你们姐弟重逢,是个大喜事,我去催办一桌酒席,晚上咱们好好庆祝一下。称金啊,你就陪你姐姐吧。”

    张称金送武安福除了营帐,犹豫了半天道:“姐夫。”

    武安福笑道:“怎么?”

    “我以后还能跟着你当兵吗?”张称金问。

    “为什么要当兵?只因为我是你姐夫吗?”武安福问道,其实他很喜欢张称金,不但有武艺,还懂得一些兵法,年轻气盛,颇有武安福上辈子闯荡黑社会的影子,让他十分亲切。

    “我要给爹娘报仇。”张称金严肃的道,“你不用因为我姐姐而对我照顾,我要凭自己的能力出人头地,拿孟海公的头祭奠我冤枉死去的爹娘。”

    武安福一拍张称金的肩膀:“只要你当着所有新兵的面,给赵勇将军赔礼道歉,我就让你继续当兵。”

    “可我明明是对的啊。”张称金不服气的道。

    “我在教给当兵的第一课。”武安福丢下这句话,不再理他,转身去了。

    张称金琢磨了半天武安福的话,许久终于抬起头来,向他走远的方向喊道:“姐夫,我都听你的。”

    已经走远的武安福露出微微的笑容来,假以时日,张称金会是自己的得力助手吧?

    回到大帐,张紫嫣已经进去里帐了,张称金也不客气,掀开帐帘走了进去,就见张紫嫣坐在桌旁,桌上放着零落的纸张笔墨。

    “姐姐,在做什么?”张称金刚和姐姐见到,只想着问问姐姐这么多年都去了哪里,过的好不好。

    张紫嫣被张称金的话惊醒过来,忙道:“没什么。称金啊,你这几年还好吗?”她说着叫张称金坐下,问起他这些年到底都去了哪里。

    姐弟两个说起这么多年的事情,不时的悲上心头哭一场,又不时的互相傻看着笑上一回。聊了半天,张称金道:“姐姐,我渴了。”

    张紫嫣笑道:“你看看我,都把这事忘了,你等着,我叫亲兵去泡茶。”说着起身出去,叫亲兵烧水泡茶去了。

    张称金在帐里,等得无聊,瞥见桌上的纸上写着字,随手拿过来看,这一看不要紧,惊出了一身的汗来。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小说_小说网_成人小说_中华999小说网(https://zhong999.com) 手机版:https://zhong999.com/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