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兵贼

第二百一十四章 银锤震瓦岗    文 / 穿马甲的猪 更新时间: 2019-03-17 16:30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近几章取材于“兴唐传”,如有类似,请见谅。 但猪可以保证,所有故事都是经过重新演绎,决不是抄袭。

    ****************************

    “我说娃娃啊,你快报上名来,不然被做了我宋明亮刀下的无名之鬼,可没法超度啊。”刀疤虎宋明亮大刀明晃晃的,跃马冲了过来。

    裴元庆笑道:“听好了,你家小爷乃是上马关总兵裴仁基之子,正印先锋官裴元庆是也,下了地狱黄泉,别忘记我的名字。”

    宋明亮哪把裴元庆放在眼里,马往前一催,一刀就劈了下去,心说小娃娃啊,我这一刀力气这么大,只怕把你砍的七零八落,尸首都不好收拾哦。他哪里想的到裴元庆看刀落下来,嘴角一撇,马往前一扎,双手抡起梅花亮银锤来,左手的锤在上,右手的锤在下,左手的锤迎着大刀就去了。只听得仓琅琅一声脆响,宋明亮的两膀子立刻就麻了,两手户口崩裂,鲜血直流,根本就抓不住刀来,那刀啪嗒就撒手掉下马去了。裴元庆左手一锤卸了宋明亮的兵器,右手锤也不闲着,照着宋明亮的脑袋就砸过去了。宋明亮吓的一个大低头,险险躲过,裴元庆这一锤砸空,正打在宋明亮的马屁股上,咵嚓一声,把马给砸的塌架了。宋明亮哎呦一声掉了下来,吓出了一身的汗,连滚带爬,就往本阵逃去。裴元庆也不去追赶,放声大笑道:“这种窝囊废也敢出来送死,还有没有厉害点的了?”

    “哎呀我的妈啊,这娃娃力气太大了。”宋明亮逃回本阵,抚着自己的胸口,心有余悸的道。

    一旁惹怒了单雄信,道:“你小子一定是平日里不练武,连个娃娃都打不过,实在丢人,看我去给你扳回面子来。”说着他催马杀出,金钉枣阳槊一摆,口里道:“瓦岗山五虎上将第一名单雄信来会一会你这娃娃。”

    裴元庆笑道:“你长的到很凶恶,不知道武艺如何,废话少说,来吧。”

    单雄信口中哇呀呀一通乱叫,飞马而来,手中槊直刺而去,他心说锤最怕枪,自己在这槊上也有二三十年的造诣,难道还破不了娃娃的双锤不成?

    裴元庆看单雄信的槊刺过来,口中叫道:“好槊。”双锤一并,迎着槊就去了,他这叫猛鸡斗一口,若是单雄信的力气大,力贯双锤,就能一槊把双锤荡开把裴元庆扎死,若是裴元庆的力气更大,就能锁住单雄信的槊,之后要打要杀就随便了。单雄信自诩力气惊人,见裴元庆用这招来挡自己,本以为一定能一槊杀敌,哪里想到金钉枣阳槊一刺在双锤上,手腕就是一麻,一股大力涌来,直欲把他顶落马下。裴元庆的双锤轻松的把单雄信的槊给架住,双锤一拧,单雄信把持不住,一撒手,槊就被夺了过去。单雄信这才知道裴元庆的厉害,也不等他过来砸自己,转身就跑,一边跑一边道:“等我回去换了兵器再来会你。”

    裴元庆大笑道:“什么五虎上将,明明是五鼠上将,武艺不怎么地,逃命倒快的很。”

    顷刻之间瓦岗山两员大将败下阵来,秦琼的脸色可就变了,他知道单雄信的武艺不错,力气也大,却被这少年纯用力气打败,实在让人惊讶。

    “看来非得我去会会这少年不可了。”秦琼摘下枪来道。一旁却有人提马上前道:“大帅,你莫着急,先叫他尝尝我这条枪不迟。”

    秦琼一看,正是先锋官翟让,他知道翟让的枪法厉害,喜道:“翟大哥能出战是最好。”

    翟让笑道:“双锤最怕的就是大枪,看我如何收拾他。”说完一提缰绳,杀出阵去,高声道:“小子唉,我乃是大魔国的先锋官翟让,吃我一枪啊。”

    裴元庆一看翟让这架势,心里就留上心了,枪是锤的克星,若是碰到枪法好的人物,裴元庆也有点头疼,此刻见翟让的枪奔自己的胸口扎来,威势凛冽,知道对方枪法不俗,而且力气颇大,裴元庆不敢怠慢,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左右手双锤一分,一锤在上,一锤在下,瞄准了翟让的大枪,上下一合,千钧一发之间,两锤轰然砸在一起,恰好吧翟让的枪尖给锁上了。翟让心里一惊,心想这娃娃别看年纪小,却是艺高人胆大,就说这一下锁枪势,手上只要慢上那么一瞬,当场就被扎个透心凉。而且这娃娃锤上的力气大的惊人,自己的大枪竟然穿不过去,他想归想,手里没松劲,后手一使劲,摁住后把,前手手腕一扬,提前把,全身的力气都集中在枪上,口中喝道:“开。”想把上面的锤给挑起来。

    裴元庆心道我要叫你给挑起来,不就没命了吗,也使出全身的力气,大声喝道:“开不了!”如是翟让挑了三挑,裴元庆一点没松劲,愣是没让他给分开双锤。翟让这汗可就下来了,知道自己力气比不了,心里直打鼓。那边裴元庆心里有了底,心想你开不了我,我也不锁你了。边想着,两锤一错,把翟让的枪就给推了出去,后手变成先手,一催马,冲了上去,两锤照着翟让的脑袋就砸了下去。翟让枪一自由,眼前一花,裴元庆已经杀了上来,他见两锤来势凶猛,不及多想,横枪一挡,仓琅一声,口里哎呀一声,两只胳膊可就脱臼了。翟让知道不好,忍住疼痛,打马就跑,背后裴元庆早瞄着他,反手一锤打来,翟让跑的快,这一锤擦在头盔上,噼啪一声,头盔碎成几块,翟让眼前一黑,从马上落了下来,晕死过去。

    秦琼阵上一看不好,令旗一摇,尤俊达,王伯当,盛彦师,丁天庆四人一起杀出,瓦岗士兵也齐声呐喊向前冲杀,要抢回翟让。裴仁基见了,也是一挥令旗,官兵也一起杀上来,两军在阵前胡乱斗了一场,翟让被盛彦师拼死抢了回去,瓦岗众人无心恋战,抵挡几下,被裴元庆杀了数十人,仓惶败退回山。裴元庆追赶上前,被山上乱箭逼住,只得退了回去。

    裴元庆打了胜仗,得意非常,回到阵中,对裴仁基道:“爹爹,你看我这仗打的如何?”

    裴仁基虽然见了胜仗,脸上却更加的阴沉了,道:“你也别得意,这一仗他们输的这么惨,只怕明日就不跟你打了,你跟张大宾定的五天期限要是到了,你可怎么办?”

    裴元庆哑口无言,半晌道:“若是明天不跟我打,我就带兵强攻,不怕攻不上去。”

    裴仁基叹口气,自去想办法了。

    第二日裴元庆依旧列阵,喊破了嗓子山上连点动静都没有,果然是高挂了免战牌,不再出战。裴仁基道:“你看,他们不出战了吧。”裴元庆冷哼一声道:“他们不出战可不成,看我的。”说着命令步兵在前,骑兵在后,带上三千人马,就奔着山口强攻去了。

    瓦岗山的山口都用坎墙给围着,一共是九重,人马冲到第四重的时候,就听山上一声炮响,无数的羽箭,灰瓶,滚石,擂木打了下来,而坎墙之中藏的机关也都一起发动,一时间官兵人仰马翻,死伤无数,众人哭爹含娘,狼狈不堪的逃了下来,裴元庆被扬了一身的白灰,气恼万分,清点人马,死伤数百人,带伤的不计其数。

    “爹爹,再给我调派五千人,我今天非得吧瓦岗山打下来不可。”裴元庆怒气冲冲的回去跟裴仁基要救兵。

    “元庆啊,你看这瓦岗山,山高墙深,守备深严,何况上打下,不费力。咱们这些官兵也都是十月怀胎,人养出来的,哪个没有亲戚家人,你叫他们去送死,心里好受吗?”裴仁基看裴元庆还要去攻,怒道。

    裴元庆不说话了,他心里也清楚瓦岗山这防御就算十万大军一起进攻,恐怕也没有什么效果。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先退兵吧,回去想办法再说。”裴仁基下令退兵。爷四个晚上在营里想了一夜,也没什么可行的主意。一连三天,瓦岗山上就是不出来,打也打不了,骂的嗓子都哑了,一转眼就到了五天的期限,裴元庆垂头丧气的来到了中军大营。这一回,张大宾可就变了脸色了。

    “我说裴元庆啊,你跟本帅夸口说五天能拿下瓦岗山,如今可做到了吗?”张大宾道,其实他哪里能不知道裴元庆没成功,此刻纯粹是想羞辱裴家父子,果然裴元庆也不骄傲了,垂下脑袋,裴仁基脸色也不好,愁眉苦脸的。

    “唉,其实我也知道你少年气盛,所谓五天的期限只是夸口。我张大宾也不是不通情理的人,这样吧,我再给你半个月的时间,你看怎么样?”张大宾道。

    裴元庆一听高兴了,心说张大宾还挺讲道理的,忙道:“大帅,我保证半个月内一定打下瓦岗。”

    “好,我等你的好消息啊。”张大宾嘿嘿笑道,心里早憋了好几个坏主意了。

    半个月的时间一晃就过去了,别说打下瓦岗山,裴元庆连瓦岗山上半个人影都没见到,他急火攻心,嘴上起了一溜的泡,裴仁基也跟着发愁上火,白了好些头发。期限一到,父子只好前去跟张大宾请罪,张大宾也没怪罪,又给了他们一个月的时间。一来二去,就折腾了两个月。等到这一次期限到了,张大宾就再也不客气了。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小说_小说网_成人小说_中华999小说网(https://zhong999.com) 手机版:https://zhong999.com/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