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兵贼

第二百四十七章 归隐    文 / 穿马甲的猪 更新时间: 2019-03-17 16:31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李靖正色道:“不敢,不过靠山王,请你想想,若是你继续做三军统帅,可能服众?”

    “大胆!”杨林大怒,一把抓起虬龙棒就要打李靖。 李靖面不改色,纹丝不动道:“靠山王若是将末将打死,一世英名,只怕就此蒙尘。”

    杨林紧咬嘴唇,手腕巨颤,半天才将手里虬龙棒放下,长叹一声道:“停止攻城,回营。”

    本来苦苦坚持,几乎到崩溃阶段的唐璧看着武安福军如流水一样撤退回去,凭着一个统帅的敏锐,他知道对方军中有变,这是追击的大好机会,可是看着身旁累的直不起腰来的将士,他只有放弃了这个想法。济南如今和大隋一样,已经是风中之烛,随便一场大风都可能吹熄一切的希望,这个喘息,也是唐璧好好思索济南前途的好机会。

    中军大营,武安福军所有的高级将领云集,武安福躺在软椅上,身边是两位夫人张紫嫣和苏凝云。杨林和定彦平闷坐在上首,李靖等将下面站定。众人都脸色肃然,除了武安福偶尔的一声咳嗽,满帐肃静。

    沉寂终于被孙成打破。

    “靠山王,今日之事,还请你给个解释。”孙成道。

    “你想要我解释什么?”杨林道,“罗方薛亮的事,我一概不知。”

    “既然靠山王不知,那可知道罗方薛亮依仗什么才敢对少帅下手?”孙成道。

    “你这意思是说我是他们的靠山了?”杨林道。

    “不敢,末将们只不过觉得少帅一手创立的军队被人觊觎,内心不安。”孙成话说的已经委婉之极,可是话语之后的不满意味,是人都能听明白。

    “哼。”杨林一拍桌子,正要发作,一旁定彦平道:“王爷且慢发火。”

    “怎么,难道你也认为此事是我不对吗?”杨林怒道。

    “罗方薛亮叛乱虽然被平定,并无大乱发生,可是王爷你教子不严总是有的。”定彦平道。

    杨林无法辩驳,悻悻的不作声。

    “如今王爷的膝下凋零,只余安福和紫嫣两个,将来百年之后,一切权柄富贵是不是要留给他们?”定彦平问道。

    “那是自然。”杨林不知道定彦平何以这么一问。

    “唉,王爷,你十五岁跟随先帝出征,如今五十几年过去了,难道不疲惫吗?”定彦平道。

    杨林叹息一声道:“自从在瓦岗长蛇阵被破,我就心灰意冷,真想和你归隐田园,从此去享受天伦之乐。可是国祚不平,响马横行,杨广不仁,我哪能放的下啊。”

    “想放便能放下。你我都是七十岁的老人了,便是再雄心万丈,也逃不过生老病死。峥嵘岁月,总有过去的一天,今日的天下,是年轻人的。安福辛苦打造这一支精兵,正要有大事业去做,你难道要一直压着年轻人吗?”定彦平道。

    杨林哑口无言,当初他被武安福逼迫着起兵时,本就挣扎不定,后来一心攻打济南,并没多想,今日被李靖等人逼宫,一时气愤,反而放不开心结。现在被定彦平一说,他也觉得自己想岔了,这繁华三千世界,他杨林什么没享受过,如今廉颇老矣,就算尚能饭,又真的能扛的起天下的重任吗?杨家子孙被杨广屠戮殆尽,所谓的隋朝国运气数是否能够延续,杨林又何尝不知,他只不过一直不敢面对而已,如今定彦平从旁一劝,杨林本就心灰意冷的心思就跌落的更深了。

    “我何尝不想放下,可是杨家的江山……?”杨林两眼无神。

    “若是天意要亡杨家,你难道能逆天而行?若是天意要保杨家,就叫他们年轻人去担当吧。”定彦平道。

    杨林摇头苦笑道:“彦平兄啊,这江山不是你的,你自然看的开了。”

    定彦平正色道:“王爷,你若以为这天下是你们杨家的,那这大隋的气运可真就断了。这天下不是杨广的,也不是你杨林的,是天下百姓的。杨广不仁,奴役百姓,祸乱国家,残暴如斯,人人得而诛之。你若觉得百姓都是你们杨家的奴才,想杀就杀,想打就打,那废黜了一个杨广,还有第二个第三个,你能活几百岁?你能一个一个辅佐吗?”

    杨林被定彦平的话惊住,难以回答。

    “这天下正该是有德者居之,你可记得当年你素手渡江,和我说过什么?”定彦平道。

    杨林一听,思绪似乎回到了三十多年前的那个夜晚,圆月朗照,淡云一抹,江水如镜,壮年的他一身白衫,一叶小舟,叩开定彦平的江南大营。南北两朝的两位名将彻夜长谈,杨林慷慨激昂的对一心保南朝陈后主的定彦平道:“天下,有德者居之。今陈叔宝荒淫无道,残害忠良,陈氏气数已尽。我杨氏国富兵强,人民富足,军民同心,君上圣明。陈氏当亡,杨氏当兴,将军难道要逆天而行吗?”这些当年的豪言壮语,此刻好像是讽刺杨林一般的浮上心头,历历在目。

    “哈哈哈哈。”杨林顿悟一般的狂笑起来,“彦平兄,谢谢你。若不是你,只怕我想不起这久远的往事,想不起我也曾经说过这样的话。”

    “当局者迷啊。”定彦平感慨的道,当年那个雄姿英发的杨林,如今满头白发,斯人憔悴,一身的英雄虎但被岁月折磨的只剩下年老力衰的苍白。他不希望杨林再去厮杀,再去为了所谓的家和国拼死了,他做的已经够多的了,未来的事情,自有老天来决断。

    “彦平兄,我如今是无家可归了,不知道你在曹州还有房舍吗?”杨林问道。

    “我那庄园虽然不过三五屋舍,却也足够你我居住了。”定彦平笑道。

    “如此甚好,明日你我就去曹州,我也该享受享受我的晚年了。”杨林欢喜的道。

    武安福和张紫嫣一旁听了好半天,如今听到杨林这话,张紫嫣上前含泪道:“父王,你真的要走吗?”武安福虚弱,无法起身,也低声道:“父王,今日之事孩儿并没放在心上,还请父王留在军中,孩儿才能尽孝。”

    杨林笑道:“安福,紫嫣,你们都是好孩子。不过为父老了,也累了,这天下之争,还是你们年轻人来做吧。若是路过曹州的时候,别忘记来看看我们,若是我有了孙子,你们就派人送来给我养,哈哈。”他卸下了一身的重担,猛地年轻了几岁,神态也爽朗了不少。张紫嫣看杨林很是开心的样子,心里安慰不少,却还是拉住杨林的胳膊,低声哭泣起来。李靖等人本意就是要逼宫杨林,恢复武安福的兵权,如今见一代名将杨林看破了尘世的浮华,要和定彦平归隐山林,也都唏嘘不已,反而觉得做的有些过分了。

    “你们不必劝我了,此事就这么定了。”杨林道,“安福啊,杨氏基业若是能够维持,你看在为父的份上,扶上一把。若是天意要亡杨氏的江山,便随他去吧,若有机会,你便是夺了这江山也无妨。”

    武安福惶恐的道:“孩儿不敢。”

    “呵呵,秦汉以来,得国之易以我皇兄为最,如今失国之易,恐怕也以我这侄儿为最了。四海纷乱,隋祚危急,对这江山虎视眈眈者不计其数,与其让宵小之辈横行,不如由你来继承。一会我就草一道诏,将我这靠山王的王位传给你,日后你就是隋室亲王,兴义兵,废昏君,就算将来坐定天下,也是名正言顺。”杨林道。

    武安福努力想撑起身体,苏凝云一旁搀扶,才让他半坐起来。

    “父王,孩儿……孩儿……”武安福看到杨林,想起武魁武亮和武家的众人,自己对他们都多有隐瞒欺骗利用,他们却对自己厚爱有加,一时前尘往事历历在目,顿觉对不起他们,心里多时以来积攒的感伤苦闷与懊悔沮丧交织在一起,眼泪不禁夺眶而出,众将看到,也都各自嗟叹。

    杨林看武安福痛哭起来,也感慨良多,上前对武安福道:“你好好养病,不要担忧。唐璧那里,我自去见他,保他不会再和你为敌。至于你病好之后如何对付他,我就不管了。”

    在众人惊讶之中,杨林昂然出帐,武安福惊道:“快去保护义父。”

    杨林出了大帐,跨上跟随自己十年的宝马,当年的龙驹,今日也已垂垂老矣,杨林笑道:“马儿啊,随我再出征一次,日后到了曹州,也让你过过安稳的日子。”

    杨林在前,定彦平领着李靖等人在后跟随,唯恐他出什么差池,一行人来到济南城下,城楼上借着灯火看到杨林,大声喝问:“来者止步,再往前来,弓箭伺候。”

    杨林勒住马道:“我乃靠山王杨林,叫你家元帅唐璧来见我。”

    城下小兵吓了一跳,仔细打量,认识是杨林,忙去叫唐璧。不多一会,唐璧在夏迎春和刘葵的保护下,开了城门,来到城前。

    “唐璧,别来无恙啊。”杨林道。

    “王爷叫唐璧,可有什么事吗?如今两军对垒,王爷不怕唐璧下毒手吗?”唐璧谨慎的打量着四周,没有发觉伏兵。

    “唐璧啊,咱们上下级多年,交情不浅,我今日给你指一条通天的明路,你要听吗?”杨林道。

    “王爷请讲。”十数日来济南城被围,唐璧困顿不堪,焦头烂额,援兵却迟迟不到,他也在筹谋出路,听杨林一说,立刻道。

    “你帮助我儿武安福推翻昏君,另立新朝,我保举你为山东王。”杨林缓缓道。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小说_小说网_成人小说_中华999小说网(https://zhong999.com) 手机版:https://zhong999.com/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