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兵贼

第二百五十六章 破虹霓    文 / 穿马甲的猪 更新时间: 2019-03-17 16:31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书友的指教十分有道理,后期的文字因为铺的太开而失去了重点。 一方面是作者本人不擅长描写纷繁复杂的争霸局面,另一方面也是江郎才尽,笔力不足的缘故。自己看着后期的文字也觉得有些汗颜。除了努力,实在不好意思多说。希望下一本书能给大家一个新面貌吧。最后,还是得多谢大家的支持。拜谢了。

    **************************

    新月娥锁上了门,在门外道:“哥哥,你先是拿我的婚姻跟人换官做,现在又利令智昏,保佑昏君,还想算计我。我这就去献关,看你有什么办法。”说完她抬腿就走。

    新文理没想到新月娥有这么一手,他两膀残废,根本用不上力,在门上一撞,触及伤势,疼痛难当。他听见新月娥脚步离去,心知大势已去,回身对夫人怆然道:“夫人啊,我是无论如何不能做乱臣贼子的,既然事情无法挽回,我这就为国尽忠。你若是念着夫妻的情分,就随我来吧。”

    他说完,心一横,一头撞向房中的柱子,那柱子乃是石头砌成的,坚硬无比,新文理血肉之躯,一撞在上面,只听砰的一声,红光迸现,头破血流,当场毙命。

    新文理一死,夫人痛哭流涕,大声哭道:“老爷啊,你等等我。”她从墙上摘下把宝剑来,在脖子上一横,一咬牙,噗的一拉剑,血光喷溅,倒地身亡。

    新月娥走出没多远,听见屋子里传来的响动,知道不好,返身回去从门缝里一看,兄嫂二人都已经倒在血泊之中了。她心里一寒,毕竟兄妹一场,也流下泪来。哭了一会,新月娥想起还要献关,也顾不上给兄嫂收拾尸体,转身出了府门,往大牢而去。

    来到大牢,新月娥赶散了牢卒,放出了王伯当齐国远四人。齐国远等人十分纳闷,听王伯当一说,才明白过来,齐国远笑道:“伯当兄弟,没想到你还有这种本事。”他话里玩笑之意很浓,却说的王伯当脸色一变,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新月娥没有注意,只是道:“城门都是我哥哥的亲兵,你们随我一起去将他们杀散。”说着领四人出了牢房,找来兵器,一起往关前而来。

    新月娥王伯当五人来到关前,娘子军和一部分服从新月娥的人马已经整顿好了,一见新月娥来了,都追随在身旁,一起往关前杀来。关前的守将王凯一见王伯当几人,知道事情要糟,操起大刀号令众兵上前迎战。

    王伯当得脱牢笼,如同猛虎一般,见王凯杀过来,一催战马,冲上前去,手中刀闪电一般斩去。王凯挥刀去挡,王伯当中途变招,兜头砍下,王凯抵挡不及,被一刀砍落马下,当场身死。王凯一死,城门守军大乱,被新月娥带兵一冲,刀劈斧躲,如同削瓜切菜一般,落花流水仓惶逃散。

    杀散了守兵,新月娥下令娘子军打开城门,王伯当等人当先出了城,此时瓦岗军已经集结完毕,一见城门打开,也蜂拥而至,大军冲进关中,斩杀抵抗的残兵败将。那边新月娥见瓦岗军已经冲进来,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高兴的策马来到王伯当的身边道:“将军,咱们终于大功告成了。”

    王伯当道:“你哥哥还在城中,咱们可得去拿住他。”

    新月娥听了,脸色一变道:“我哥哥已经死了。”

    王伯当一愣,新月娥便把她如何锁住哥嫂,新文理如何不肯归降,撞柱而死的事情说了。王伯当一听,心里恼火之极,他心道新月娥啊,我本来以为你是个知书达理女英雄,这才跟你许了亲事。可是你怎么能够这么狠毒呢,为了你的婚姻,就把兄嫂都给逼死,这是人能干出的事情吗?

    新月娥根本不知道王伯当如何想的,抬眼看见秦琼和李密的大旗往这边过来,对王伯当道:“将军,那边是你家大帅吧?咱们去拜见他,请他为咱们证婚如何?”

    她说着策马要过去拜见秦琼,王伯当跟在后面,心中恼恨,你这女子,兄嫂尸骨未寒,你就要找人证婚,看来也是个**之人,如今女子,我王伯当一世英雄,无论如何也不能要。他心念所及,撒马追过去,手里大刀抡起,在新月娥背后砍落下去。新月娥哪里料到王伯当背后忽下毒手,被他一刀砍在脖颈之上,头颅飞落,尸身落下马去。

    王伯当这一刀砍下去,虹霓关的守兵都傻了,新月娥的娘子军亲兵也都愣住了。

    “小姐……”

    “瓦岗军把小姐给杀了!”虹霓关的兵将乱成一团,有哭的有骂的,本来高高兴兴迎接瓦岗军的守兵挥动刀枪,反而和瓦岗军厮杀起来。秦琼和李密从后面过来,一看情势混乱,忙下令大军镇压。守兵势弱,不多时便全军覆没,死的死,逃的逃,虹霓关终于落进瓦岗军的手中。

    秦琼和李密带领着众多将领来到了新文理的府第,见他和夫人的尸体还在屋子里,秦琼叹息道:“可怜八马将一世英雄,竟然落得这个下场。来人啊,把他们两人的尸身抬下去,找两副上好的棺木下葬了。”

    安置了新文理夫妻的尸体,秦琼和李密来到府衙之上,两个人在上首一左一右坐定了。单雄信将抢到的印信图册等物呈上。秦琼看了看放到一边道:“城中情况如何?”

    单雄信道:“隋军二万八千人,有一万余人打开南门,逃向虎牢关去了。有三千多人在城内抵抗,都被砍杀,还有一万多人投降,如今都被押起来了。”

    秦琼道:“将投降的将领带上来吧。”

    有降将数人被带上来,几人脸上都是桀骜不驯的神色,一看到站在秦琼身后的王伯当,更是愤怒,一人道:“王伯当,我家小姐好心救你,你何以杀她?”

    王伯当不动声色,秦琼道:“这位将军,此事我自有计较,一定会给你们一个交代。”

    那将领笑道:“瓦岗军假仁假义,你们说的话,我是绝不会信了。要杀便杀,何必惺惺作态。”

    秦琼压住心头的怒火,道:“既然将军不愿意归降,我便放你走吧。瓦岗军乃是义军,所作所为光明正大,不会强人所难。”他说完叫人将那几个降将都送出去,若有隋军不愿意归降的,也都发给银两叫他们回去家乡。隋军中本来很多人想要投靠瓦岗军,可是被王伯当寒了心,见有盘缠,大多都走了,留下投军的不过数百人而已。

    “王伯当,你过来。”送走了几个降将,秦琼脸色一沉道。

    王伯当上前一站,道:“二哥叫伯当何事?”

    秦琼看他脸色如常,道:“我接到新月娥的箭书,说你们订了终身,一起献关,你为什么背信弃义,将她杀死?”

    王伯当道:“二哥啊,我王伯当乃是英雄好汉,岂能娶这种逼死兄嫂心狠手辣的妇人?若能她在世上,不是坏了我的名声吗?”

    秦琼大怒,喝道:“王伯当啊,你口口声声说自己是英雄好汉,却滥杀无辜。新月娥若不是把他兄嫂看住,如何放你出来?如何开城?你一言不发将她杀死,叫天下人如何看待我瓦岗军?依我看,你罪当处斩。”

    王伯当昂然道:“二哥,这新月娥我反正已经杀了,你觉得你对,我觉得我对,你要是用军法处置我,我不服气。”

    秦琼气道:“好,我偏偏要叫你心服口服。李密,你对此事如何看?”秦琼转头问李密道。

    李密咳嗽一声道:“新月娥这女子悖逆伦理,逼死了兄嫂,自然不能要。伯当做的没有错。”

    秦琼一听,脸上有点挂不住,道:“既然你这么说了,我也没什么说的了。此事算了吧。”话虽然这么说,秦琼心里却有些嘀咕,李密你是读书人,我这个拉锁头的自然不如你懂的多,可是为人在世,要堂堂正正,行事光明磊落才能算得上男子汉大丈夫。新月娥这件事情,根子上就是王伯当做的错了,今日他逃过军法制裁,来日必定有报应。

    攻下了虹霓关,瓦岗军威名大盛,王伯当杀新月娥一事很快被遗忘。本来兵马已在途中的左天成和尚师徒听闻虹霓关失陷,新文理自尽的消息之后,也不敢惹瓦岗军的锋芒,分别带兵退回。秦琼和李密在虹霓关修整了人马之后,十万大军浩浩荡荡的返回瓦岗山,一路之上所过州府望风而降,得降兵无数。

    这日大军来到瓦岗山下,程咬金率领魏征徐世绩等人在山下等候,一见秦琼和李密,程咬金裂开大嘴笑道:“二哥,蒲山公,你们两位这回可给咱们魔国挣了大面子啊。”

    秦琼和李密忙道:“皇上过奖。”

    “哎呀,你们跟我客气什么,我还正好有事要跟你们说呢。”程咬金一手拉住一个,将他们拽上山去,至于其他安顿事宜,自然有人去操办。

    来到了山上的皇宫里,众人齐聚一堂,程咬金道:“二哥,蒲山公,我一直等你们回来商量件事情。这事丞相和军师都不同意,你们可要帮我。”

    秦琼和李密奇道:“皇上要商量什么事?”

    程咬金嘿嘿一笑,伸手把脑袋上的皇冠摘了下来道:“我这个皇帝做的腻了,不想干了,就等你们回来另选新皇上呢。”

    秦琼和李密听了,一个忧一个喜,心里想的各不相同。

    程咬金看他们不作声,一嘟嘴道:“我跟你们说,当皇帝这事纯属自愿,当初你们忽悠我当了皇帝,我混了几年了,也算够意思了。如今瓦岗天下闻名,我一个卖私盐的怎么上得了台面。反正今天你们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惹火了我,我带着我娘和老婆下山去,看你们谁还逼我。”

    看着一脸流氓相,视皇帝宝座为蛇蝎的程咬金,众人都哭笑不得。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小说_小说网_成人小说_中华999小说网(https://zhong999.com) 手机版:https://zhong999.com/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