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兵贼

第二百六十二章 金刀将    文 / 穿马甲的猪 更新时间: 2019-03-17 16:31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前日晚间起,东北东部地区普降暴雪,猪的家乡也是如此,积雪最深的时候达到一米厚,所有交通都中断了。 原定今天出发回北京,结果因大雪阻隔也中断了。没办法只有在没有电脑的家中呆着了。更新上有问题,实在抱歉。至于配角问题,时间关系,不多解释了。能看下去的,请继续支持,有意见建议的,欢迎留下,下一本书,猪会吸取大家的意见,努力进步的。

    ****************************

    西风卷地,继金龙关被攻破之后,白马关也被势如破竹的少帅军如同狂风骤雨一般的扫荡而过,守将莫怀义战死。少帅均连过两关,威势顿增,天下人的目光都盯在了这支号称要废黜昏君,为民作主的军队。不过与此同时,攻打下了兴洛仓的李密和攻克了河西郡的李渊风头也盛极一时。消息传来江都,杨广呆若木鸡的看着眼前的奏折,兀自不敢相信。

    “李渊,李密,武安福,你们这三个叛党!”杨广勃然大怒的把手中的奏折撕扯的粉碎,“你们都是隋朝的大臣,如今竟然都反叛于我,可恶啊,可恶!”

    看着暴跳如雷的杨广,众大臣都不敢多说,唯有年老多病的苏威实在忍不住时,才轻轻的咳嗽两声。

    “既然有他们这样的叛贼,我看朝廷里一定也有人有二心。司马德戬,沈光,你们这就给我严加探查,若是发现有人意图叛乱,立刻报告给我。”杨广吩咐道。司马德戬如今是禁卫骁果的首领,而沈光则是杨广贴身的给使首领。两人应声领命下去布置,众大臣个个噤若寒蝉,有异心的胆战心惊,忠心耿耿的也不由的心寒。江都内外,无论禁卫骁果还是外营的军队中,都弥漫着悲凉的气氛。这些士兵的老家都是关中和中原地区,如今李渊攻打关中,李密扫荡中原,更可怕的是武安福还挥军南下。而江都四周也不绥靖,萧铣占据金陵,林士宏扼守长江,杜伏威辅公佑横行江淮,沈法兴和李子通在江都附近攻城略地,虎视眈眈。天下虽大,留给杨广,供他发号施令的,不过区区江都一城而已。

    尽管杨广昏庸,可是当武安福来到泗水关下时,左天成依然表现出了身为隋朝臣子的忠诚来。紧闭的泗水关上,无数的弓箭手弯弓搭箭,准备射杀一切接近城池的敌人。

    武安福自然不会以身犯险的蹈入险地,他远远的看着城上的隋旗,问身边的李靖道:“左天成此人刀法精奇,绝非寻常之辈,我看他必定不会坚守不出。咱们扎下营来,等他沉不住气,自己出来挑战就是了。”

    少帅军就地扎营,把个泗水关前堵的满满当当。左天成看着少帅军军势强大,恨的牙直痒痒,吩咐偏副将领道:“武安福欺我兵少,我明日定要出城,让他知道我的厉害。”

    众将都知道左天成刀法高超,一起道:“卑职等愿追随将军。”

    第二日一早,隋军吃了顿饱饭,左天成带上一千人马出了城,派了一名小兵前来武安福大营发战书。武安福接来一看,原来左天成在书信上说要和武安福麾下大将打上三场,若有人能胜过他,他便献关投降,若是胜不了,便要武安福撤兵退回济南。

    武安福看了笑道:“左天成艺高人胆大,不过咱们军中能人辈出,如何能叫他吓唬住,这个战书,我接了。”

    小兵回来报说武安福借了战书,左天成等了一会,就听对面营中一声炮响,武安福带领十几命将领和一千人马出了营,来到左天成阵前,两边各自押住阵脚,武安福策马出来道:“金刀将军,别来无恙啊?”

    左天成冷哼一声道:“武安福,莫要废话,你手下派哪三个出来?”

    武安福回头问道:“众位,你们谁愿意打第一战?”

    那边雄阔海,王君廓,薛仁贵都跃跃欲试,却叫谢映登抢先一步,催马出来道:“少帅,我隋军征战多时,未立功勋,今日愿意和左天成一战。”

    武安福心想后面还有两战,便叫谢映登输上一场也无妨,便道:“好,将军小心了。”

    谢映登贯马而出,来倒阵前,高声道:“左天成,我名叫谢映登,乃是少帅武安福麾下大将,与你一战。”

    左天成笑道:“没听说过你的名字,你过来试试我的金刀吧。”

    谢映登也不客气,一踹跨下马,飞马上前,一枪刺来。左天成身经百战,闭眼都能应付,合刀一挂,谢映登看他刀来,枪在中途一变,来了一个蛟龙出海的招式,往左天成的小腹刺去。这一下变招又快又急,十分的敏捷漂亮,赢得武安福等人的齐声叫好。可左天成是何等的人物,他的刀法虽然不是绝顶,却也自成一脉。只见他一扯镫,立刀一绷,当的磕出了谢映登的枪,顺势二马重逢,擦身而过。谢映登回过身来,一枪接一枪,一枪快似一枪,左天成防守的水泄不通,让他无机可趁。谢映登和他过了十来招,心里有点虚了。心说我连番进攻也不能奏效,他一刀都没还手,如今气不长出,面不改色,看来我不是他的对手。既然兵器上赢不了,就叫你知道知道我的箭法厉害。他心里打定主意,再次和左天成二马教错,刚一错身,他把枪在得胜钩上一挂,从背后拽出长弓,又捞出一只羽箭。认扣搭弦,弓开如同满月一般,侧身就是一箭。这一箭快若流星,直奔左天成而来。左天成这边刚刚勒转马头,只听劲风疾响,一只白色羽箭奔咽喉射了过来。左天成眼睛瞪的溜圆,刀换左手,腰一拧,脑袋一侧,右手在空中一翻,手掌正切在箭上,再一反手,就把箭捞在手中。这一下干净漂亮,胆识过人,谢映登看的傻眼。左天成大笑道:“谢映登啊,你这雕虫小技,跟我这里卖不出去。”

    谢映登见他有如此本领,知道不敌,也不再自取其辱,马上行了一礼,黯然败回。

    武安福见输了一阵,皱起眉头,心想左天成刀法果然不错,若想战胜他,只怕还是要以刀克刀,他回身问王君廓道:“你可有信心与左天成比一比刀法?”

    王君廓笑道:“我当镖师的时候就听说天下名刀魏文通左天成,如今魏文通死了,我便会会左天成,看看是他的金刀左天成厉害,还是我大刀王君廓厉害。”说着他打马出来,手里的青龙偃月刀一扬,口中道:“左天成啊,我乃少帅武安福麾下大刀王君廓,我要和你比比谁的刀更厉害啊。”

    左天成一看这人相貌堂堂,竟然有些关云长的风范,心说这人看来不好对付,我得小心。王君廓催马上前,搬刀头,献刀纂,是平平常常的进刀式,左天成浸淫刀法多年,已是宗师级数,合刀一挂,用最简单的办法拨开王君廓的刀,随即摇刀斩向王君廓的马头,王君廓立刀一绷,也是中规中矩。两人马走盘旋,两柄大刀上下翻飞,银光闪闪,打在一处。两边见阵的看见他们你来我往,有攻有守,都大呼过瘾。

    两人就这么纠缠在一起,不多时已经过了二十几招,王君廓的粘,点,挂,绷,削,挠,劈,砍,各种招数使了一个遍,却依然奈何不了左天成。反而是左天成越战越勇,连连进逼,抽准了王君廓一个破绽,一个力劈华山砍了下来。王君廓没有办法,只能横刀一挡,心里只抱着挡住就活命,挡不住就人头落地的想法。左天成这一刀砍下,王君廓一咬牙,硬是接了下来,可是他的虎口被震开,再也支持不住,只得拨马逃回本阵。左天成又赢了第二阵。

    王君廓乃是武安福麾下的猛将之一,此刻败下阵来,众人皆惊,武安福心道王君廓也败了,若想赢下左天成,只怕非得雄阔海,薛仁贵,罗士信三人之一出马了。罗士信脑筋糊涂,武安福可不放心叫他出阵,便问雄阔海和薛仁贵道:“你们谁能替我战败左天成?”

    雄阔海刚要出去,薛仁贵抢先一步道:“少帅,我愿出马。若不能打败左天成,愿受军法处置。”

    武安福点点头道:“你的方天画戟或可和他一斗,不过千万要小心。若是不成,也莫要硬拼。”

    薛仁贵应了一声,催马而出,来到左天成面前道:“少帅麾下薛仁贵,特来讨教金刀将的本事。”

    左天成没听过他的名字,不过见他一身银甲,分外的英姿飒爽,心里总觉得的有些熟悉,一时却想不起来。他哪里知道眼前的薛仁贵就是在长蛇阵一战里先后击败定彦平和杨林两人的那个程咬银。

    “我说年轻人,我看你乳臭未干,还是回家去吧,莫要平白无故的丢了性命。”左天成看薛仁贵是在年轻,不屑的道。

    “废话少说,若能赢了我手中的方天画戟,便叫你拿了头颅去。”薛仁贵喝道,话到戟到,直刺左天成。

    左天成见他画戟刺来,颇有威势,不敢怠慢,摇刀去挡,金铁交接,两人都是一震,试探出对方斤两来,顿时不敢大意,小心应敌。

    左天成刀法精妙,如同水银泻地,攻守自如,纵横多变;薛仁贵戟法高超,如同银龙摆尾,招数凶狠,游刃有余。两人棋逢对手,将遇良才,斗在一处,许久不分胜负。

    一晃三十几招过去,左天成毕竟连战三将,气力渐渐有所不支,招法渐渐散乱。薛仁贵年轻力壮,又是第一场战,见左天成气力接济不上,大喜过望,手上的画戟翩翩若惊雷,皎皎若流星,一招快过一招,终于瞅准左天成一个力怯,两马教错,反手一戟,拍在左天成的背上。左天成晃悠一下,噗通落下马来。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小说_小说网_成人小说_中华999小说网(https://zhong999.com) 手机版:https://zhong999.com/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