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兵贼

第二百七十三章 叛    文 / 穿马甲的猪 更新时间: 2019-03-17 16:31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有存稿的好处是就算作者的状态不好也不会断了更新,可是坏处也是显而易见的,那就是不能及时的根据读者的反应来做出修改。 兵贼已经到了收尾阶段,想修改是来不及了,只能期待下一本书写一个爽点的故事了。

    **********************************

    “许公,我们该说的都说了,请你给大家拿个主意吧。”裴虔通道。

    小屋里聚集了十几个人,这些人都是骁果营的关中籍将领,有宇文化及的弟弟宇文士及,宇文智及,儿子宇文成都,宇文成祥,干儿子司马德戬,骁果将军元礼,裴虔通,舍人元敏,虎牙郎将赵行枢,鹰扬郎将孟秉,直长许弘仁,薛世良,医正张凯等。方才大家七嘴八舌的谈论时局,人人都为杨广要迁都丹阳而担忧,如今都把回家的希望寄托在宇文化及的身上。

    “江都粮草已尽,各地的赋税粮米又运送不达,江都实在难以为继,迁都丹阳,也不失为一个好主意。”宇文化及淡淡的道,他一副宠辱不惊的模样,其实心里早打好了算盘。

    “许公,如今皇上重用南人,虞世基,裴蕴等人有和能耐,竟然位居许公之上,还处处刁难我们北人。如今又要皇上迁都丹阳,摆明了要放弃关中,让我们有家不能回。难道许公你能忍得下去吗?”元礼性子粗犷,开口道。

    “皇上已经答允,我能有什么办法?”宇文化及道。

    “许公,前几日窦贤与骁果数百逃亡,被皇上派人追杀杀了。如今骁果之中军心思变,不少人都打算逃亡,若是不早些安抚,寻找对策,只怕到时候军中哗变,危及许公你啊。”赵行枢道。

    “皇室将倾,许公难道要做殉葬品吗?”一旁张凯道。

    宇文化及咳嗽一声道:“如此大逆不道的话,可莫要乱说。”

    张凯道:“迟早都是一死,我又怕什么。只求能死在家乡,便是我天大的福分了。”

    众将听了,想起家乡不知如何了,各个心中难过,长吁短叹。

    “既然诸位已经离心离德,不知有什么打算?”宇文化及问道。

    “我等打算一起逃亡,结党西归。许公愿意和我们一起走吗?”薛世良道。

    宇文化及没有作声,反倒是他弟弟宇文智及笑起来。薛世良怒道:“大人笑什么?”

    宇文智及止住笑声道:“我笑你们自取死路,犹不自知。”

    “这是怎么说?”和薛世良等人一起商量西归的元敏问道。

    “皇上虽然无道,可是威严尚在,你们若是逃走,岂不和窦贤一样,自取灭亡吗?到时候皇上一声令下,自然有人去取你们的性命,难道还能逃回关中不成?”宇文智及道。

    元敏,薛世良,赵行枢等人都铁青了脸,知道宇文智及说的一点都不错。摆在眼前似乎怎么都是死,元敏不甘心的道:“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当然有。”说话的是宇文家三兄弟中的老三宇文士及。

    “请说。”众人一起道。宇文化及看着三弟,露出不为人察觉的笑容来。

    “如今隋朝倾覆在即,此为天意。英雄并起,天下离心,我等既然都有反意,一不做,二不休,不如就此成就大事,成就帝王之业。”宇文士及道。

    众将听了,个个眼睛放光。他们只想逃跑,哪里想过造反,可是宇文士及的话给他们指点了一条明路。

    “既然横竖都是一死,我赞同一试。”元礼第一个道。

    “我也赞同。”薛世良道。

    屋中众将一个个的表态,除了沉默不语的宇文成都外,一致要求宇文化及为首领,率领众人密谋政变。

    随着迁都丹阳的消息传播开来,骁果之中越来越弥漫起背叛的情绪。心怀故土的北人早就因为杨广宠信裴蕴,虞世基,来护儿等南人而愤恨不平,此时内忧外患,都是各怀二心,只盼能够返回家乡。

    这日无间,许多骁果正在备身府里等候值勤,医正张凯从外走进来,许多骁果上前行礼,张凯和众人寒暄几句,忽然压低声音道:“我和诸位交情不错,有要事相告,还望诸位守口如瓶。”

    “大人请说。”众人见他面色严肃,都谨慎起来。

    “今日骁果之中军心浮动,据说有不少人想要西归,可有此事?”张凯问道。

    众人都踌躇起来,半晌一人道:“大人也不是外人,实话告诉你吧,我们确有此心,不过还没决定。”

    张凯顿足道:“坏了,果然是这么一回事。”

    “怎么?”众人一惊,此事事关重大,动辄就是掉脑袋的下场,不由众人不关心。

    “皇上近日得到消息,得知骁果有人要叛逃,所以叫我准备毒酒,要把骁果中的北人都鸠杀掉,只留南人。”张凯道。

    众人听了,都变了脸色,联系起日前南人多受宠爱赏赐的事情来,不由不信。

    “言尽于此,大家自己小心吧。”张凯说完,起身走了。留下诸多惊恐不定的骁果来。恐慌的情绪随着这流言在军中的扩散慢慢的扩展开来,北方来的骁果们,个个都有了叛乱之心。把一切看在眼里,司马德戬悄悄奏报了宇文化及。

    叛乱,迫在眉睫。

    烟花三月,江都城里,风急昼昏,阴雨连绵。杨广心绪不宁的看着外面弥漫的水雾烟尘,对萧后道:“等雨下完,咱们就去丹阳吧。”

    他却不知道,他的生命,将在这阴雨的江都,和大隋的王图霸业一起结束掉。

    就在杨广嗟叹的时候,司马德戬已经将骁果的诸多将校集中起来,都在备身府商量。司马德戬站在柱前,高声道:“诸位,皇上重用南人,又要迁都丹阳,放弃北方,我等北人,眼看就要遭受灭顶之灾。我奉许公之命,要为大家做主,兵谏皇上,回归关中。诸位可愿跟随?”

    “惟将军命。”骁果早就都有反意,一听之下,齐声拥护。

    当夜正轮到裴虔通值守,晚饭过后,御厩里的马匹都被裴虔通派人盗走,又将骁果数百人暗中藏在宫门之外。布置完毕,裴虔通带领亲信来到杨广居住的禁宫外驻守,随时等候外面的骁果里应外合。而掌管关闭宫门的唐奉义也故意不给宫殿诸门上锁。

    宫外巷中,负责查夜的冯普乐正带人走在小巷中,巡视宫墙外的安全,迎面走来了一伙人,仔细看去,原来是宇文智及和孟秉。冯普乐上前笑道:“二位将军怎么这么晚还不去休息?”

    宇文智及迎过来,满脸是笑道:“近日街面不太清净,我和孟将军出来看看。”他边说边走到冯普乐的身边。冯普乐道:“这事有我就行了,不用二位将军烦心。”

    “我们烦的就是你啊。”宇文智及说着话,藏在手中的匕首刺去,在冯普乐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形下,抵在他的喉咙上。而孟秉带着随行的骁果,也把冯普乐的部下都制住。

    “你们要干什么?”冯普乐惊道。

    “要变天了。”宇文智及嘿嘿笑道。

    “外面是什么声音?”杨广正在昏昏沉沉的睡着,只觉得外面喧嚣不已,从榻上起来探身看去,隐隐有火光,忙问司官魏华。

    “启禀皇上,是宫中的草坊失火,裴虔通已经待人去救了。皇上不必担心。”魏华早和宇文化及等人同流合污,撒谎道。

    杨广哦了一声,便不再为意,重又沉沉的睡去了。

    就在宇文化及的筹谋正在进行的时候,江阳县长张惠绍出现在裴蕴的府门前。

    “裴大人,大事不好。”张惠绍一见匆匆起身来迎接他的裴蕴,一头拜倒,涕泪皆流。

    “何事如此惊慌?”裴蕴整理着衣服,问道。

    “骁果异动,只怕有变。”张惠绍说着把他所知的骁果异常调动一一和裴蕴说了。裴蕴越听越惊,忙道:“你所说可是实?”

    “不敢有半句虚言。”张惠绍道。

    “这可怎么是好?我这就进宫奏报皇上。”裴蕴急道。

    “只怕来不及了,以小人看,只怕一时三刻叛军就要发动。何况叛军必有筹备,只怕已经把守住了宫门。”张惠绍道。

    裴蕴沉思片刻道:“既然如此,只好行险了。”

    他来到书房,刷刷刷写了一通,对张惠绍道:“你持这封信去见燕王杨炎,请他尝试进宫禀告皇上,由皇上下令平叛。”

    张惠绍领命去了。裴蕴想了想,又写了些东西,匆匆出了门,往虞世基的住处去了。

    三更刚过,皇城芳林门,夜色之下,两个人影出现在门侧的流水洞口前。

    “燕王,你可一定要小心啊。”说话的是梁国公萧矩。他眼前的少年正是杨广的孙子燕王杨炎。

    “梁公,我若不回来,还请你念在皇上对你的恩情上,急速去召集援兵,保护皇上。”燕王杨炎道。他接到了张惠绍的密报,联系近几日骁果的动静,知道不好,忙和萧矩一起来到宫外,想要上奏杨广。可是宫门都被宇文化及的人把守住,根本不得而入,不得以他只能悄悄来到侧门处,想从流水洞口进去。

    萧矩泣不成声道:“燕王,我萧矩身为隋臣,必当拼了一条老命为皇上分忧。”

    杨炎点点头,瘦弱的身躯挺直,向着水洞钻进去。水洞中水流湍急,深透膝盖,杨炎费了半天的劲才从水洞中钻出来,一路狂奔,往玄武门而来。

    “何人?”守门的卫兵看到浑身湿漉漉的杨炎,喝问道。

    “我乃燕王杨炎,快给我奏报皇上。”杨炎气喘吁吁的道。

    “原来是燕王啊,这么晚,不知道来做什么?”随着话音,裴虔通出现在杨炎的身后,不等他明白过来,便被按到在地。

    “天快亮了。”裴虔通看着被拖走的杨炎,喃喃道。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小说_小说网_成人小说_中华999小说网(https://zhong999.com) 手机版:https://zhong999.com/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