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兵贼

第二百九十章 鄱阳水战    文 / 穿马甲的猪 更新时间: 2019-03-17 16:32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启禀将军,敌军冲锋了。 ”前哨发现林士宏的大军向着己方冲来,忙向李靖禀告。

    “传令下去,按照预定战术进攻。”李靖下令道。传令兵马上等上高高的桅杆,用旗语向第一层的防御传达起命令来。

    “将军,中军传来命令,按照预定计划出击。”接到了命令,小兵不敢怠慢,禀告给前锋大将左天成和王君廓。

    两人接到命令,一左一右各带了五十艘小船,飞速的向着对面破浪而来的巨大战船迎上去。双方船体相差悬殊,林士宏那边的将领见了,大声笑道:“螳臂当车,自不量力!”林部水军官兵也都大声哄笑起来,根本没把少帅军放在眼里。

    “解散!”眼看两只船队就要和敌军大船正面接触,左天成和王君廓的旗舰上立刻亮出旗语,两边的小船立刻分成小队,五艘一组,分散开来。左天成这一边冲着一马当先的一艘大船迎了上去,左天成金刀在手,立在船头,高声喝道:“林士宏,爷爷取你狗命来了!”

    “撞沉他。”战船上的将领一看对方船只弱小,根本没有放在眼里,吩咐水手道。

    水手刚刚一转过舵,要去撞左天成的小船,却见他的船十分灵活,在大船的身边轻巧的划了过去,数百支箭射过去,却哪里射得中。而这一耽搁,五十几艘小船已经穿插在大船的四周,四面战鼓齐鸣,一起攻打起来。无数的火箭四面八方射上甲板,林士宏的水军狼狈不堪,顾得这头顾不得那头,焦头烂额之中,左天成不知何时靠近了大船,小船上数条绳索一起抛出,勾在大船上。大船上已经混乱一片,无人注意,左天成带了数十个死士一起攀爬上船,冲上甲板,挥刀就砍,战船上的指挥官冼智臣拔腿要跑,叫左天成赶上来一刀砍下了人头。穿上的水军哪里想到武安福军这种狼群战术,一被冲上船来,全都傻了眼。左天成等人一阵冲杀,其他小船也趁机攀了上来,不等其他大船赶上来救援,便把林部水军杀的死的死,跳水的跳水,投降的投降,轻而易举把这条大船抢到了手。

    这边左天成得手,那边王君廓也不示弱,用同样的方式使得另一条脱离了大部队的战船顾此失彼,被王君廓找到空隙,畔上了战船。林士宏军船虽然庞大,士兵却懦弱的很,一被登船短兵相接,就露出了训练不精的弱点,叫王君廓杀的纷纷落水,哭爹含娘,乱成一团,不过片刻,便放弃了抵抗,交出了大船的控制权。

    “他娘的,好狡猾。”张善安啐了口浓痰,大声的叫骂,“给我集中起来,别脱离大部队,谁再冒进,就军**处!”

    旗舰发出了信号,林士宏的大船们不敢再冒进,而是保持了固定的距离,互相掩护着向左天成和王君廓欺来。

    “号令撤退,火船准备。”看到林士宏军及时的作出反应,李靖并不慌乱,下达了命令。

    左天成和王君廓接到了命令,带着两艘缴获的大船以及上百的小船立刻后撤。林士宏的船队一路追来,要趁少帅军的船队没有全部通过湖口之机击溃他们。

    “该起风了吧?”李靖伸出手来,试探着风向。

    张善安坐镇在后军的旗舰之上,见到前军占据了优势,也跟随上来,他站在船头,迎着风势,大声的指挥着。

    风?张善安似乎想到了什么,凌乱的头发被风扬起,这个不好的兆头提醒了他。

    “叫前军后退,后退!”张善安大叫起来。

    “将军,我军如今占据了优势啊。”副将惊讶的道。

    “你懂个屁,起风了,他们要用火攻!”张善安急道。

    他的话音刚落,远远的湖面上,十几艘小船忽然放弃了逃跑,转过身来,不要命的向着大船队冲过来。

    “别叫他们冲进来。”张善安大喊道,可是后军和前军相隔太远,他的叫声根本传不过去,如今再打旗语,也来不及了。

    小船依靠灵活的机动性钻进了大船队的腹地,就在风势正烈之时,一起着起了大火,十几条火船冲撞在船队之中,借着风力,把林士宏的船队陷入了一片火海之中。而左天成王君廓趁机带兵反身杀过来,火箭如同雨点一般射在敌船上,林士宏的前军损失惨重,十几条大船起火,没有起火的也落荒而逃。

    “冲啊!”一声炮响,刚刚进入湖中的一百条中型战船在雄阔海和薛仁贵的率领下投入了战斗,痛打起逃窜的敌船来。

    张善安在后军见了,大怒道:“好个武安福,欺负我军中没有能人吗?给我传令,战船列队,集中攻打对方的旗舰,杀死对方指挥官者,连升三级。”

    命令发布出去,中军后军的船队稳定了阵脚,避开起火的湖面,压迫而来。林士宏经营水军多年,经验丰富,部下多是南方人,习惯水战。真要是进行水中战斗,少帅军并不能占据多少的优势。不多一会,左天成的战船就被围住,他一番死战方才逃离出来,却也不得不弃船而逃。而薛仁贵的战船也被对方的大船队撞的七荤八素,阵型凌乱起来。少帅军小船的劣势终于体现出来,在纯粹的水战中,被对方的大中舰只撞翻数十只,落水溺死者不计其数。一时间战况似乎又朝着对林士宏一方有利的形势发展了。

    “将军,我军前锋抵挡不住了,敌军的战船实在太过强大。”传令兵在桅杆上把局势看得清楚,忙下来报给李靖知道。

    李靖皱起眉头来,还有将近一半的船队没有进入鄱阳湖,如果这个时候前锋溃败,只怕对整体的战局都造成不利的影响。他刚要下令把旗舰在内的后备队派出去参加战斗,就听桅杆上一声惊呼。

    “怎么了?”李靖奇道。

    “雄阔海将军,他冲进敌阵了!”传令兵声音中七分敬佩三分惊慌。

    李靖大惊失色,连忙登上高处远眺出去,果然就见雄阔海的旗舰带领着五艘小船直奔着对方的船队中心冲过去。

    “他怎么这么鲁莽!”李靖顿足道,雄阔海是军中猛将之首,若是有个三长两短,回去如何跟武安福交待。

    雄阔海根本不了解李靖的焦急心情,他只是气恼对方仗着大船庞大的体型欺负自己的小船,为了争一口气,他要百万军中取对方上将的首级。

    六条小船,乘风破浪,在林士宏的船队中央找到一条缝隙,直插向船队的中军。等到那些庞大战船的士兵发现的时候,都惊呆了。

    这是何等的勇气和能力,敢于孤军深入?一艘战船迎过去阻截,雄阔海的船轻巧的拐了个弯,避开对方的冲撞,灵巧的贴紧对手。雄阔海在船上一跃而起,跳上了对方的甲板。不等水兵们闭上惊讶的合不拢的嘴巴,雄阔海就挥起了铁棍。

    水火棍的威力哪里是寻常兵将能够抵挡的,不等其他的船只来帮忙,雄阔海已经将船上的兵将打的落花流水,一塌糊涂。船上的林军大将冯志戴大怒道:“来者何……”

    话音未落,已经叫雄阔海一棍扫来,打得骨断筋折,血肉横飞。

    击败了一条船并不能显示出雄阔海的英勇来,六条船继续前进,连续击败了数条拦截上来的战船,被雄阔海在腹地这么一冲击,林士宏的船队有些混乱了。左天成王君廓薛仁贵趁机重新组织起来,站稳了脚跟,组成了一道防线。

    进攻永远是最好的防守,突破了数道阻隔,雄阔海的六条船只损失了一条便来到了中军,而他们的面前,是三十条林士宏军中最强悍将领率领的三十条战船。只有突破他们,才能逼近张善安的旗舰。

    “进攻!”雄阔海站在船头,铁棍高高举起,发成了震耳欲聋的高喊。五条小船毫不畏惧,一直冲进了对方的阵势当中。

    前方是敌人,后面也有追兵,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换做旁人,只怕早就吓的尿了,而对于雄阔海来说,这才是展示他盖世无双的胆量和能力的舞台。

    身陷重围,孤军奋战,却一身是胆,越战越勇,部下也都知道若不拼命只会死的更惨,个个奋勇争先,一刀一枪都是不要命的打法。眼看对方几条小船竟然爆发出如此的战斗力,远在包围圈外的张善安也傻眼了。

    登船,雄阔海一棍打翻了张善安的福将高法澄,船上小兵看着杀的红了眼睛的雄阔海,战战兢兢,有人甚至吓的握不住兵器。

    突破,拦在船前的一艘艘林士宏战船,无论有多么的强大,都在少帅军的拼死冲杀下胆颤心寒。三十几艘战船竟然阻挡不住雄阔海这区区五条小船,叫他硬是从中央突围出去,直奔张善安的旗舰而去。

    “转舵,转舵。”张善安大骇,眼看雄阔海的五条船冲破了己方中军的防守,直奔自己的旗舰而来,他吓的魂不附体。

    水手们拼命的转着舵,雄阔海的勇猛让他们只想逃命,可偏偏心急之下,舵打的猛了,本就是在岸附近的大船一个转身不利,船尾扫上了一片浅滩,搁浅了。

    “怎么搞得?”张善安大怒道,冲到甲板上,一刀砍了一个水手,“快给我开船。”

    船已搁浅,如何开动?雄阔海飞驶而来,追兵在后,哪里救援的及,眼看那天神一般的猛将跳上船来,奔自己就是一棍打来。张善安脸色苍白,抵挡都来不及,便丧命在铁棍之下。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小说_小说网_成人小说_中华999小说网(https://zhong999.com) 手机版:https://zhong999.com/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