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兵贼

第二百九十三章 扫平江南    文 / 穿马甲的猪 更新时间: 2019-03-17 16:32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本人智商不足,因此以猪为名,书下人物,自然智力也不足。 说我喜欢虐待主角我承认,说我不尊重古人我不服气。讨论书,可以说我写的不好,可以攻击我的智力,但请不要攻击我的人品,多谢。

    朋友生日,出去玩了,更新晚了,致歉。

    ***********************************

    双枪袭来,徐令言虽然是沈家众将中的佼佼者,却也惊骇万分。眼看双枪威力霸道,挥刀去挡,武安福早料到他的反应,左手枪一翻,抖了一个枪花,右手枪缓了一缓。徐令言见枪花抖来,慌了手脚,举刀去挂,偏偏露出了中腹的空当。武安福右手枪实若闪电,瞅准机会,一枪攻进中腹,正中徐令言的胸口。徐令言怪叫一声,翻落马下,眼见不活了。

    杀了徐令言,武安福大声喝道:“挡我者死!”

    张称金和罗士信一左一右护在武安福的身边,武安福双枪乱抖,冲开沈家亲兵的包围圈,来到赵勇身边。

    赵勇一见武安福,虎目落泪道:“少帅,赵勇无能,吃了败仗。”

    武安福劝慰他道:“胜败乃兵家常事,快随我杀出去,重整旗鼓。”

    赵勇摇摇头道:“少帅,我不成了,你别管我。”

    武安福刚要骂他,仔细一看,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原来赵勇的胸前早中了数支箭,血流如注,这般伤势,有死无活。

    “少帅,替我报仇吧。”赵勇爽朗一笑,挥起丈八蛇矛,大吼一声:“小子们,爷爷要死也得拉几个陪葬的。”

    说罢催马而出,杀进了敌军之中,转眼便被淹没在人潮之中。

    武安福忍住悲痛,暴喝一声:“给我杀,凡是不降者,杀无赦!”

    被前后夹击的联军阵营已经陷入了军令不行的境地。萧家的兵和沈家的兵乱作一团,兵找不倒将,将找不到兵,再加上多数是乌合之众,惊恐之余,丢下兵器,趁着夜色悄悄遁去者有上万人。所幸沈家的亲兵和萧家的禁卫军战斗力十分强悍,不弱于武安福的少帅军,因此还能支撑。

    双方正杀的难解难分,就听远处炮声隆隆,喊声震天。萧铣和沈法兴都愣了,这又是哪路的神仙?

    借着火光,终于有人看到西边一支人马飞速赶来,那面旗帜上模糊的字迹是……

    “武”!

    李靖回来了!

    虽然只是日夜兼程赶回来雄阔海和裴元庆的五千先锋队,对萧家沈家联军的打击和对少帅军的鼓舞不言自明。联军的士气在受到一个又一个重大打击之后,终于跌落到了谷底,而军心的崩溃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战局的急转直下。

    “沈法兴的人,一个不饶。”痛失了赵勇的武安福如同一只发了疯的狼,见人就杀。沈法兴的爱将段芊手舞双鞭来战武安福,不到两个照面,叫武安福一枪刺中咽喉,血光迸溅,落马而死。段芊是沈法兴部下亲兵的首脑人物,他一毙命,亲兵们顿时失去了主心骨,有些胆子略微小一些的,已经开始后退了。

    “后退者死!”一将飞马而来,一刀砍下,将一个仓惶退后的兵丁头颅斩落,“武安福,你家爷爷沈经来了。”

    可是这个沈法兴的长子出师不利,武安福那边正和陈果仁战在一处,没功夫搭理他,他的喊叫被孙成听见,自然是用弓箭来收拾他。孙成离得虽远,看的却清楚,一箭射去,正中沈经前胸,当场翻落马下。

    此刻雄阔海和裴元庆两大当世猛将也杀将过来,再加上姜松一条出神入化的大枪,连杀了孙士汉和刘子翼两员大将。沈法兴部下众将纷纷战死,士兵们惶恐不堪,发一声喊,倒有大半人丢下兵器,不再抵抗了。

    “爹,我看势头不好,咱们快走吧。”沈纶要比昔年在京师祝贺杨广登基时成熟稳重的多了,此刻见到形势大变,赶忙对沈法兴道。

    沈法兴身为沈门的门主,老奸巨滑,也觉出不妙,忙道:“只怕李靖人马从西赶回来,咱们往东跑吧。”

    沈纶和蒋元超合兵在一处,有三千余人,奔东边杀去。这些人中大半人都姓沈,是沈门的中坚力量,忠心耿耿,战斗力和凝聚力十分强大。他们知道战况不妙,情势凶险,因此个个神勇,拼命突击。少帅军毕竟只有两万多人,应付起来颇为吃力,叫他们一冲,史大奈有些支撑不住,到底叫他们突破了一道口子,狼狈逃亡东方去了。

    武安福和沈法兴部将陈果仁大战了二十几合,见他颇有一些本领,知道一时难以取胜,便也不隐藏本领,不再用暴雨梨花枪和破军枪法对敌,双枪一展,定彦平传下来的绝命双枪倾泻而出。这套枪法是薛家枪的精髓所在,又结合了姜松传授的一些姜家枪的招法,配上两头蛇,四个枪头晃出几十道枪影。别说抵挡,看也看不清楚,陈果仁还没弄明白出了什么事情,便着了一枪,落下马来,叫一旁掠阵的罗士信跳出来,一棍打成肉泥。

    沈法兴一逃,沈家军所镇守的前营就等于失去了主心骨,留下的都是沈家花大钱招募来的农民,主帅都逃走了,哪个还傻傻的拼命啊。一看少帅军势力强大,残存的一万多人也不抵抗了。一时间大营之中少帅军两万多人,俘虏倒有三万多人,情状十分滑稽。

    顾不得检点俘虏,武安福命令孙成和史大奈带领两千人马看押俘虏,率兵直奔后营杀去,那里杜伏威和萧铣还在生死相搏之中。路上雄阔海和裴元庆飞马过来,述说鄱阳湖大胜,李靖大军就在后边,日出之后便能陆续赶到。武安福听说获得大胜,扫平了劲敌林士宏,心里大喜,高声呼道:“各位,林士宏已败,沈法兴逃走,只要灭了萧铣,长江以南就是咱们少帅军的地盘。此一战只许胜不许败,只要各位拼死作战,自有厚赏。”

    他声音虽然不大,架不住无数的士兵帮忙传话,不多时全军都听到了武安福的号令,群情激昂,眼看就能取得天下的半壁江山,兵将们个个奋勇,直接杀进后营里。萧铣军正和杜伏威军混战一处,突然被背后突袭,立刻乱成一团。

    张绣本来正和阚陵战在一处,猛听背后喊杀声震天响,知道事情不好,奋力一击,迫退了阚陵,转身就走。他哪里知道阚陵生性火爆,乃是杜伏威几十个义子之中第一猛将,眼看张绣要逃,哪里肯舍,飞马冲了上来,手里的破军锥呼一声刺了过去,张绣听到风声,大骇回身去挡,被阚陵缠斗住,一时哪里脱身得了。便在这时,少帅军卷地而来,萧铣军被杀的落花流水。裴元庆飞马本来,见二将相斗,厉声喝道:“哪个是萧铣的人?”

    阚陵一瞪眼睛喝道:“他是爷爷我的猎物,你莫要抢。”

    裴元庆嘿嘿一笑,催马上去,喝道:“你家三爷爷偏要抢来。”说罢一锤砸向张绣。张绣大惊,挥起枪去挡,哪里敌得过裴元庆的神力无敌,叫他一锤砸飞了枪,把脑袋砸得粉碎。

    阚陵一旁惊的合不拢嘴,他自诩为无敌猛将,和张绣大战几十合不能胜,却叫裴元庆一击杀了,惊为天人,心道少帅军兵强马壮,将领神勇,实在是厉害。幸好义父和他们联盟破敌,否则只怕今日自己就要送命在这人的锤下了。

    裴元庆杀了张绣,那边雄阔海打死了李袭志,姜松挑了周法明,张称金斩了董景珍。少帅军这一冲杀,萧铣的人马便如一堵破墙,卡啦啦的倒塌了。唯独一个文士宏有几分勇力,看到势头不妙,挥舞大刀,硬是杀开一条血路,在萧家子弟兵的护送下,保卫着萧铣也往东逃去。

    “追!别叫他们逃走了!”武安福一举双枪。少帅军潮水一般的追杀而去。

    萧铣一跑,大部分萧家的军队也都投降了,少帅军留下不少人来接收俘虏。那边江淮军整顿了下人马,杜伏威和辅公佑两大头领策马过来,一见到武安福,两人都是微微诧异。

    “二位怎么脸色如此奇怪?”武安福看到二人都脸露诧色,奇怪的问道。

    “原来少帅如此的年轻啊。”辅公佑赞叹道。

    武安福笑了笑:“本帅今年二十七岁了,江淮王似乎比我也只大那么一两岁吧。”

    “数年前就知道少帅在朝中为官,斗转星移,五六年过去,本以为少帅是个三四十岁的大汉,没想到是如此年少的英才。伏威自以为少年得志,没想到还是不如少帅,惭愧,惭愧。”杜伏威道。他二十多岁时和辅公佑在山东起兵,转战江淮,如今也只有二十八岁的年纪,算得上是少年英雄了,平日常因此自傲。如今看到武安福比自己年纪还小,成就更大,满心的佩服。

    “这一战多亏了两位啊,否则我的南京城就危险了。”武安福笑道。

    “少帅实在抬举我们,我看李靖将军的人马也快回来了吧。”杜伏威不是傻瓜,自然知道武安福是在客气,“就算没有我们的帮助,击败萧铣沈法兴也不过时间问题。”

    “无论如何都要感谢两位。至于咱们的约定,从今日起奏效。长江以南归我,江淮之间归二位。你我两军日后秋毫不犯,永为朋友。”武安福道。

    “好,咱们就此一言为定。”杜伏威大喜道。少帅军如今势力庞大,杜伏威本来还怕被吞并,此刻见到武安福如此豪爽的履行诺言,十分欣喜。

    他却哪里知道数日前武安福写上这样的许诺时和孙思邈孙成的对话。

    “杜伏威是员猛将,要想降伏他,必然要等他心服口服才行。北方群雄并起,我军统一江南之后,必然会找来北方的觊觎。有杜伏威在江淮坐镇,等于在我军和北方群雄之间的一面盾牌。日后无论我少帅军变得更加强大,还是北方群雄侵扰南方,杜伏威势力弱小,必然会选择一方投靠。那时候再施以援手,不愁他不心甘情愿的来投靠。”

    江南,就在武安福这样的谋划之中,一点点的被攥在少帅军的手中,继而虎视天下。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小说_小说网_成人小说_中华999小说网(https://zhong999.com) 手机版:https://zhong999.com/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