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兵贼

第三百二十二章 巷战    文 / 穿马甲的猪 更新时间: 2019-03-17 16: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今日四更之第三更。

    书评区的几位,如果觉得字数少,请从第一章开始数,哪一章少于3000字了?请别不做调查就胡乱做判断,否则我只能认为你根本没看过我的书。

    至于本书的结局,我早说过是喜剧,怎么还有人问这种问题?

    **************************

    尉迟恭好像一只被激怒了的公牛,钢鞭就是他无坚不摧的牛角,洛阳军中论起武勇来,伍云召和伍天锡都能和尉迟恭一战,不过如今他们兄弟都在城中奋力救火,尉迟恭面对普通的洛阳小兵们,猛虎扑羊,轻松无比的就打散了面前的阻隔。几个大步来到了惊慌失措想要逃走的高家兄弟身后,举起钢鞭,啪的打了下去。

    高士达走的慢,落在后边,他身旁的亲兵早被尉迟恭吓的傻了,眼睁睁看着尉迟恭冲上来一鞭打下,把高士达的脑袋打的凹了进去,眼珠子扑哒掉了出来,**则从变形的脑袋里冒出来,流了满地都是。

    高士达哼都没哼一声就魂归天外,前面的高士魁转过身来,惊骇欲绝,大声喝骂:“你是何人,来人啊,快给我杀了他。”

    尉迟恭嘴里冷哼一声,钢鞭一摆,打飞了一个想要护主的亲兵,趁着其他亲兵惊愕之际,跨上一步,挥鞭打下去。高士魁毕竟也是武将出身,一个侧身,躲过了这一鞭,不料尉迟恭的大手一把抓过来,正巧将他的脑袋扣在手中。

    尉迟恭的手十分粗大,竟然就将高士魁的脑袋抓住,使劲的一拧。

    咯嘣一声,高士魁的身体立刻软了下来,好似一滩烂泥。强悍如尉迟恭者,竟然一拧之下弄断了高士魁的脖子。这惊人之举不但杀了高家兄弟,让守兵失去了指挥官,也彻底摧毁了他们抵抗的勇气。

    尉迟恭杀了高家兄弟之后,刘弘基和殷开山在后边一起发力,在随即登城上来支援的段志玄的帮助下,终于将失去了指挥和士气的守兵击溃。

    守兵连滚带爬的逃下城去,有不少人为了躲避唐军的追赶,纵身从城墙上跃下,结果可想而知。

    杀散了守兵,不断有唐军攀爬上来,尉迟恭将李道英的头颅寻找回来,交给几个小兵,让他们连同尸首一起带下去。然后对刘弘基道:“刘将军,你如今犯了死罪,如果不想株连九族,需得拼命杀敌。比如你我一起攻入皇宫,抓了王世充,将功赎罪。”

    刘弘基道:“我保护惠王不利,死罪难逃,如今别无他法,一切听从将军的指挥。”

    尉迟恭笑道:“就算回去降罪,也得杀个痛快。”说罢一马当先,冲下城去,数百唐军紧随其后。刘弘基,殷开山,段志玄三人振作起精神来,暂时把身背重罪的念头忘记,奋勇的跟了上去。

    尉迟恭等人先来到城楼之下,这里的城门早就被各种石头麻袋堵塞住,以防备唐军冲撞城门。尉迟恭一下来,就挥动钢鞭打死了数个守兵,其他人一见唐军不断的从城上杀下来,个个心惊胆颤,早就失去了奋战之心,倒有几个把兵器一丢,跪地投降。

    刘弘基后边一看,忙大声喊道:“唐皇仁厚,降者不死。”

    其他唐军也跟着有样学样的喊道:“唐皇仁厚,降者不死。”

    这一心理战术配合着尉迟恭勇冠三军的杀人如麻,起到了奇妙的功效。越来越多的守兵承受不住巨大的心理压力,跪地投降,片刻之间,城门的两千守兵倒有一半归降,小半被杀,还有一些看势头不好落荒而逃去了。

    刘弘基见这么快就控制了局面,不禁大喜,一面吩咐士兵搬动堵塞城门的障碍物,一面走到尉迟恭身边道:“尉迟将军,咱们得快点叫大军进来,才好一鼓作气。”

    尉迟恭笑道:“何必等他们,我要去城中抓王世充,你们要来便来,不来便算了。”

    他说完,飞身跨上一匹夺来的战马,抓起一只长枪,大呼小叫着就往城中杀过去。倒有不少的唐兵是他忠实的追随者,也舞刀弄枪的一起尾随而去,声势倒也浩大。

    刘弘基看看城上越来越多的唐军赶到,西门基本上已经控制在手中,便叫段志玄留守指挥,和殷开山也带上几百人一起去了。

    洛阳城中,到处是燃烧着的房屋,无数的灾民躲在大街小巷之中,以泪洗面,哭喊着看着自己的家园化为灰烬。

    伍云召和伍天锡洛阳最宽敞的大街之上,紧张的指挥着手下的兵丁们将一桶一桶的水浇在燃烧的沿街店铺之上。这里是洛阳的商业区,如果大火燃烧起来,形成连锁的趋势,损失的钱财只怕要以亿万计。

    正在忙碌之中,猛地听见西边传来纷杂的脚步声,伍云召皱起眉头,心道难道有人趁着大乱趁火打劫吗?他回身看去,只见数百士兵拼命向这边逃过来,一边逃还一边喊道:“唐军打进来了,唐军打进来了。”

    伍云召大吃一惊,连忙拦住这队败兵,大声喝问:“怎么回事?”

    一个小兵道:“两位高将军都被唐军给杀了,他们从西边的城墙上翻进来了。”

    伍云召气的要命,骂道:“这可怎么是好。”他知道现在情势紧急,忙命两个亲信的亲兵前往皇宫去报信,叫王世充快调兵来增援。

    安排好了前去报信的人,伍云召招呼伍天锡道:“大哥,这里是通往皇宫的必经之路,咱们就守在这,决不能叫唐军过去。”

    伍天锡呸的吐了口唾沫在手心,蹭了蹭道:“有我的镏金镗,谁也别想过去。”

    话音刚落,远处的街道上就传来响亮的马蹄声,一马当先,一条威猛大汉挥动长枪,杀奔过来。

    “尉迟恭在此,哪个敢挡!”来的正是唐军猛将尉迟恭,狂暴的杀气,远远就能被人感受道。除了伍云召和伍天锡两个猛将,其他小兵都不寒而栗。

    “原来你就是尉迟恭,伍天锡在此。哈哈。”伍天锡见来者是尉迟恭,不惊反喜,他早就想和这唐军第一猛将打上一场,如今正巧遇上,如何能错过机会。

    尉迟恭飞马过来,见对面也是一个大汉,挥动镏金镗杀过来,他大枪抡过去,当当当和伍天锡过了三招。

    三招一过,两人都知道对方不可小视,中规中矩的策马圈地,你来我往,斗个不亦乐乎。

    这边尉迟恭和伍天锡旗鼓相当,那一边伍云召面对的却是刘弘基和殷开山两人。刘弘基和殷开山曾经经过了当年平定杨凉的战役,虽是小官,却依稀记得当年纵横天下的伍云召模样。此刻一见伍云召,知道他勇悍无比,两人不敢怠慢,对望一眼,心领神会,一个挥刀,一个抡枪,一起杀奔过来,以二敌一,团团把伍云召围起来。

    伍云召的吐珠钻云枪哪里是好对付的,他不愧是伍建章的儿子,一条枪完全得到其父的真传,想当年初遇武安福,一枪就将他挑下马去,差点丧命,如今经历多年的沉淀,枪法更是震古烁今,俨然是一代名家。刘弘基和殷开山虽然勇猛顽强,两人联手进退有度,却依然不能奈何得了伍云召。不过片刻,伍云召一枪刺中殷开山的肩胛,殷开山怪叫一声,丢下手中的枪,转身就逃。那边刘弘基见势不好,知道不敌,也掉转马头。伍云召打马去追,刚跑两步,就见前边刘弘基在马上猛一转身。

    刘弘基这一转身,身后唐军们手中所高举的火把恰好就露了出来,夜色中几束火把的光亮映进伍云召的眼中,让他一瞬间被晃的什么都看不见了。

    便是这片刻的模糊,刘弘基手中的弓弦响了。胡乱之中,伍云召躲闪不及,胸口正中一箭,闷哼一声,从马上栽倒下来。这一箭射的凑巧,正好射进伍云召的心窝,一代豪杰,稀里糊涂丧身在洛阳城中,徒留一世的悲怆和遗撼。

    那边伍云召被刘弘基暗算送命,这边伍天锡正和尉迟恭杀的兴高采烈,翻天覆地,猛地听见身后的亲兵大声哭喊:“伍二爷死了,伍二爷死了。”

    伍天锡大惊失色,奋力一镗将尉迟恭逼退,将马一拉,退出了战团。他定睛一看,果然看到伍云召的尸身躺在地上,心窝上插着一支利箭。

    伍天锡看到这一幕,只觉得五雷轰顶,浑身战栗。他和伍云召从小一起长大,其后身怀刻骨仇恨,经历无数风雨险阻,本以为能够守得云天见月明,此时却莫名其妙身死在这长街之上。一时间伍天锡满心悲愤,不禁狂吼一声:“贼老天,你为何如此心狠啊!”

    长歌当哭,却不是时候。尉迟恭见伍天锡状若疯狂,心知这是好机会,跃马而上,一枪刺过去。

    伍天锡狂呼之后,只觉得身前劲风扑面,他手中镗一立,啪的把尉迟恭的枪挂了出去,怒目圆睁喝道:“卑鄙小人,暗箭伤人,又要害我,你去死吧。”说罢手中镏金镗高高举起,猛的砸下。

    这一镗势大力沉,蕴含了伍天锡所有的力量。尉迟恭横枪奋力去挡,他虽然力气不输,可是手中的枪不过是普通的长枪,被这一镗砸中,枪杆顿时变了形状,好似弓弦一般。只再差一点,便要害得尉迟恭**迸裂而死了。

    尉迟恭见状不妙,把枪一丢,调转马头就跑。伍天锡挥镗要追,刚一打马,侧方一支冷箭射了过来,正中腰肋。伍天锡吃疼,哎呀一声,停了马来,捂住伤口,疼的无法直起神来。

    殷开山放下长弓,看着伍天锡瞪过来的眼神,不禁心寒。尉迟恭那边看到伍天锡中箭,返身回来,抽出钢鞭,照伍天锡头上打去。

    伍天锡吃疼,根本无法抵挡,被尉迟恭这一鞭砸个正着,当场毙命。

    伍家兄弟,一世英豪,没有光明正大的死在沙场之上,却在长街中被人暗算。可怜英雄天妒之。

    击杀了伍家兄弟,尉迟恭三将又将他们的士兵击溃,趁着士气大涨之机,向着皇宫奋勇杀了过去。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小说_小说网_成人小说_中华999小说网(https://zhong999.com) 手机版:https://zhong999.com/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