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神隐

第三六四章 苗疆秘境    文 / 苗棋淼 更新时间: 2019-07-11 05:1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叶寻挣扎拔刀之间,怪蛇的双爪已经快如雷霆般地压在了我面颊两侧,尖锐的指甲刹那间按在了我两侧的太阳穴上。顶 点 X 23 U S从对方手上传来的力道虽然不大,但是我却能感觉到只要对方双手稍微发力,就足能在一瞬之间捏碎我的头颅。

    我和叶寻同时停止了挣扎——我们的速度再快,也快不过那条怪蛇的手臂,剩下的就只有听天由命了。

    短短几秒之后,我就看见怪蛇手臂上的肌肉骤然隆起……

    与此同时,我头上的汗珠也顺着面颊滚滚而落。我眼前一颗混着血迹的汗珠子从鼻尖上滴落而下,缠在我脖子上的蛇信子也迎着我的鼻子窜上了我的脑门,在我眉心上连续颤动了几下又“簌”的一声缩了回去,同时放开了按在我头上的双手,退回索桥一边。

    我忍不住松了口气,下意识地将手摸向了自己脑门——是我涂在额头上的人血救了我一命。

    这条怪蛇不是什么雷神,而是苗疆禁地的守门人,它通过人血的气味辨别来人的身份。没有五毒教弟子的人血,我早该死无葬身之地了。

    豆驴!

    我脑海中猛然间闪过了惊悚。

    豆驴藏在棺材里,他抹上人血没有?

    我用手抓着索桥护栏侧头往队伍后方看去时,那条怪蛇的双手已经按上了棺盖,十根指头好似尖刀一寸寸渗进了棺木当中。

    不好!

    我抬手按住马格南时,叶寻却对我摇了摇头。

    叶寻是什么意思?

    那是我第一次弄不明白叶寻的意思。

    我知道叶寻是让我不要开枪,可是,我不动手,豆驴就可能会死在怪蛇的利爪之下。叶寻是断定豆驴不会有事儿,还是说他有别的什么想法?

    无数个念头在我脑中飞快转动之间,那条怪蛇竟然收回了手臂,绕开棺材,往队伍末尾的方向爬了过去。

    我骇然看向叶寻时,他向我微微点了点头。

    叶寻早就怀疑豆驴子跟苗疆的人有关,他不让我开枪就是为了确定豆驴的身份?

    我满眼震惊地看向叶寻之间,他又摇了摇头。我还没弄明白叶寻的意思,就听见队伍背后传来了一声惨叫。等我回头看时,龙梅的一个手下已经被怪蛇抓着双肩活活撕成了两半儿。

    怪蛇将血淋淋的尸体扔下索桥之后,用蛇尾绞住吊桥护栏,强行插入洛芊芊与龙梅的队伍之间,在桥上立起身来,背对洛芊芊,面向龙梅,越过龙梅等人头顶,向队伍俯视而去。

    洛芊芊急声道:“不要乱动,你们敬神之心不诚,雷神发怒,赶紧跪下赔罪,否则,咱们全都得被你们连累。”

    龙梅面对那条怪蛇,整个人都傻在了那里,要不是洛芊芊提醒,她甚至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龙梅全身颤抖着跪倒在桥上,她身后的人也跟着一下子矮了半截。怪蛇同时伏下身去将蛇信吐向了龙梅脑门,后者吓得几欲昏厥,即便是跪在桥上也在不住地摇晃,像是随时都会昏倒在地。

    怪蛇只是舔掉了对方头上的血迹,马上挺身而起,向下一个目标移动了过去。怪蛇挪向龙梅背后之间,她也像是被人抽空了力气,软绵绵地栽倒在了桥上。

    没等龙梅缓过一口气来,一个苗疆巫师就被怪蛇抓住肩头甩上了半空。怪蛇不等对方落地,就以蛇尾缠住吊桥护栏,从桥上探出半个身子,凌空将人抓在手里活生生拧断了脖子,抱着尸体从桥边垂落了下去,绕着吊桥把身子藏进桥底。没过多久,桥下就传来了一阵阵利齿撕咬骨骼的声响。

    桥下的碎骨声每响一次,跪在桥上的龙梅都跟着颤抖一回。尤其是龙梅身后的苗疆人马,明明已经吓得浑身战栗,却连站起来逃跑的胆子都没有,就那么跪在桥上听着怪蛇啃食着他们的同伴。

    我低声向身边的安然说道:“我们走不走?”

    五毒教在队伍最前面,我们不动,后面的人谁都动不了。安然轻轻摇了摇头道:“现在不能走,只有雷神允许通过的人才能过桥,先等等。”

    我眯起眼睛看向队伍背后。那条所谓的雷神凭什么分辨谁可以通过吊桥?就凭我们头顶那几滴血?

    我总觉得事情有什么不对。那条怪蛇肯定是在择人而噬,但是它挑选猎物的标准绝非几滴血那么简单

    我正在思忖之间,尸体从高空中跌落的风声从桥下骤然传来,口中鲜血乱滴的怪蛇重新翻上了桥面,吐动着蛇信重新看向我的方向。

    我总觉得它是有意在跟我对视,可我不明白自己有什么地方能让那条怪蛇感兴趣。

    对方与我对视了几秒钟后,又转身钻进了桥底。这时安静才松了口气:“恭送雷神!”

    “恭送雷神!”桥上之人同时施礼,重新走向远处的雷山。

    我才走出几步,就觉得脚下的木板轻轻颤动了一下,等我低头看时,一尺多长的蛇信子已经顺着吊桥木板的缝隙喷出了桥面,贴着我脚前丝丝乱响。

    我刚刚作出戒备的姿势,就听见安静喊道:“不要慌,正常往前走。那是雷神在护送我们前行,你当做没看见就行。”

    我试探着向前迈出了一步,桥下也随之往前挪动了一寸,两只眼睛透桥缝重新与我对视在了一起。

    叶寻跟说过:高手过招,一定要注意对方的双眼,对方是不是动了杀心,全看他眼中有没有凶光。

    我和那条怪蛇对峙,与武林高手单打独斗何其相像。我明显看出了它眼中游动的杀机,可是它不知道为什么始终都在压制着自己的性子,就算用双手抓穿了吊桥的木板,也没见对方做出什么越界的举动。

    有人在控制这条蛇,不让它碰我?

    我仰头看向队伍前方,那里看不见任何人有可疑的举动……

    前方的队伍渐渐贴近桥头时,五毒教弟子也开始抢占桥头上有利的地形。我估计自己差不多可以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冲上桥头之后,不动声色地一脚往怪蛇的信子上踩了下去。

    刚才还颤动着的蛇信,毫无意外的被我碾在了脚下,怪蛇在剧痛之下蓦然捏碎了桥上的木板。破碎的木块从我脚前崩上半空之间,本来眼中杀气四溢的怪蛇却忽然缩回了桥下,连看都不再看我一眼。

    我的猜测没错,控蛇的人就在我背后,他不仅能看见我的每一个动作,而且能猜到我下一步的打算。如果对方没有提前向怪蛇下令,它绝不会在暴怒之中还能克制杀意。

    那个人是谁?虞枫,还是任天晴?

    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她们。

    我偷眼看向虞枫时,后者不动声色地挪开了目光,任天晴却冷哼一声向我直视而来。

    不像是她们?

    我正在惊疑不定之间,站在桥头岩石上的安静却开口道:“我们到了。按照先辈的盟约,我们应该拿出地图了。”

    四方首领向同一个方向聚集而去时,我也顺着自己所在的平台看向了山下。

    斜插在地面上的绝峰就和我们在远处所看到情景一模一样,只不过,我们在山峰对面看不见藏在岩石背后的阶梯——这座绝峰完全可以理解为通往云海之下的梯子。

    从我们所在的位置下望,翻滚的云海就像是被某种力量隔绝在山峰一侧。山峰背面不仅不见云朵流动,甚至让人觉得达不到想象中的高度,山峰到地面的距离似乎还不足十米。

    李冰凝压低了声音道:“下面不是深渊最底层,往下去应该还有一层。”

    我们正在说话的工夫,洛芊芊走到平台一侧点燃了藏在石壁上的油槽,近尺高的火焰形同灵蛇沿着石壁向山体下面游动而去。

    片刻之后,我就看见流动的火焰在山脚下分成无数道火线在地面上铺展开来,好似铺天盖地的火网,覆盖方圆数里。

    我刚刚皱起眉头,就听山下传来一阵地动山摇似的震颤,难以计数的正方形石柱如同雨后春笋在山下破土而出、节节拔高,刚才从山上流动而下的火焰被地上升起的石柱顶在空中随风摇动,将整座山谷照得亮如白昼。

    可是,我们这角度看下去,山底之下已经变成了被方形石柱排列成的巨大方格。

    成百上千的石柱不仅大小相同、高矮一致,甚至连横竖的间距都完全相同。很难想象出仅凭人力怎么会在这里修建出如此壮观的石阵。

    我压低了声音向李冰凝问道:“这也是机关?”

    李冰凝直到现在都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我也不知道,应该是吧……”

    洛芊芊站在石阶旁边道:“诸位,这里发生的事情,与先辈记述的传说一模一样,各位还有什么疑义吗?如果没有,就请把地图拿出来吧!”

    洛芊芊说话之间,安静挪开脚步走到平台上唯一的石桌旁边,从怀里取出一张人皮地图,郑重其事地摆在了桌上。洛芊芊和五尸神首领丘纪各自拿出一张相似的地图拼在了一起,同时看向龙梅道:“你们的地图呢?”

    龙梅的脸色顿时涨得通红:“我……我没有地图……”

    喜欢游戏的伙伴看过来:中文在线推出大型魔幻游戏《天空之门》,老苗负责推广的服务器如下:安卓用户a*0*/2ajrmq  ios用户a*0*/bayzzr

    喜欢游戏朋友不要错过,希望能在闲暇之余跟大家在游戏里相见。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小说_小说网_成人小说_中华999小说网(https://zhong999.com) 手机版:https://zhong999.com/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