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妻主在上:夫郎乖乖侍寝

第065回:女公爷之路(三)    文 / 斐什 更新时间: 2019-07-11 19:20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燕归晚到底是初出茅庐的小女君,她总是把自己装扮的城府很深、心机很重,然则不过是个未经世事的大孩子。

    徐墨卿看着她,想起他们新婚之夜初见时的场景,一个小小的人心里装着巨大秘密似的。她习惯故作老练面对任何事物,只因她的肩上顶着“燕门”的担子,她是已故镇国大将军燕乐然的嫡长女啊!

    他回忆着自打嫁进燕家的点滴,他与燕归晚发生的种种。可以说他在燕公府里的这小半年时间,是他这一生中过得最平静也是最舒坦的日子。燕归晚对他说到做到,的确令他在燕府里为所欲为,虽然他并没有做过什么过分的事情。但他很知足,主母也好,燕泽银也罢,待他也足够真挚。就算二柳也没有起过什么过分的幺蛾子。

    眼前哭泣的燕归晚哭令徐墨卿心疼,他不确定这到底是为什么?难道他真的爱上她了?他说不清楚,但是有一是可以肯定,他不想让她再哭下去。

    “晚儿。”他的手轻轻搭在她的背上,“晚儿,今日你能对我开诚布公说这些话,我真的很感动。”

    燕归晚没有躲避他,但也没有开口回应他。

    “揠苗助长只会得不偿失,你要有足够的耐心等待机会,在这个机会还没有来临之前,你要做的就是使自己强大起来。”

    徐墨卿拉住她从明间儿走回里间儿,燕归晚在身后默默地跟随。几个大官儿更是识趣地走出去,知道他们俩要讲隐私的话。

    徐墨卿随手插好房门,转身说与燕归晚:“晚儿,我想知道,你对我的好除去你所谓的‘利用’之外,还有没有其他的?”

    燕归晚倚在窗下,轻笑道:“墨卿要我怎么说?”

    “你在心里想要利用我那么多次,为何到最后一次也没有实现过?我可不可以理解为,晚儿你对我是有感情的。”

    “当然有,你是我的夫郎。我这一生都会待你好。”

    “晚儿,你知道,我要的从来都不是这样的感情。我要的是两情相悦,若你我不是真心相爱,即便担着‘夫妻’这个名分也毫无意义。刚刚你说我是你见过最好的郎卿……”徐墨卿说到这里有些害羞了。

    燕归晚转过头,顶着一双哭地红红的眼睛,道:“墨卿,在与你成亲之前,我并没有过什么情感经历。我见到的不过是主母身边一个又一个的面首,不然就是泽弟在外处处沾花惹草,岚妹家里外面风流成性的样子。我以为男女之间的关系也就是那般了。”

    “你的母亲和父亲呢?他们难道没有给你做出楷模?你爹爹可是为了你娘亲殉情的呀!”徐墨卿表示无法理解。

    “我父亲在过世之前就久病卧床,母亲又连年征战不在家中。二姨母和小姨母也迟迟未婚,我见到最多的便是舅父家和姑母家的妻郎样子。舅父在沈家起初过得还算好,这几年却越来越不如意,舅母嫌他年纪大了,一连收了几房男妾回来;柳姑母家是个什么样子我也说与你了,就算我不说,你瞧见二柳也能猜测出大概。”

    燕归晚越是这样坦白,徐墨卿就越觉得心酸,就算他在皇城里同样没见过什么至死不渝的爱情,但至少他相信爱情这种东西的存在。他不确定母帝对待她的那些男妃们是个什么态度,但他知道杨氏对母帝是用情至深的。

    “等你遇见那个你为之心动的人,你不会有这么多想法和顾虑,你会为了他奋不顾身,你会希望他能得到幸福。晚儿,看来,我并不是你心里那个人。”

    “不是的,你就是,你一定就是。”

    “我们刚刚成亲时,你就是这个样子,你何必这样为难自己。”

    徐墨卿这样一说,燕归晚彻底急了。

    “我……从你骑马送我去皇城开始,我就知道,徐墨卿你已经住在我的心里。我不喜欢那些擦粉描眉的美男子,我喜欢你这样的郎卿。有你在的桃夭馆,使我觉得温暖。有你在的地方,让我觉得踏实。”

    燕归晚一股脑说出这些话,徐墨卿欣慰的笑了。可是他早已不记得自己是从何时起真正喜欢上燕归晚的。或许是从她为他做那套直缀服起,或许是从燕泽银喋喋不休讲述他长姐的潜移默化里,当然没有那一次的骑马相送,这些点滴都不足以勾勒出这番心思。可只有老天爷才知道,当大婚之夜他们妻郎俩见面的那一刹那,他们之间的缘分就已经开始转动开了。

    “听你这样坦白,后面的话我才能说下去。”徐墨卿卖了下关子,认真道:“我与你之前的感情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事,但我们的夫妻关系,皇家与燕家的关系却是我和你要去共同面对的。”

    燕归晚已坐回徐墨卿身边,拄着脑袋望着徐墨卿言语。

    “母帝和主母都在盼着我与你能尽早诞下孩儿,在今日之前,我本也是抱着一定要说服你的决心,可你刚刚的态度令我明白,在没有建功立业之前,你是绝不肯生儿育女抚养后代的。想必你和主母坦白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吧?既如此,晚儿,你要怎么解决这多方的压迫?尤其是在小姨母有喜了的这个节骨眼上?”

    “小姨母的孩子也是燕家的孩子,既然小姨母给燕家留后,为何还要逼迫我呢?我真的不明白。”燕归晚按着自己的太阳穴,惆怅道。

    “小姨母的孩子与你燕府嫡长女的孩子分量能一样么?莫要忘了我是皇子,你们燕家对皇室也要有个交代。”徐墨卿点破这层关系。

    “墨卿,我不是不想,是暂时不能啊。”

    “我懂。所以这是我们首当其冲要面对的问题。然后晚儿你已过二九诞辰,袭爵一事我想不日就该被提上议程了。”

    这话李韵和也与燕归晚讲过,她说不上来自己对待袭爵是个什么态度,在意还是不在意?总之她从小听多了那就是她的囊中之物,也认为那爵位就是自己的毋庸置疑。

    “袭爵就袭爵,我母亲的女公爷之位传给我有什么不妥?”

    “若你小姨母诞下女婴呢?她还会像现在这样不争不抢?就算她想不争,她的夫郎刘练能不想么?莫要忘了刘练的背后是御史大夫刘家。”

    燕归晚觉得徐墨卿简直是在用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她连连摇头,仿佛徐墨卿在破坏她们姨甥之间的感情似的。

    “我小姨母不会的。她为什么要与我争?主母从未亏待过她,以前不会,现在不会,将来更不会。”

    “从法理上讲,你小姨母是你姐姐的亲妹妹,她有袭爵的资格,莫说她就连你的庶妹燕归岚也有。你们燕家到底谁继承这女公爷之位,真的要经过一番较量才行。”

    “我是我母亲的女儿,不就应该袭位给我么?”

    “母帝也会权衡利弊,你未必是最合适的人选,即便你是她的九驸马。”

    徐墨卿说到此处又黯然下来,这是他的死穴和软肋。燕归晚这才开始有压迫感,但她还是不愿相信徐墨卿所说的话。

    “我终于明白主母今日为何会与我发火,小姨母是她的妹妹,我是她的甥儿,手心手背都是肉,她哪一个也割舍不开哪一方也伤害不得。可是我……”

    “不是‘我’是‘我们’,晚儿,是我们该怎么办?我想从现在起我们以后的日子都不会平静好过了。小姨母怀孕的消息母帝迟早都会知道,到那时候我和你就会被日日催促。你觉得你连一个孙儿都不给她生,她会愿意给你女公爷的头衔么?”

    “依你的意思,我们俩一定得先有个孩子才行?”

    被燕归晚这样确切的追问,徐墨卿反倒不敢肯定回答,因他心里还有一块黑暗的秘密。

    “没有孩子还能让你袭爵,你觉得能办成么?”

    “我不知道。要是现在我能被派到前线就好了。待我奋勇杀敌建立军功,不愁女皇陛下不给我女公爷的爵位。”

    徐墨卿皱眉苦笑,绕来绕去又绕到原点。

    “我说过你还乳臭未干,你去了前线也是去送死,我还不想当鳏夫。”

    “你对我怎这么没信心?我也习武很多年的。”

    “燕归晚,你这么倔强,要不然我们俩比试比试,你若能战胜我,我才确信你有去前线的资格。”

    “我赢了你,你就替我去央及女皇陛下?”

    “你赢了我,若遇战事,我定去御前举荐你。”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妻郎俩各伸出手击掌为誓,随即他们二人便跑到庭院里,展开架势预备打上“三百回合”。

    桃夭馆里热闹起来,二柳闻声早赶出来瞧,大官儿女婢小厮儿呼喇喇围成一圈,把徐墨卿和燕归晚围在中央。徐墨卿手持那把复刻的干将莫邪剑,燕归晚手里的剑则是一把普普通通的剑,但这把剑已经跟随她七八个念头。

    燕归晚目光犀利,持剑一指,“夫郎的衣衫穿的可还合适,可不要才过了两三招,就被自己的裙摆绊倒。”

    徐墨卿两手一拉,剑已出鞘,他把剑鞘往一旁撇去,左手将剑立起,只见那宝剑锋利无比。

    “妻主,无需多言,出手吧。”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小说_小说网_成人小说_中华999小说网(https://zhong999.com) 手机版:https://zhong999.com/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