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清妾

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    文 / 绾心 更新时间: 2019-08-13 16:36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其实也没什么事,奴婢就是没想到这里会这么漂亮,有点兴奋。”一向是最稳重的诗兰,难得地流露出了小女儿的一面,她有些不自在地摸摸脸颊,轻声回答道。

    少时片刻,大李氏就跟在诗兰身后进来给她请安了。

    尔芙撂下手里端着的玻璃杯,对着屈膝见礼的大李氏微微颔首,浅笑着道:“这里也没有外人,咱们就不要讲这些虚礼了,快坐吧。”

    随着她的话音刚落,诗情就已经从内室里搬出来一张铺着软垫的绣墩。

    大夏天的,坐在红木雕花的绣墩上,便已经不是很凉爽了,要知道尔芙内室里的绣墩都已经换成青花瓷胎的绣墩了,在这样的木质绣墩上,再垫上暄软的软垫,而且还特地摆在窗边晒够大半天的阳光,这么坐上去,那滋味是可想而知的酸爽了。

    这也是尔芙特地给她不喜欢的人准备的特殊绣墩。

    别怪尔芙坏心眼、恶趣味,实在是她没有太多好心情去应付这些上门添堵的情敌。

    此时此刻,诗兰给大李氏搬出来的绣墩,便是这把晒足太阳的特殊绣墩,深红色锦缎做面的舒适软垫,摸着都有些烫手,但是大李氏也不能不坐,毕竟这是尔芙特地赏赐的脸面,便是她心里不痛快,却也得将这份体面收下。

    对此,大李氏心里腹诽满满,暗骂:尔芙这磋磨人的手段太幼稚了。

    不过她脸上的笑容,还是出现了稍瞬即逝的僵硬,待她在绣墩上坐稳的瞬间,她的额头上就已经冒出汗珠来了,但是还能够忍耐,因为尔芙所在的房间里都摆着降温用的冰鉴,房间里的温度不是很高,所以坐在这热烘烘如炕头似的绣墩上,也就是让大李氏心情有些烦闷而已。

    “诗兰,还不给李庶福晋准备茶水,真是太没规矩了!”尔芙见状,继续补刀道。

    这上茶就不能是送上一盏冰凉酸甜的酸梅汤了,温热不烫的茶水,确实是夏日去暑的好东西,一杯茶下肚,出一身通透的汗,剩下的就是那种说不出的舒爽感觉了,但是那出汗的滋味,也不是那么好受的。

    要知道尔芙也是琢磨了好几日,才勉强想出了这么一套折磨人的办法。

    如果大李氏还能淡定自若,她还有其他招数,比如挽起窗边这样的那层薄纱窗帘,让西晒的阳光笔直地照射在大李氏的位置上,再比如将靠近大李氏身边的冰鉴撤去……诸如此类的办法,她还想出了许多呢!

    不过没有等到尔芙继续使出其他手段,大李氏就已经有些不自在地连连抹汗了。

    “李庶福晋这会儿过来,可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儿找我商量?”尔芙满意地心里窃笑着,面上则很是亲和的柔声问道。

    大李氏闻言,顾不上拧着帕子擦汗了,忙回答道:“妾身特地来和福晋禀报茉雅琦的事情的,妾身已经按照福晋所选的那份名单去接触了几个适龄的男子,这几个人的学识、相貌都是出类拔萃的,就是家世低了些,不过这也不是问题,就是他们后院的妾室有些多,妾身怕茉雅琦嫁过去会吃亏。”

    “其实这并不意外,这京里的名门望族里,哪家的后院就干净了。

    再说茉雅琦嫁过去是做正房福晋的,那就该有正房嫡妻宽容谦和的气度,和那些偏房妾室拈酸吃醋,实在有失体面,而且相信和茉雅琦结亲的人,也不敢做出宠妾灭妻的事情来。

    你作为额娘,作为过来人,也该教她学些该学的东西了。“尔芙笑着说道。

    此时,尔芙的脸上写满了无所谓,她能够分出精力操持茉雅琦的婚事,便已经是她对茉雅琦最后的仁慈了,她对茉雅琦真是仁至义尽了。

    俗话说:升米恩、斗米仇。

    大李氏已经习惯了尔芙的予取予求,见尔芙有了撒手不管的想法,她怒了。

    不过她还注意着自个儿的身份,她并没有做出失礼冒失的举动,而是带着几分同为母亲的苦心模样,恳求尔芙替茉雅琦挑选一门更合适的夫家,其实她也是吹毛求疵,借以淘汰掉这些她并不满意的人选,希望能让尔芙再挑选些家世背景更为显赫的人选来,以供她和茉雅琦去选择。

    只是这样的想法,也就是她心里的想法而已。

    尔芙怎么可能同意这样的事儿呢,她特么的为了挑选出这么多合适的人选,费了多少心血,又费了多少精力,这大李氏真以为茉雅琦是皇室格格就有说之不尽的男子求娶呢,那些家世显赫的人家怎么可能容许闺誉有暇的茉雅琦进门呢……

    这大李氏真是不撞南墙不死心,不到黄河心不死啊……

    “这也没有外人,我和你实话实说,我已经尽己所能地挑选在京的合适人家了,要是你想另择贤婿也可以,但是怕是就需要四爷帮助了。

    毕竟我能接触到的圈子就这么大了,反倒是四爷在朝当差多年,更加了解这些官宦府邸的适龄男子吧,要不你稍后和四爷好好商量商量!”尔芙表示她绝对不要再搅合进茉雅琦的婚事里,直接就将四爷这尊大佛抬出来了。

    大李氏并不意外尔芙的回答,她苦着脸点点头道:“那妾身就先回去了!”

    “好的,待四爷回府以后,我就请四爷过去望水居那边儿。”尔芙笑着回答道。

    大李氏得到了她想要的答案后,也没有在主院多停留,毕竟那热腾腾如炕头似的绣墩坐着是真难过,越坐越热,越坐越烦,尤其是知道四爷回府以后就会过去见自个儿,她更是要抓紧赶回去洗漱梳妆了,这样她才能以更完美的姿态见到四爷。

    她走了,尔芙却进入了一种对窗发呆的诡异状态。

    诗兰有些担心地望着尔芙有些纤瘦的背影,又不知该如何安慰尔芙,只得捧着一盏茶来到尔芙的身边,轻声唤道:“主子,您喝杯茶吧!”

    她想,好歹让主子打起精神来。

    “不必了,我就喝酸梅汤解渴了,冰冰凉凉的,挺好的。”尔芙闻声,回眸答道。

    诗兰放下手里的茶碗,有些忐忑的试探道:“主子,您是在为茉雅琦格格的婚事烦心么?”

    尔芙闻言,苦笑着答道:“是啊。”

    “主子,您不是说让李庶福晋和主子爷去商量么,再说您就是茉雅琦格格的嫡额娘而已,实在是没必要太为她的事烦心,尽到本分就是了。”诗兰见尔芙搭茬,忙将心里琢磨了几个来回的话说了出来,语速都加快到2.0的加快版了。

    尔芙又是一阵苦笑,满脸感慨地叹气道:“我又何尝不明白这点呢……

    不过你也瞧见大李氏那副急功近利的模样了,如果真让她说动了四爷,丝毫不顾及茉雅琦的感受,我真担心茉雅琦会落得和当初那位被隆科多和其小妾李氏磋磨致死的赫舍里氏一般,怕是茉雅琦还不如赫舍里氏呢,毕竟赫舍里氏还曾经风光过几年呢!

    你说我是不是想太多了,显得有些杞人忧天了……”

    “主子,您其实就是太心善了。”诗兰闻言,神色窘迫的安慰道。

    “你就别安慰我了,你心里在说我有些烂好人吧,其实我也知道我这毛病不好,但是我就是改不过来这毛病,毕竟这女子嫁人是关系到一辈子的大事,嫁不好,那就是一辈子的痛苦,茉雅琦是不太讨喜,却不至于落得那样的下场吧。

    算了,算了,看看四爷怎么安排吧,我也懒得多想了,越想越烦,你也别吵我了,让我自个儿安静会儿!“尔芙真是越说越烦,她有些烦躁地摆摆手,把诗兰赶到外面去了。

    她独自一人在房间里沉默许久,直到四爷回来,她仍然是满脸烦闷的样子。

    “你家主子这是怎么了?”四爷进门就瞧见尔芙双手抱膝缩成一团的受气包样,登时就是脸色黑沉地找诗兰等人问话去了。

    好吧,他其实已经有所猜测了。

    不过他这次没能怀疑对目标,因为他怀疑是尔芙进宫受了德妃娘娘的气,却没想到是刚刚大李氏来请安,惹得尔芙埋怨自个儿太心软,尔芙自个儿将自个儿弄憋屈了。

    诗兰不敢隐瞒,忙将大李氏过来和自家主子商量茉雅琦婚事的事儿说了出来。

    正当她想要继续告状的时候,尔芙吱声了。

    其实尔芙也学坏了,尔芙要是不想诗兰和四爷说出大李氏惹自个儿不高兴的事儿,刚刚四爷开口询问诗兰等人的时候,她就可以开口了,但是她偏要等诗兰说到最关键的部分,这才不紧不慢地叫住诗兰,让其闭嘴,分明就是想要坑大李氏一把。

    四爷也看出尔芙的这点小心思了,但是他却不想点破。

    因为他知道尔芙性格绵软,要不是被惹到极致,绝不会开口说任何人的坏话,更别提纵容自个儿的宫婢告状了。

    “她又出什么幺蛾子了?”四爷语气不善地冷声问道。

    尔芙闻言,叹气道:“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她发现那些男子的后院里有小妾,担心茉雅琦这性格嫁过去会受委屈,也是为母心慈,不能怪她的,但是我也和她说过了,这名门望族的公子哥儿们,谁后院里能没有三五个小妾呢。”

    说着,她就又是一声叹息,沉默了有三五个呼吸的时间,这才继续说道:“不过这女子嫁人是事关终生的大事,她这个做额娘的谨慎些,也是理所当然的,多挑选下,也是常事,但是我这边实在是没什么合适的人选了,怕是接下来就需要你出面了,所以刚刚我答应她会请您过去一趟,她也想要和你好好商量一番。”

    “你这是见硬就回,还将爷推出去做挡箭牌啊!”四爷笑着调侃道。

    他并不觉得尔芙这样做有什么不妥,毕竟大李氏在府里伺候的时间太久了,又曾经是玉牒在册的侧福晋,便是尔芙现在身居嫡福晋之位,对上大李氏,也总要礼让三分,便是不顾及大李氏的脸面,总要顾忌着前院的弘昀和静思居住着的茉雅琦的脸面。

    反倒是他出面处理,便是态度强硬些,也不会伤到大李氏的脸面,毕竟他是府里的男主人、堂堂亲王、正儿八经的黄子龙孙么……

    不过四爷并不打算现在就过去望水居那边见大李氏,那就太给大李氏脸儿了。

    他忍着想要去洗漱的冲动,轻声细语地和尔芙说了会儿体己话,哄得尔芙重展欢颜了,这才朗声吩咐诗兰等人去准备洗漱的家伙什。

    片刻过后,待厨房那边儿送来了洗漱要用的热水和他换洗的干净衣服。

    四爷终于站起身来,迈步进净室里去洗漱更衣了。

    哗啦啦的水声,足足响了有一炷香的时间。

    尔芙本以为四爷洗漱过后就会去望水居那边儿见大李氏了,却没想到四爷清爽利落地回到了自个儿的身边,丝毫不提要见大李氏的事儿,陪着她不紧不慢地用过晚膳,又在书房练完字,待到外面月色渐浓,各处都亮起了火烛照明,这才掸掸跑摆上不存在的灰尘,领着苏培盛去望水居了。

    对此,尔芙又是一肚子的闷气。

    四爷磨蹭到这会儿才去望水居,看意思是不打算回来了。

    就在尔芙满脸怒色地瞪着已经往廊下走去的四爷背影生闷气的时候,四爷突然回过头来,几大步就走到了窗边,隔着窗纱,对着嘟着嘴做不高兴状的尔芙说道:“爷和大李氏商量完茉雅琦的婚事,还要去前院书房处理积压下的政务,便不过来吵你休息了,你也早些歇下吧,明个儿你收拾收拾东西,后个儿咱们就去圆明园小住了。”

    说完,他又隔着窗子点点尔芙紧贴在窗边的鼻尖,大笑着走了。

    尔芙虽然面上有些无奈四爷这种幼稚的举动,但是心里却觉得甜滋滋的,她故意绷着脸,转身坐回到罗汉床上,轻声吐槽道:“你们主子爷是越来越没有正行了,改日我要好好和他说道说道,这堂堂王爷,管着内务府和刑部,连户部的一些事都要经他的手处理,怎么还不懂稳重二字呢!”

    说完,她就已经低着头笑出声来了。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小说_小说网_成人小说_中华999小说网(https://zhong999.com) 手机版:https://zhong999.com/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