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奇幻·玄幻 > 神启者说

第四百六十五章 少年意气,何日当归?    文 / 江南南丶 更新时间: 2019-10-04 13:42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与大楼并列的张明琦一手握着缰绳,马头与身旁几人平齐,不落后也不超前,但他微微皱着眉头,并不像其他人那般兴奋和期待,似乎心有忧虑。

    大楼看他的眼睛目视前方,另一只手也有一下没一下地起起落落,心思却早已飘向了不知什么地方。

    “怎么了?你是不是肚子疼?”大楼伸出手拍了拍张明琦的肩膀,奇怪地问道。

    赵谦则是朝大楼翻了个白眼,看着他犹如看一个傻子:“肚子疼?你当都是你呢,天天早上霸占着茅厕,噗噗噗个没完没了……”

    “去你的,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大楼怒瞪着赵谦,“我跟张明琦说话,有你什么事儿,你才是天天瞎扯瞎掰,简直一话痨,长舌妇!”

    “你……”赵谦用一根指头愤愤不平地指着他,憋得满脸通红。

    张明琦终于感觉到大楼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掌,将目光从远方收了回来,转头看着大楼和赵谦,微微一笑:“我肚子不疼……你们刚才在说什么?”

    大楼瞧见他一脸无辜的样子,知道他刚刚根本没在意周围人的言行,叹气道:“没什么,都是些没用的话。你刚刚在想什么,这么入神?”

    还没等张明琦开口,大楼心中一动,脱口而出道:“是不是张伯伯的病又不好了?”

    张伯伯。

    放在以前,大楼绝不会这样称呼张明琦的父亲,毕竟那时候张明琦和他关系不但不好,甚至还相互敌视,加上张明琦的父亲有爵位在身,朝堂之上都有一席之地,又哪里轮得到他来喊一声“伯伯”?

    只是,这位曾经在荆吴富可敌国的商人,一位新兴世家的领头人,终究是在毁堤淹田案中获了罪,坠落尘埃,若非诸葛宛陵念及当年他捐赠家产以支援荆吴军需的功劳,只怕他也逃不过断头台上尸首分离的凄惨下场。

    留了张氏祖孙三代的性命,却被削去了所有爵位,家产也尽数查没,一并贬为庶民,张氏一族从此没落。

    牢狱苦寒与刑罚,加上失去一切,从云端跌落的落差感,狠狠地击倒了这个曾经智勇双全的男人,现如今他在那间破破烂烂的旧楼里,日日缠绵病榻,惹人唏嘘。

    张明琦的眼前反复浮现出父亲侧卧在病榻上、不住咳嗽着的背影,心中隐隐作痛,但想到父亲现今依然活着,多少有些安慰,于是勉强一笑,道:“没事,最近他的病好了不少……说起来,还得谢谢你们,如果不是你们帮我找来大夫,怕是过不了去年冬天。”

    大楼也看出他那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握着他肩膀的手用了一分力气,咧嘴笑道:“小事一桩,也没多少钱,咱们还用得着计较那些。”

    其实,并不是没多少钱,那天请来的大夫是建邺城里一流的名医,虽然看在大楼和赵谦是太学堂子弟的份上,大夫少收了一些诊金,可药石的钱还是一分都少不得。

    大楼、赵谦他们家世代都是老实百姓,自己能有碗饱饭吃就算不错,平日里有个头疼脑热的,都只能自己上山采药……他们当然不敢开口找家里要钱,私下联合了几人,将太学堂每月给学子发放的银钱凑到了一起,才让张明琦的父亲在腊月里喝上了热乎的汤药。

    张明琦感觉到肩膀上的温暖,看着大楼关切的眼神,心中温暖,脸上的笑容逐渐舒展,显得自然而真诚。

    放在以前,这样一位大夫的诊金和药钱简直不值一提,甚至比不上他在楼子里请姑娘们喝茶的数量,可今非昔比,他虽曾年少轻狂,却绝不是个忘恩负义的小人,他深知自己这一年来受了别人多大的恩惠,不过是嘴上开不了口罢了。

    他还记得去年深秋的雨夜里,父亲张元眼巴巴地看着他修理那漏雨的屋顶,从侧躺着,到支起半个身子,最后艰难地坐起来……

    晚饭的时候,张元吃着碗里清淡的面片汤,借着昏暗的烛火望向一身雨水、淤泥,满眼疲倦的儿子哪里还有当年神采飞扬的贵公子模样?

    一口面吞下去,一颗浑浊的老泪落进面碗里,张元哽咽道:“儿啊。爹对不起你……若非爹急功近利,想要跟那些士族大家拉近关系,你如今又何至于要吃这样的苦……”

    张明琦摇了摇头,故作平静地安慰道:“没什么,父亲。做不做世家公子我无所谓,只要我们父子俩还平平安安活着,便是最好。想必阿娘九泉之下看见,也会欣慰的。”

    张元的眼眶顿时红了,泪水止不住地滴落下来,泣不成声。

    发妻病故至今已有十余年,很多时候,张元都不大记得她那张娴静的脸庞,发迹之后,他更是娶了好几房姨太太,日夜都有佳人相伴,也就到每年清明,才有那么一丝丝对故人的怀念之情。

    如今他没了万贯家财,没了身上的官袍,没了爵位,姨太太们也走的走散的散,甚至最后离开的两人,卷走了家中仅存的金银细软,从此下落不明。

    何其讽刺?

    他闭上了眼睛,只觉得亡妻的身影再度出现在一片冥冥幽暗之中,而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上却并没有带半点讥讽,有的是柔和,是心疼,她动了动嘴唇,声音虚幻缥缈,她道:“别怕,若是哪天你做不下去了,我们就一起回老家去,你会种地,我织布的手艺也还在……不过是日子过得紧巴一些罢了。”

    这是当年在九江发家之前她曾对自己说过的话,那一晚明月皎皎,渔火摇曳。

    可惜,她是个没福分的人,明明两人携手共度了那么多年,什么苦楚都尝遍了,却到底没能撑到张元发迹的那一天。

    如果她今日还在,应该也会对自己说出同样的话吧?

    若是做不下去了……他现在就是做不下去了,可即便他还有力气种地,又有谁会陪在他身边,为他织布缝衣?

    “儿啊。”张元伸手去摸张明琦的脸,那张俊秀的脸庞随着军中磨炼日渐消瘦,却也日渐变得刚毅、轮廓分明。

    “爹算是明白了。什么人情世故,什么礼尚往来,都是假的,爹自以为和那些人交往甚深,平日里送的银钱美人数不胜数,可我落难的时候……”想到这里,他环顾四周,一阵心酸,“一个都没有啊,他们一个都不帮啊……”

    “反倒是丞相,还看在爹当年那点功劳上,留了爹一条性命。那些寒门子弟……我知道你原先定然是看不起他们的,可这种时候,他们却是愿意挤出钱来给我请大夫,给我买药熬药……这份情,咱们得记在心里,明白吗?”

    张明琦当然明白,所以他没有说什么,只是用力地点了点头,握着父亲的手捧起了那碗面片,一边用筷子喂他的父亲一口一口地吃着。

    他不会忘的……

    “对了,你这次出征,家里怎么安排?”大楼的话把张明琦从回忆中拉了回来,“张伯伯病情好转,可毕竟还需要人照顾,你家那地方也太……”

    他想了想,把“破烂”两个字又咽了回去,他知道张明琦家中遭变故之后,对于很多事情都变得十分敏感。

    “要不然……趁现在还来得及,我一会儿跟我爹娘说一声,让他们先把张伯伯接我家去?”

    “你爹娘?”张明琦微微一怔。

    “是呀。”大楼哈哈一笑,“昨晚太学堂的学生特许放假,你忘记了?我家人都知道我今日会随大军出征,还说要来街上送送我们呢。”

    “哦。”张明琦点了点头,从他投军以后,多了不少军务,并没有总在太学堂里待着,“那是好事。不过,我这边不用的,我父亲有人照顾。”

    大楼看着张明琦:“谁呀?”

    张明琦也不瞒着,道:“我也知道我父亲病得厉害,身边非得有人照顾不可,可我又得在军营呆着,没有太多时间回家,也就托人打听了……正好月初楼里之前来了位乡下姑娘,本是来建邺城寻亲的,亲人却早已故去,这一时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我想想也是个老实姑娘,所以把我这个月的饷银都给了她,请她帮忙照顾我父亲。”

    “还有这档子事儿?”赵谦笑了笑,道:“她一个姑娘家,能照顾得了你父亲吗?”

    张明琦点点头,想到那张并不明艳动人,却显得格外干净的脸庞,她笑起来的时候,像是照进旧楼里的一缕明亮的光。

    “洗衣做饭、煎药打扫,样样都在行,跟她比起来,我这……”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这点本事,也就在军中跟糙老爷们过日子还行,要不是我爹病重,他都比我能干活儿。”

    大楼和赵谦同时笑了起来。

    “啊,是我爹娘!”大楼突然眼睛一亮,原本已经停下的手再度高高举了起来,冲着前方不断挥舞,他的亲人当然也早早地发现了他,挥着手对他大喊。

    他父亲的话语里满是建功立业的场面话,可眼里那点担忧却是藏不住;他母亲则是抹着眼泪说上阵一定要小心,能不出头就不出头,活下来就好……而他那年仅十岁的妹妹此时好奇地睁着大眼睛,一边蹦跳着一边喊道:“哥呀!你这是不是要去做大英雄啦?”

    大楼奋力地鼓起一口气,让自己的身姿显得更加挺拔,从他们身边经过的时候,用力地回答道:“你哥哥我这回就是要去做大英雄啦!”

    只是谁也不知道,此去千里,众人是会建功立业,凯旋而归,还是会英雄气短,马革裹尸?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小说_小说网_成人小说_中华999小说网(https://zhong999.com) 手机版:https://zhong999.com/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